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抗议中共审判何德普

2003年10月14日,又一位良心犯何德普无辜受审。

以我对何德普了解,他实在又肯助人,行为低调又很执着。尽管我们交往不多,但我对他一直心存着敬意:他不仅从1979年开始投身民主墙运动、一直对自己的信念矢志不渝,而且在民主党被中共镇压之后,他从不隐瞒自己的民主党成员身份,并在要求中共释放被捕的民主党成员的公开信上,签下自己的名字。

以至于,他被某些心理阴暗的人污蔑为“线人”。而就是这样的线人,却被雇佣者秘密逮捕,且在看守所里遭受极不人道的对待,狱警要他一连站立八十五天,不得走动。

何德普每次与我见面,说得最多的话,要么是“保重身体”,要么是“注意安全”。他为徐文立、王有才等人呼吁过,也为强制拆迁下的弱势群体呐喊过,就在他被单位开除之后,他还肯从自己清贫的兜里掏出点钱资助狱中人的家属;他写的文章不多,基调是以理性、温和的渐进方式推动中国的政治转型。尽管他身为民主党成员,但他一直主张:不串联、不挂牌、不发展组织。以至于,就连官方的《起诉书》上,只能列出四篇文章的题目,而拿不出究竟有那些段落构成了“煽动颠覆罪”。然而,恶政恶法从来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就在何德普被秘密审判后的24小时里,“神五”的升空和安全返回,使大陆的所有媒体聚焦于此,说的最多的是“中华民族的千年飞天梦的实现”,“中国共产党领导的英明”,“全国各族人民为之欢呼”、“世界舆论为之惊叹”……

然而,媒体上的神五中国,更像一个精心导演过的虚拟舞台,如果离开媒体的特别节目、专题报道、头条专版,去接触一下仍然过着日常生活的人们,就会发现:中共高官真的关心“神五发射”的成败,因为这关系到现政权的政绩和面子,以至于,因害怕失败而临时取消了现场直播。而一般百姓,他们也为神五成功而高兴,但已经没有“东方红卫星升天”时的狂热,决不会兴奋到癫狂的程度。他们更理性更现实,更在乎与切身利益相关的时事,而对不关乎切身利益的国事,甚至表现出一种“冷漠”。

这种分裂的景观,不仅表现在现实生活与喉舌夸张的对比之中,更表现在被聚光的最亮处和被遮掩的最暗处的巨大反差中,在传媒舞台的最亮处,是被捧上荣誉顶峰的航天员杨利伟,受到胡主席的鼓励、温总理的感谢和无数人的欢呼;在现实生活的最阴暗的角落里,是被以“煽动颠覆罪”起诉的良心犯何德普(还有被成都中级人民法院秘密审判异议人士欧阳懿,即将面临审判的罗永忠)。

那是当下中国的黑暗角落之一,只有黑幕而没有灯光,只有秘密的逮捕、审讯、宣判、诬陷、迫害,而没有公开公正的法律程序和新闻报道;自然,也没有多少人能看到这黑暗,关注黑暗的受害者!中华民族的良知之眼,似乎已经习惯了独裁黑幕,而变成了睁眼瞎。

中国,世界上第三个能够将人送上太空的国家,却被控制在不断地把良心犯打入黑牢的政权手中,同时也把人的良知和民族精神置于被践踏的黑牢之中。面对如此野蛮的政权,当国人为“神五”上天而自傲之时,难道不该为中世纪文字狱的仍然盛行而羞耻、而愤怒、而抗议!

2003年10月17日于北京家中

附言:

写完这篇文章,在“不寐之夜”网站看到一个帖子,题目是:《海外民运团体对中国发射“神州五号”表示强烈愤慨和失望》,一望而知是惯用的造谣伎俩。既然爱国是一种美好的感情,何不大大方方地抒发;既然民运人士如此不堪,何不堂堂正正地反对!而如此下作的网文,即便不是奉命之作,也证明了造谣者的内心阴暗,已经到了发霉的程度。

2003年10月16日

【大纪元】2003.1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