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独裁制度的替罪羊

随着四月二十日国务院新闻办主持的记者会的结束,也随着卫生部长张文康和北京市市长孟学农的被解职,一个颂扬胡温新政的舆论高潮再次降临,制度性灾难又一次变成歌功颂德的主旋律。中共最高层从来不会自省:此前五个月,难道SARS持续蔓延的真相,他们全然不知?为甚么在十六大和两会期间,中共国务院没有举行过一次关于SARS的新闻发布会?难道卫生部长张文康和北京市政府在四月上旬的新闻会上公开说谎,没有得到中共高层的意旨?为甚么截至四月二十日之前,中国的所有官方媒体仍对张文康的言论做出全然肯定的报道?难道这样的“舆论导向”不是出自最高层的指示?SARS天灾演变为制度性谎言的人祸,难道仅仅是一两个渎职的官员所为?事实是,以中共体制的本性而论,瞒天过海的谎言是独裁制度不可分割的组成部份,在事关政权的稳定、信誉和形象的SARS问题上,对国人和世界的公然撒谎,不可能是张文康和孟学农擅自作主,应该有来自更高权力层的授意。当初的隐瞒是为了政权利益,现在的“坦白”和“惩处”,仍是为了政权利益。在中共的价值排序中,人命关天事小,危及政权的政治危机和信誉危机事大,只有当人命关天的天灾危及一党利益时,才会引起当局重视,抛出一两个替罪羊来平息沸腾的民怨。这是中共的一贯做法,没有丝毫制度创新的新意。只要制度不变,以后仍将如此。

独裁制度没有改变

由于隐瞒导致SARS全球泛滥,说是中共政权将天灾变成人祸,一点也不过份。张文康和孟学农被撤职,尽管罪有应得,但在中国的体制下,发生这样的人祸,绝非任何个别官员的责任,也绝不仅仅是张文康个人隐瞒真相的责任。难道他的继任高强在二十日的新闻发布会上没有撒谎?即使他提供的疫情数字是真的,他为此前的制度性谎言的辩护,也极不诚实。无论是张文康还是高强,二人在不同情况下的不同发言,不过是“奉旨行事”而已,是中共政权根据其“一党利益”的政策调整而已。

将近半年时间,中共政权在应对SARS疫情上的不负责任,使国内外的质疑和指摘之声日益升高,已经导致政府信誉的严重危机,也对经济造成巨大冲击,而经济高增长是中共维系政权合法性的撒手锏,直接关系到政局稳定。所以,在强大的国内外舆论和WHO的压力下,中共高层终于省悟:SARS天灾已变为人祸,再不采取有效措施,就很可能演变为危及社会稳定的政治危机和经济危机。

换言之,官方关于SARS的新政策,并没有丝毫改变中国的制度事实

——没有新闻自由、权力不受监督和一党私利高于公共利益与人民福祉,即使假定胡温是仁君清官,但这样的制度事实,并非一两个正直的高官所能改变。如果SARS不是变了危及世界的“黄祸”,进而危及到中共政权的政经利益,中共高层会对自己的马前卒如此痛下狠手吗?

但愿,胡温体制能够从SARS灾难中吸取足够教训,把“四二零”作为制度改革的转折点,使这个言论管制和不受监督的独裁制度走向新闻自由和有限政府之途。否则,SARS之后还会有超SARS的灾难发生。

【苹果日报】2003.04.25

编者注:根据文中内容,写作日期似应为2003年4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