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拉法兰与布什给胡温送来最需要的国际支持

在国内外舆论和WHO的巨大压力之下,新党魁胡锦涛和新总理温家宝带领着改革干将吴仪等人,为应对SARS危机而全力以赴,果断出台了一系列举措,试图扭转了怨声载道的国内民意,减轻了国际社会的指责压力,多少挽回了胡温体制的信誉。

可以说,面对突如其来的SARS危机,更是面对中共体制的传统弊端,也许还有黑箱中的高层权争,疲于应对的胡温体制,最需要的就是信任和鼓励——不论是来自哪个方面的。恰在此时,两个世界大国给予了胡温体制以强有力的国际支持:法国总理拉法兰的北京之行和美国总统布什与国家主席胡锦涛通电话。

拉法兰应温家宝的邀请,率领阵容壮观的访华代表团,不顾北京的严重疫情而前来访问,除了巨大的商业利益的驱动之外,显然还有联中制美之意。特别是,倒萨之战迅速结束之后,法国在西方盟国中的处境日显尴尬,美国政坛又不断发出可能对法国实施制裁的信息,在此时刻,中国给出的17亿美元的巨额订单,对处于外交困境之中的法国而言,就不仅仅是商业利益,其潜含的大国之间的政治较力的意义,已经超过了经济层面。

而对于中共政权来说,此前隐瞒严重的SARS疫情的不负责任,使之国际形象严重受损,一些外国政要也先后取消了中国之行,国际舆论也几乎一边倒地指责中共当局,国内也是民怨沸腾。只是在胡温的强力干预之下,抗SARS运动才于4月20日在全国展开,随之出现了令人震惊的局面:全国26个省发现疫情,首都北京疫情之严重直逼广东,而且按照现在的蔓延速度,北京的疫情在不日之内将超过广东甚至香港。当此之际,法国总理甘冒个人健康的风险而走进人民大会堂,并引用中国人颇为熟悉的法国大文豪巴尔扎克的名言“始终如一不就是力量的最高形式吗?”,来强调“法中关系的一贯性”,无疑是对胡温体制、也是对温家宝个人的有力支持。所以,中国政府才以欢迎总统的高规格礼遇拉法兰,外长李肇星亲自接机,温家宝在人民大会堂主持欢迎仪式并陪同检阅三军仪仗队,接着先后同温家宝及胡锦涛举行了会谈。在拉、温会谈前,温对拉在中国面对严重SARS疫情的时刻访华表示感谢。我相信,无论从胡温体制急欲建立国际信誉的角度讲,还是从温家宝个人的政治前途的角度讲,他对拉法兰的感激都是真诚的。

有评论说,此次法中联姻乃为山姆大叔执意要教训法国的卤莽促成,乃为不了解近年来中共外交的主轴战略之见。实际上,利用商业利益和常任理事国的国际地位,在大国之间玩弄左右逢源的外交平衡,并全力维持中美关系的稳定,乃是近年来中共外交的一贯做法。尽管在表面上,中共当局对国际问题的看法与法国颇为接近,提倡“多极化”和反对“单边主义”,但是中共外交的原则是实用主义,主轴无疑是中美关系,言词上的反美高调和实际决策上的现实低调,已经成为中共对美政策的惯例。所以,身为常任理事国的中国,在倒萨问题上一直采取低调,在朝鲜核危机问题上,又顺应了美国的要求,放弃旁观的第三者立场,转而与美国合作,积极介入多边会谈。金正日强硬态度的转变,固然有倒萨之战顺利完成的原因,但与中共对金正日的施压也分不开,中共不但在3月8日派遣特使赴平壤游说,而且又于近日主持了中美朝三方会谈。

正是由于中共当局在倒萨问题上的外交低调,在朝鲜核危机上与美国合作,才会有布什政府的投桃报李。4月26日,布什之所以与胡锦涛的通话,实质上是对中共当局的合作表示感谢,却把国家之间的合作交易表达得颇为人性化,布什首先表示对中国SARS疫情的关心,向中国的SARS受害者的家属表示慰问,高度评价胡温体制在防治SARS方面所做的工作,最后还允诺美国愿意为中国SARS防治提供帮助。在此前的4月24日,美国国务卿鲍威尔在华盛顿的“美国亚太协会”成立大会上发表演讲时也指出:在布什政府执政期间,美中关系“已有长足进展”。他还说:中国在世界的角色逐渐重要,而中国的责任和美国对中国的期望也随之升高。作为回应,中共领导人也对美国人不断重复:“目前的中美关系正处于最好阶段,实在来之不易。”言外之意,是在告诉美国政府,中国政府多么看重处于上升阶段的中美关系。

尽管,因倒萨之战的严重分歧,法、美两国的关系仍处低潮,二者对北京的善意完全是基于不同的理由,但是,二者的分歧和分别向北京示好,恰巧为中国政府留下了左右逢源的外交空间,也为处于SARS危机之中的胡温体制提供了最需要的国际支持。在国际重大事务一直起主导作用且刚刚赢得倒萨之战的超强美国,一直在国际上舞台上扮演抗美先锋的欧洲大腕法国,几乎是同时给胡温体制送来国际“温暖”,用“雪中送炭”来形容,决不过分。

2003年4月29日于北京家中

【B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