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邪恶朝鲜为什么让步?——朝核危机评论之二

众所周知,朝鲜政权的内政外交所服务的利益,仅仅是金正日个人及其家族维持极权统治,为了金家政权私利的最大化,就全不顾忌国内的生灵涂炭和对世界进行核讹诈。这样的独裁者,只有力量迷信而全无道义诉求,只想让国际社会养活却不遵守承诺。也就是说,金正日只能听懂“实力语言”,他最希望的是:在他撕毁核不扩散条约、进行步步升级的核讹诈之时,安全恐慌将迫使绥靖主义成为国际主流。这样,国际社会就会满足他的几乎是无止境的经济要求。其实,所谓朝鲜的安全问题,完全是金正日自找的。试想,如果朝鲜不搞核讹诈,谁会对朝鲜的当下安全构成直接威胁?至于南北韩之间的巨大反差所构成的制度威胁,那是一个长期的和平演变过程,而非当下的武力威胁。

然而,9·11后,美国外交政策为之大变,布什政府一改克林顿时代的绥靖政策,对邪恶国家采取强硬态度。布什总统将朝鲜确定为“邪恶国家”之一,仅仅是坦率地道出了一个事实而已,正如当年的里根总统将前苏联定义为“邪恶帝国”一样。这既是基于反恐作为美国当下的首要国家利益的紧迫需要,也将对新的国际秩序的形成产生积极的有益影响,起码可以使世界逐渐摆脱邪恶国家的恐怖要挟。如果朝鲜一意孤行地不放弃核讹诈,平壤很可能就是下一个巴格达。而在我看来,武力倒金与武力倒萨的理由同样充足,甚至更充足。因为,萨达姆毕竟一再否认拥有大杀伤力武器,而金正日则公开扬言不放弃核计划并已经拥有了核武器。

在这点上,不是布什的坦率和强硬令人悲哀,而是国际社会、特别是西方同盟中的某些国家对这种坦率的暧昧甚至指责,才是当今世界的最大悲哀。因为金正日政权的邪恶是有目共睹的事实,基于各国利益而不敢直面事实,进而对邪恶采取鸵鸟态度或绥靖政策,才是对人类的自由与和平的不负责任。

面对金正日这样的惟利是图的无赖独裁者,北京之所以能够促成此次六方会谈,最关键的因素是对金正日态度的转变,由一贯的软弱暧昧转向当下的强硬明确。近几个月来,胡锦涛先后派出副外长戴秉国和王毅以及解放军将领去平壤,在明确坚持朝鲜半岛无核化的方针的前提下,反复向金正日传达了中方的三点要求:1,朝鲜必须为经济自立做出努力;2,积极尝试中国式的开放政策;3,停止大杀伤力武器计划以改善与周边国家关系。换言之,北京向平壤发出明确的信息:只有通过国际合作保证朝鲜半岛无核化,金正日才能指望继续得到北京的经济援助,而继续玩弄无赖式的核讹诈,只能阻碍北京继续向金正日施以援助。中方同时承诺,如果金正日听从北京,中国会对朝鲜施以更多的援助,振兴危机深重的朝鲜经济,并在六方会谈中和其他国家一道,尽力说服美国给金正日以安全保证。

在朝核危机问题上,平壤和华盛顿之间的态度截然对立:金正日要求双边会谈和美国对朝鲜安全的正式承诺,而美国坚持多边会谈和决不与朝鲜签订正式的安全协议。在此僵局下,金正日想用步步升级的核讹诈来一箭双雕:既在美国全力倒萨而无暇他顾之时逼迫其就范,也要逼迫利益攸关的周边国家倾向于绥靖,即利用中国、俄罗斯和南韩来制衡美国。

然而,美国的毫不让步使核讹诈无法奏效,反而激起了周边国家的厌恶。当北京的态度转趋强硬时,当韩国的政府政策和民意主流由反美向反金变化时,金正日开始时还想借俄罗斯的王牌来制衡,但俄罗斯也明确要求进行多边会谈,也就是说,在多边还是双边的问题上,曾经一贯主张双边会谈的北京转变态度之后,六国中的五国赞成多边会谈,金正日的手中再无外交牌可打,也就只能接受由北京出面主持的多边会谈,而且,据媒体透露,六方会谈中的朝鲜立场又有所软化,突然改口声称自己根本没有核武器。

在国际的大棒和胡萝卜之间的选择上,由于金正日的蛮横无赖,其周旋余地越来越小:当国际大棒的压力逐渐增强而胡萝卜劝诱逐渐减低之时,不屈服于国际大棒,非但得不到胡萝卜,反而可能真的遭到大棒的突然猛击,金正日接受多边会谈也就成为唯一选择。

2003年8月29日于北京家中

【刘晓波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