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双十节想起孙中山和袁世凯(下)——袁世凯对终结家天下的贡献

史实证明:孙中山对创建民国的主要贡献,在于他提出了民族主义与共和主义相混合的建国纲领,对建立新道统和思想启蒙,具有无可替代的首要功绩。同时,他屡战屡败地坚持武装起义的行动,也为武昌起义提供了独特的示范。在此意义上,尊孙中山为“革命先行者”,没错。

然而,在中国的史书中,与孙中山的名字连在一起的“辛亥革命”,事实上却与孙中山及其同盟会的核心层无关。辛亥革命前,孙中山等人一直将暴力革命的中心放在广州,而作为“辛亥革命”前导的四川危机(1911年5月-9月)、梁启超组织的“宪友会”(1911年6月)、甚至首义的武昌……并不在同盟会的视野之内。1911年4月,广州黄花岗起义失败后,孙及其同盟会要员都反对湖南湖北正在筹划的长江起义,湖北的革命志士还因此对同盟会的冷淡态度非常不满。当时,孙中山在美国、黄兴在香港,宋教仁在上海,他们对武昌起义爆发并不知情,而且,宋教仁听说武昌起义之后,还表示出极为悲观的看法。但是,并不被同盟会要员看好的武昌起义却成为历史的转折点。

历史的戏剧性在于,发动武昌起义的领袖们,其最高军衔仅相当于连长,但他们的揭竿而起却掀开了几千年帝制崩溃的序幕。他们成功说服了四千名新军,攻陷了总督府并胁迫黎元洪反清,当日下午以湖北军政府的名义宣告成立代表全中国的共和国。两周之后,黄兴和宋教仁才赶到武汉,要求废除黎元洪,但湖北革命派为了保持新政权的连续性和稳定性,否认了黄、宋的废黎动议。

武昌首义后,湖北宣布成立汉族新政府,呼吁其它省市一起行动,派代表来武汉共商组成临时中央政府的大计。浙江和江苏两省,也呼吁“仿造北美的大陆会议”,尽快在上海召开全国性制宪会议。但是,当时的局势仍然以地方分离主义为主导,仅两个月时间,全国已经有十五个省宣告独立。独立的地方政权本身的变幻无常,且没有共同的纲领和行动,加剧了国家分裂的危险性。所以,急需找到一位可以号令各方诸侯的实力派权威,尽快成立各地方都能接受的统一政府。而在各省政权所衷情的人选中,袁世凯的权威超过孙中山。11月于湖北召开的国民议会,只要议题是商讨成立国民政府,各省领导人都把目光投向袁世凯:如果袁肯于支持革命和民国,他就可以出任新中央政府的大总统。之后,其它革命派领袖也纷纷表示支持袁世凯。而且,驻华的各列强代表,基于维护中国稳定的考虑,也希望袁出面主持大局。显然,国内外的主流支持在袁的一边。

孙中山长期搞暴力革命,自然不甘于把新政府的大权拱手让给袁世凯,所以在其它地方政权纷纷表示对袁的支持之时,唯一从中作梗的就是偏居广东的孙中山。当时,孙对袁的优势主要在道义方面,具有“汉人民族主义”和“革命共和”的新道统资源,但孙实际控制的地方政权只有广州,显然不具有整合各地方诸侯的实力和法统权威。孙之急欲于1912年1月宣誓就任临时大总统,不过是为了以先发制人的谋略,抢得共和国缔造者的名分,并占据道义合法性的制高点。虽然,在选举中,孙获得了17省中的16票,以绝对多数当选“非常大总统”,但是,参与投票的代表并不是各省的实权人物,其合法性并没有得到全国性公认,所以,与各省的实力人物对袁的支持相比,孙不得不面对权力虚化的难题。之后,孙与袁又较量了几个回合,实力上的悬殊差别,国内外的主流倾向,特别是袁的顺应潮流,逼满清政权和平退位,使孙不得不让位于袁,1912年3月,以袁世凯为首的新中央政府的诞生。

而袁之所以在争夺大总统的较力中战胜孙,不仅仅因为他拥有最精锐的军队和体制内的显赫地位,也因为他的一系列开明言行在精英阶层赢得了改革派领袖的声誉,具有一定的道义权威。

孙中山一直坚持排满的暴力革命和高扬“共和旗帜”,并赋予新体制以“中华民国”的名号;他在南方的行动和“共和纲领”,也确实给袁世凯最终抛弃清廷而转向民国施加了巨大的压力,没有来自南方的强大压力,袁世凯未必会顺应时代潮流。所以,孙对清末民初的历史大变迁,做出了不可磨灭的道义贡献。然而,如果没有手握重权且拥有精锐北洋军的袁世凯与南方革命派的妥协合作,以兵谏的绝决方式逼迫满清王朝和平退位,而只靠乌合之众的南方革命军,根本无力结束清王朝的统治。无论袁与南方合作的动机如何,但有一点是肯定的,以袁当时的实力和遍布全国的北洋派系而言,如果他决心为维护清王朝而挥师南下,革命军再次被镇压的命运几乎难以避免,正如1911年4月的广州黄花岗起义以惨败告终一样。即便在一定时段之内无法分出胜负,残酷的内战也将造成巨大的破坏,起码会将“家天下”的覆灭日期大大推迟。

从“辛亥革命”到民国临时政府成立,孙中山和袁世凯皆做出了历史性贡献,二人的历史作用可谓平分秋色:孙提供了新道统而袁确立了新法统。这之后,对中国的现代化转型的未来走向而言,袁与孙的实际作用显然是弊大于利:中国逐步走向宪政、议会的道路,先是被袁的利令智昏、贸然称帝所中断,留下军阀混战的烂摊子;继而被孙的全面倒向“列宁式政党”和“新三民主义”引上了党国体制的歧途,最终彻底葬送于新一轮“成王败寇”的政权交替。

由此,被辛亥革命所葬送的家天下专制,非但没有开拓出宪政民主,反而被更为暴虐的党天下独裁所取代,实质上是换汤不换药,中国历史又开始了新一轮打天下坐天下的恶性循环。

2003年10月6日于北京家中

【大纪元】2003.10.09

刘晓波:双十节想起孙中山和袁世凯──重新审视中国近代大变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