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三岁李思怡之死拷问灵魂

在民间舆论的强大压力下,当年轻孙志刚的冤魂刚刚得到些许慰籍之后,又有一个三岁的冤魂拷问着民族的灵魂——由于公安人员的冷漠和渎职,李思怡被封闭在无人光顾的黑暗中,活活饿死!

这个三岁的小生命,象所有人一样,具有神圣的生存权利,而且她太小太弱,还不具有独自生存的能力,需要成人的呵护,在父母无法尽到养育责任的时候,政府和社会必须担负起养育之责,否则就是犯罪。

这个三岁的小生命,尽管还不具有独立生存的能力,却同样强烈地渴望活下去。在被丢弃的时间里,她曾为了活下去而哭喊过、挣扎过,紧闭的家门上留下的一串血迹,就是小思怡挣扎过的明证……然而,被扣留在派出所的母亲无法前来解救,母亲向警察的哭诉乞求被视为无物,于是,小生命在无助之中耗尽了求生的最后能量,过早地被权力的冷酷抛进地狱。

谁有这样无视生命的权力?什么样的国家、民族和人们,才有资格漠视小思怡的冤死?没有!无论是亲生父母、还是握有大权的执法机构,无论是自视为道德判官的媒体,还是默默无闻的百姓,谁也没有这样野蛮而冷酷的权利!谁制造了小思怡的死亡,谁就是罪人;谁漠视小思怡的冤魂,谁就是犯罪的同谋。

任不寐说的对:“冷漠就是我们的生活。……知识分子的注意力充满着机会主义的特征,这也有人性方面的原因。”

在对生命的制度性轻蔑中,在对无辜亡灵的道德性冷血中,无数本该进天堂的亡灵,却被抛向地狱,尸体的默默腐烂,见证的却是活人们的灵魂麻木。从死于八/九的年轻生命,到广场被焚烧的稚嫩生命,再到被活活饿死的小思怡……尽管这些孩子之死的具体原因各有不同,但是他们的亡灵被制度性的道德性的普遍冷漠所忽略,则是共同的。鲁迅说:旧礼教吃人,每个人都参与吃人的盛宴——或吃人或被吃。因为,延续至今的屠夫制度所养育出冷血文化,泯灭了对生命及其尊严的应有的敬畏和怜悯。

屠夫残忍,还要把生命当儿戏耍弄多久!中国文化的冷血道德,还要以漠视生命来参与杀戮同谋多久!中国人作为人类一员,还要忍受乃至纵容这种不把人当人的制度和文化多久!

在此意义上,三岁孩子要求公正的亡灵是原告,而冷漠的我们是被告。

关注小思怡亡灵吧,在为小生命讨还公正的同时,也给自己进行灵魂拷问的机会。所以,关注小思怡,就是关怀我们自己的灵魂健康;让无辜亡灵进天堂,就是帮助自己为以往的冷漠赎罪,并通过灵魂拷问进行精神的自我拯救。

在短期内,我们不可能指望摆脱制度性冷漠,但我们可以寄希望于民间的良知,从活着的个体开始,摆脱人性冷漠。不冷漠的个体逐渐增多,我们的社会就将随着人性之爱的降临而温暖起来。

2003年7月14日于北京家中

作者补遗:当我写完这篇短文,今晚央视“新闻调查”正在播出,记录了一个同样蔑视生命尊严的制度性犯罪:在广东,一个由疗养院改成的戒毒所,居然做起把戒毒女变成卖淫女的生意。戒毒所把抓来的吸毒女卖给“鸡头”,少则五百多元,多则一千多元。一个逃离了淫窟的受害者找到《羊城晚报》的记者,并协同记者假装买主,花了两千元从戒毒所买出两名戒毒女,用确凿的事实揭露了黑幕交易。最后的结果,仅仅是交易的具体经办人被处罚,而所长和院长则安然无事。

【观察】2003.07.14

成都幼女李思怡被饿死案沉思:没有人幸免于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