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伊拉克人得到了说“不”的权利

当美军如入无人之境般地占领了巴格达,央视的特邀嘉宾们顿时哑然;当伊拉克人欢迎美军,并在美军的帮助下推到萨达姆的雕像,中国的各类明星专家极度沮丧。而在战争结束之后,当部分伊拉克人频繁向美军示威游行之时,央视的专家们又开始巧舌如簧地进行反美煽动。而在我看来,拥抱和示威,二者都是对倒萨之战的正义性的肯定,而且后者的肯定作用远比前者更具说服力。

如果说,伊拉克人献给美军的鲜花和拥抱,表达了被解放的喜悦和感激,那么,每天都有的伊拉克人的示威游行,传达出的就是对自由制度的信赖:相信美国人承诺的解放和自由。这不是伊拉克人对美国人的信任,而是对自由制度的信赖。其实,伊拉克百姓对自由美国的信任,即便在战争中也有充分的显现,他们大都相信布什政府的承诺:倒萨之战的目标仅仅是萨达姆政权而非伊拉克人民;只要伊拉克平民不帮助萨达姆政权对抗美英联军,精确打击的战略大致上能够保障平民的生命安全。正是这种信赖,处在战火中的巴格达才总是显得那么平静,甚至一边是炸弹的冲天火光,一边是马路上行使的民用汽车;一边是向巴格达挺进的隆隆战车,一边是与战车擦肩而过的平民。正是这种信赖,美军才没有遭遇大规模的顽强抵抗和人肉炸弹的袭击,才能奇迹般地解救出被俘的战友;正是这种信赖,伊拉克的绝大多数油田才没有遭到纵火破坏,伊拉克人才不想逃离家园而沦为难民,外界预言的可怕的难民潮和人道主义灾难才没有出现;也正是这种信赖,伊拉克之战才有资格被成为“三分军事,七分政治”的胜利。这是倒萨之战的最大成果——超出军事胜利的政治上道义上的胜利。

如果让时间仅仅倒退一个多月前,无论如何,伊拉克百姓也绝对不敢举行自发的表达异见的示威游行,而只能在无所不在的恐怖之中,为萨达姆的100%的支持率投下违心的一票。在萨达姆漫长的统治期间,无论是对劳民伤财的两伊战争,还是对公然入侵科威特的侵略战争,无论是对动用生化武器屠杀库尔德人的暴行,还是对萨达姆家族的骄奢淫逸的腐败生活……伊拉克人根本没有胆量对独裁者说“不”,即便少数有胆量说“不”的人,也很难在国内找到任何诉诸于公开表达的渠道。

而现在,美军刚刚进入,还时有零星战斗且秩序混乱的发生,伊拉克民众就有了对战争的胜利者说“不”的胆量和权利:他们可以要求美军制止抢劫并尽快恢复秩序,要求美军撤出伊拉克,要求美国对战争中伤亡的平民给予补偿;他们可以批评美军没有及时制止暴民的抢劫,可以抗议美军使用萨达姆政权的警察维持秩序,伊拉克各部族和各政治派别也可以公开表达自己的政见……面对荷枪实弹的美军,那些参与示威的伊拉克人知道,他们举行群体抗议和表达不同政见是安全的合法的,他们不必担心会被即时镇压和事后清算,更不必害怕被任意处决、羁押、被迫迁移,打烙印、电击、拷打、强奸、割舌、砍掉四肢和斩首等。换言之,只有面对美英军队,伊拉克人才第一次没有公开说“不”的恐惧,因为伊拉克百姓心中有底,他们面对的是文明之师和解放之师,在美英联军军的背后是尊重和保护人权的自由政府。正如当年从事非暴力抵抗的甘地和金博士对英美自由制度的信任一样。

由此,我为伊拉克百姓终于有了说“不”的权利而安慰,正如伊拉克百姓为萨达姆雕像的倒掉而欣慰一样。我也更坚定地相信:追求自由是每个人的本性。只要是人,那么他对自由的渴望,就是任何欺骗和收买所无法长期蒙蔽的,也是任何刺刀和监狱所无法长期压制住的。何况,在人权高于主权的21世纪,自由民主已经成为绝对强势的世界主流,尽管独裁国家的人民还无力发动内部颠覆,但是只要有适当外力的推动,人心所向的巨大力量必将被释放出来,这种力量之强大甚至可以在一夜之间,让独裁者在由举国拥戴的偶像变成万众唾弃的垃圾。

2003年5月2日于北京家中

【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