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以人命为刍狗的毛泽东

法国学者编写的《共产主义黑皮书》(The Black Book ofCommunism)揭露,20世纪的共产主义试验的生命代价之沉重,的确触目惊心:付出了8,500万到1亿条人命。其中,苏联,2,000万;越南,100万;北朝鲜,200万;柬埔寨200万;东欧,100万;拉美,15万;非洲,170万;阿富汗,150万。而中国为各极权国家之首6,500万,占全部死亡人数的65%。土地改革运动,在批斗、公审及其它形式的残酷斗争中,被处决的和死于其它方式的地主200万人左右;三反、五反运动,被以各种方式致死的所谓的敌对份子,大致的估计也有200万人左右,其中因忍受不了肉体折磨和精神摧残而自杀者就有近80万人;大跃进时期,非正常死亡3,000~4,000万人;文化大革命,2,000多万人死于非命。

独裁制度得以维系的秘诀,就是不把人当人;极权者毛泽东夺权和掌权的秘诀之一,就是为了权力而不惜人命。毛式革命,与其说是动员民众为解放而牺牲,不如说是为权力而献祭。人命,不过是毛泽东的权力野心的炮灰、工具和替罪羊。如果说,当代原教旨恐怖主义的最大武器是人肉炸弹,那么毛泽东的革命恐怖主义就是“人肉盛宴”,与蒋介石打内战如此,参与韩战、越战如此,1949年的一系列政治运动亦如此──不仅是枪杆子里面出政权,而且是人命出政权。

1949年后,毛泽东为了维护绝对极权,也为了与美、苏争当世界霸主,屡屡以革命恐怖主义相要挟。

在国际上,毛泽东最爱以“不怕死人”为要挟。有明确文字记载的此类要挟就有两次。

一次是对前苏联。1957年,毛泽东对赫鲁晓夫等前苏联政要说:“要设想一下,如果爆发战争要死多少人?全世界27亿人口,可能损失三分之一,再多一点,可能损失一半……极而言之,死掉一半人帝国主义打平了,全世界社会主义化了,再过多少年,又会有27亿……”

另一次是对美国。1958年,谈到大陆可能因台湾与美国打仗时,毛泽东说:“为了最后胜利,灭掉帝国主义,我们愿意承担第一个打击,无非是死一大堆人。与台湾开战,美国最好插手进来,在福建什么地方放一颗原子弹,炸死一、两千万人。最多整个福建打光了,死他个3千万,换来全国人民认清美帝国主义的纸老虎面目,值得。”

对于如此露骨地蔑视生命,以“不怕死人”进行要挟,就连前苏联的独裁者们听后都大吃一惊,赫鲁晓夫认为毛泽东是“疯子”。

在国内,在每一次政治运动和党内清洗的关键时刻,为了让中共高层的大多数跟自己走,毛泽东会以“不怕打内战”、“不怕死”、“重上井冈山打游击”相要挟,实质上就是枪杆子逼宫。而最令人悲哀的是,这种要挟屡屡收到奇效:每一次毛泽东放出狠话之后,那些与毛泽东持有不同立场或同情被整肃者的高官们,大都立刻转变立场,扮演落井下石的帮凶角色。

1959年的庐山会议上,毛泽东为了扭转党内多数认同彭德怀的局面,放出狠话:“真正的革命者毫无畏惧,如果这个党不跟我走,无非是我再上井冈山打游击。”此语一出,倒彭大潮便汹涌澎湃,刘少奇、周恩来、林彪等人,全都成为了毛的帮凶。

1966年10月1日之夜,毛泽东在天安门上与周恩来及文革小组的成员谈话,鼓励他们与刘少奇路线斗争到底。他突发惊人之语:“文化大革命一定要搞到底,要枪毙的话,我和你们一起枪毙。”之后的中央工作会议上,林彪、陈伯达等人便敢于指名道姓地批判刘少奇和邓小平。

1967年2月,中共军队的元老级人物陈毅、谭震林、叶剑英等人,在周恩来主持的座谈会上,因不满林彪等人对老干部的整肃而大闹怀仁堂,史称“二月逆流”。毛泽东知道后极为愤怒,马上召开政治局会议,在会上为林彪撑腰说:“这次文化大革命失败了,我就和林彪离开北京南下,再上井冈山打游击。让刘少奇、邓小平上台,陈伯达、江青枪毙,康生充军!文革小组改组,让陈毅当组长,谭震林当副组长,余秋里、薄一波当组员。再不够,把王明、张国焘请回来。力量还不够,请美国、苏联一块来。”

1969年的中共9大刚过不久,毛泽东就开始对接班人林彪产生疑心。

70年庐山会议期间,二人又因是否设国家主席的问题发生激烈冲突。

当两种力量相持不下之时,毛泽东再次放出狠话:“要我早点死,就让我当国家主席。你们再这样搞下去,我就下山,让你们去闹,等你们闹完了,我再上山,就不下去了。再不然,就辞掉党中央的主席!”

赫鲁晓夫说的没错:“毛泽东是疯子,是极端迷信枪杆子和死亡出权力的疯子。”我们曾把毛泽东作为红太阳顶礼膜拜,实质上是对“权力疯子”的疯狂崇拜。改革以来,由于毛泽东的一系列罪恶没有得到公开清算,所以直到今天,毛泽东在许多国人心中仍然是“大救星”。而在毛泽东眼中,国人不过是“一大堆”而已。

古人曰:“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实际上是暴君非人,以人命为刍狗。

————————————————————

本文所述史实,请参见以下著作:

《毛泽东与莫斯科的恩恩怨怨》,杨奎松著;江西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

《毛泽东私人医生李志绥回忆录》,李志绥著;中时出版公司1994年版

《剑桥中华人民共和国史:1949~1965》,罗德里克.麦克法夸尔和费正清主编;上海人民出版社1989年版

《剑桥中华人民共和国史:1966~1982》,海南出版社,1992年版

《晚年周恩来》,高文谦著;明镜出版社,2003年版

2003年8月26日于北京家中

【民主论坛】 2003.9.3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