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狂热到精明的爱国主义

日本游客在珠海集体买春事件,照中国目前的法律,至多是违法卖淫嫖娼,对买卖双方依法处罚就是了,决不应该因人数的多寡或国籍的不同而区别对待。如果还要往深里追究责任,那就不仅要追到酒店主管的失职,更要追究当地主管旅游业的官员和执法部门的渎职。

然而,由于此事发生在敏感的时间和群体反日狂热之中,继日本遗毒伤人事件后,再次引起国内舆论的大哗。不但惊动了几乎所有重要媒体和众多爱国民众,也惊动了广东当局乃至中央。中共外交部也向日本政府提出交涉。但是,像近年来的任何一次民族主义情绪大爆发一样,虽然官方经常利用民间的爱国主义,但在如何处理某件具体事件上,官民之间并不一致,常常是民间高调而官方低调。此次事件也不例外。比如,中共外交部言论低调温和,以强调中日友好为主。唯一有点严厉的地方是,要求日本政府加强对国民进行中日友好的教育。

民间的反应远比官方强烈得多,网民们的怒吼致使各大门户网站的BBS被“涨爆”,又一轮爱国反日思潮高涨。痛心疾首者恨不得马上阉了日本嫖客并取其人头,怒火中烧者兴奋得有点语无伦次,信口胡说。最为荒谬的是,他们不但大骂日本人,也殃及接待日本游客的妓女,有人甚至要她们也跟着日本游客滚出中国,去日本卖春或当二奶。这让我想起赵薇误穿日本军旗装的事件。当时,赵薇在网上受到的语言强暴,简直就是流氓爱国相。他们大骂赵薇本人是“志愿慰安妇”或“志愿军妓”还不过瘾,一定要上溯她家的三代,侮蔑赵薇家从其高外祖母开始,就给日本占领军提供性服务。这种骂法,用中国俗语说,就叫“操她八辈祖宗!”

然而,从道德的角度讲,即便集体买春是人性堕落,那也是日本嫖客们的耻辱,而与中国妓女无关。妓女是卖春,提供性服务是她们的谋生之道。至于9·18这个日子,我相信许多妓女并不知道,如同当年女影星赵薇并不认识日本军旗一样。而且,中国的色情业又不是一天两天了,高档妓女出入高级酒店,专门接待外国嫖客,也曾是时尚之一,有些妓女还因此嫁给了老外,与黄土地拜拜了。另外,从港台商人包二奶到大陆权贵包二奶,“二奶热”也已经不是什么新闻了。若非官方睁眼闭眼,中国也决不会发展出600万妓女的庞大卖淫业。何况,无论出身贫富,妓女都是靠自己的肉体挣钱,这与官员们靠权力牟取银两的腐败相比,不知要体面干净多少倍。

另一中国特色是:在涉及中国的对外关系时,大陆的民间和官方皆表现出内外有别的双重标准。比如,中共官方在处理中美冲突时,对外务实低调,力求维护中美关系的稳定;而对内则高举爱国主义旗帜,通过全力妖魔化美国来煽动民间的反美情绪。

再看爱国愤青的们的表现,无论对美对日,在向外喊话时,尽情倾泄仇恨愤怒和呼唤正义和平,也把同等份量的语言暴力加诸于中国的“一夜美国人”和“对日新思维”上,然而,当他们与中共政权打交道时,却显得低调克制和遵纪守法。反美反日的愤青们,都曾搞了声势浩大的网络签名,并得到了当局的默许。然而,他们准备在两国驻京使馆前举行规模极小的示威游行,却被当局以莫须有的理由取缔,他们便没有任何抗议地偃旗息鼓了。现在,愤青们又故伎重演,把充斥BBS的污言秽语同时泼向日本嫖客和中国妓女,惟独在呼吁中国政府出面警告日本时,肆无忌惮的语言几乎没有。

如此看来,说爱国愤青们将日本人在中国买春,上升到“爱国”、“国耻”、“民族自尊”加“历史反思”的高度,是“弱智、狂热”的表现,但他们的弱智中却透着精明,狂热中显出理智,他们太知道:对谁可以肆意漫骂、火药味十足,而对谁只能理性克制、绅士文雅。

可见,某些国人的流氓化爱国主义已经到了成精的化境了。

2003年10月1日于北京家中

【观察】2003.10.01

另一版本:刘晓波:狂热到精明的爱国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