刘晓波:假定温家宝是坏制度中的好总理

最近,官方新华社刊发特稿,高调赞美温总理的亲民之举。温在三峡库区视察,临时决定去偏僻的小村看望村民。温向村民们问寒问暖,还提到是否有困难需要帮忙。一位女村民立马向总理求救:她丈夫在县城打工,工钱被拖欠了一年,孩子的学费交不出。温听后,马上追问当地干部拖欠民工工资一事。在中国,官大权大嘴就大,温总的亲自过问立即生效,基层官员于当晚十一时就把二千多元的血汗钱送到农妇手中。

与温家宝为民工讨工钱供孩子上学的亲民形成鲜明对着的,是法新社记者爆光的宁夏女孩马燕的日记,不仅畅销法国且有16个国家出版,在西方引起了轰动效应。马燕的文盲母亲希望14岁的女儿继续读书,但是家贫读不起。一位法国记者的善举,不仅改变马燕的命运,并使宁夏偏远地区的几十个家庭受益。然而,即便如此,在中国现行制度下,农村教育的凋敝也很难改变。因为,这是权利的绝对不平等所导致的教育资源分配的绝对不平等的结果,绝非局部的慈善事业所能解决(希望工程已经证明),即便年年讲减轻农民负担的中央政府,其三令五申也无济于事。

自胡温上台以来,亲民姿态已经成为胡温创造的最知名的政治品牌。如果说,胡锦涛的亲民更多表现在大政方针的宣示上,那么,温家宝的亲民就更多表现在形体动作上。然而,温家宝在贫困地区的农家炕头盘腿,并不能解决农民收入大幅度相对下降问题;在深井下与矿工共度年三十,也并不能减少惊人的煤矿事故;他在抗炎中的多次流泪和频频鞠躬,并不能阻止局部天灾发展为全局性人祸;他惦念农村孩子上学困难,也无法改变教育资源分配的极端不平等的弊端;他为一个民工讨回欠薪,更无法扭转普遍拖欠民工工资的现状作为一国总理,制度性的大事解决不了,却用为一个民工讨欠薪来收买民心,凸现的恰恰是一党制度的实质性弊端。

假定温家宝的这一系列亲民姿态皆发自内心,他也确实是一位关心民众疾苦、实干苦干的平民总理,温内阁也多少有点胡适式的“好人政府”的影子;再假定温家宝能像红朝宰相周恩来一样成为终生总理,他又能有多少精力和时间为百姓解决具体的困难呢?正如文革中的周恩来,又能从毛泽东革命屠刀下保护几人?

“制度比人强”的道理,即可以用于好制度对坏人的制约,也可用于坏制度对好人的腐蚀,甚至,坏制度中的明君清官,正是坏制度得以长寿的秘诀之一。胡温式亲民,非但不是要改革官权与民权的极端不平等的独裁制度,反而是以救世主的恩赐来强化这种不平等的制度,它所依靠的正是使人民陷于无权境地的人治化的独裁权力。何况,居高临下的恩赐性亲民,挥霍的是受不到任何监督的纳税人血汗,购买却是有利于独裁者声誉的民意,既可以缓解独裁制度的合法性危机,又可以为独裁寡头们赢得民意支持。这种“羊毛出在羊身上”的善事,何乐而不为!

其实,温总理如此亲民,媒体如此高调宣传温的亲民,透露出的幕后信息是胡党魁和温总理之间的默契配合,正如两人同时在媒体前声言自己上网了解民心一样。胡锦涛在七一讲话中强调:“要始终把群众的利益放在第一位”,“坚持用人民拥护不拥护、赞成不赞成、高兴不高兴、答应不答应来衡量我们的一切决策,群众利益无小事。凡是涉及群众的切身利益和实际困难的事情,再小也要竭尽全力去办。”现在,“群众利益无小事”已经成为中共官员和官方媒体的口头禅,温家宝以总理之尊践行总书记之旨。

事实上,胡温亲民路线的深层本质,已经被胡的讲话所道破:“人心向背,是决定一个政党、一个政权盛衰的根本因素。只有顺民意、谋民利、得民心,才能得到人民群众的支持和拥护,才能永远立于不败之地。”这是“民可载舟,亦可覆舟”的牧羊术的现代版,也就是“党权为本”而“亲民为用”的统治策略。胡锦涛要求官员们“乐民之乐者”和“忧民之忧者”的根本原因,绝非是为了还政于民,而仅仅为了巩固政权及自身权力。

救世主式的明主清官只能出在独裁制度中,牧羊人的政绩也只能靠羊群的仰望、奉献和驯顺来支撑。

2003年11月6日于北京家中

【大纪元】2003.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