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胡锦涛何不潇洒一点

同是在澳洲国会,布什演讲遭抗议;胡锦涛演讲得掌声。仅由此看来,似乎中国胡比美国布更受欢迎。

然而,10月25日的《澳洲人报》揭开了其中的奥秘:事前,中方担心胡遭遇布什那样的尴尬,已经仔细过滤了一遍所有被邀“客人”的名单,发现了一些异见人士包括民阵澳洲主席秦晋。于是,中国外长李肇星提前到达澳洲国会大厦,向众院议长奈尔。安德鲁发出威胁:“除非可以保证胡的演说不被干扰,否则胡就不进行演说。”澳方迅速做出反应,避免了胡锦涛再遭布什式尴尬。

对此,该报评论说:“这种威胁取消国会演说的行为实属异乎寻常的;而这正是过去几周来中国方面为压制在胡访问期间任何可能的抗议和批评所作的典型的强硬姿态之一。”同时,受到自己国家的政府不公正对待的澳洲绿党领袖布朗议员认为:“这是霍华德政府放弃主权和议长的出卖,是完全不能接受的。安德鲁议长对澳洲人民必须有一个交代和道歉。”

我相信,这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元首,喜欢出访时遭抗议,但问题在于:自由国家的元首,不愿遭抗议并不等于他有权压制,所以,伊拉克战争前后,布什出访遭抗议也就成了家常便饭。而独裁国家的元首,讨厌遭抗议就要动用权力压制。而某些民主国家的政府,也会基于功利考虑,屈从于独裁国家的要挟,满足独裁者们的无理要求,哪怕自我羞辱。正如布朗议员所言:安德鲁应该为在面对中国的流氓行经而畏缩感到羞耻!

也该体谅澳洲政府,它真忙,同时接待中国胡和美国布的到访,两大国元首又都要在澳国会发表演讲。政客一忙,有点身心错位,也属正常。无怪乎,澳外长唐纳自吐苦水说:“如果讲演顺序倒过来,胡主席在布什总统这样的民主国家领袖之前发表演说,在胡主席演讲期间出现抗议,那就会对我们和中国的关系造成严重的影响。而绿党不管怎么做,都不会影响到澳大利亚和美国的关系。”什么严重影响?无非独裁中国的订单而已。

这样的自我辩护,足够坦率,也足够机会主义——冷面对君子而笑脸对小人。

自六四以来,中共领导人出访民主国家遭遇抗议,已经成为常态;记者会上遭遇“不友好”提问,常常恶语相向,也已经成为习惯。制造六四大屠杀的罪魁李鹏,为了避免被抗议,居然中途改变行程;1999年中共镇压法轮功之后,江泽民便成为遭抗议最多的党魁。江泽民对遭遇抗议的恐惧之强烈,不仅令东道国头痛,而且被转嫁到中共驻外的使领馆身上,如何避免这类抗议,如果抗议避免不了,又如何缓解其强度和缩小其规模,如何避免江泽民与抗议者近距离照面,已经成为中国驻外使领馆的政治任务,也成为对中共外交官进行政绩考核的标准之一。以至于,每当江要出访民主国家,中共外交官们皆要一阵手忙脚乱。

据说,胡锦涛的从政作风是“寻常看不见,偶尔露峥嵘”。又据说,胡温的“亲民新政”也已经近一年了,领导抗炎开始显露胡温执政的魄力和智慧,十六届三中全会标志着胡温已经摆脱了江的钳制;又又据说,胡温幸运地赶上神五上天,标志着中国进入世界大国强国的行列,也可与美、俄两大国掰掰手腕了,胡温已成为名副其实的大国领袖;又又又据说,胡锦涛在中外学者对两岸四代领袖的评分中,得分最高,即便开启台湾政治民主化的蒋经国,也在胡之下。

有如此多的美誉声,有抗炎、神五,有可能高达8.5%经济增长率……等利好消息,胡锦涛何不在在澳洲国会露点“峥嵘”?何况,胡的演讲,也有国内的民主、政改和国际民主的大道理,为什么就不能潇洒一点,在世界面前展示些许大国领袖的民主素质呢?

是的,独裁制度的道义虚脱症,必然使独裁者既患有权力狂妄症,又患有权力恐惧症。要不然,江泽民何必那么神经质地害怕法轮功、那么丢人现眼地呵斥香港女记者,何必在一片骂声中仍然紧握枪杆子。检验胡锦涛能否开启不同于江泽民的实质性新政,固然有内政外交上的多项关键指标,但最为明显的指标就要看他是否能:少些权力的狂妄、虚弱和恐惧,多些内在的谦卑、自信和坦然。在内政上,不要继续搞言论封锁和镇压异见;在外交上,从容面对抗议者和尖锐的提问。

2003年10月27日于北京家中

【苹果日报】2003年10月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