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美国的低调与法国的高调

在关于如何解除萨达姆政权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国际争端中,法、美之间的分歧,看得见的原因是当下国际政治的复杂格局所致,看不见的原因是两国政治传统之歧途所致。美国人一贯的低调务实坦率和法国人一贯的高调理想虚荣之间的歧途,其最具象征性历史事件,第一次表现在美国革命和法国大革命之间的区别上,第二次表现在倒萨问题的龌龊上。

美国宣称:倒萨首先是为了美国的“国家利益”——即美国人的安全,其次才是消除世界和平的最大隐患和解放伊拉克人民。美国之所以坚持武力倒萨,乃因为:萨达姆政权恶性累累,并在海外战争以来的十多年里,国际社会意欲解除伊拉克武装的努力统统失效,所有的和平手段已经用尽,萨达姆政权现在的合作姿态,不过是继续玩弄拖延战术而已。所以,最为现实而有效的选择只能是武力倒萨。

法国宣称:反对倒萨只有一个单一的至上的目的,即维护世界和平,遏制美国霸权的单边主义也是为了世界的安宁。法国认为政治外交等和平手段还没有用尽,核查是有效的,萨达姆的一退再退的合作姿态就是明证。所以,选择继续核查总比战争的代价小——和平与人道的代价。正如法国外长德维尔潘在2月14日的联合国大会上所说:法国是“和平的守卫者”与“良知的守卫者”。言外之意,美国为了自身安全和石油利益而执意发动倒萨之战,显然是“和平的破坏者”和“自私的霸权主义者”。

表面上看,两项比较,美国牛仔就显得既自私又庸俗:一场为了美国的国家利益的战争,怎么能赢得联合国和世界人民的支持?而法国贵族就显得既无私又高尚:一场维护世界和平的反战运动,必然赢得联合国多数和世界人民的支持。而这样的对比,也会引人深思另一类对比:美国的坦率和法国的隐讳。并使人追问:难道法国的反战没有自身利益动机?就说屡被外界指控的石油利益吧,法国未必能够免俗:法国的埃尔夫石油公司承包了伊拉克南部两个油田的开采工程,这两个油田的私有储量可能占伊拉克总储量的四分之一。两伊战争时,美国为了自身利益而支持过伊拉克,有纵容战争贩子之嫌;而现在法国的反战,就没有为了自身利益而庇护暴君之嫌?

正如当年的两国革命,也有现实低调和理想高调之别。美国人说:我们只想摆脱英国的控制,在北美新大陆上建立“民有民治民享”的联邦制合众国;法国人则自傲地宣布:“美国的榜样作用只及于新半球,而我们的事业将惠及全球”。即便美国革命先于法国大革命,《独立宣言》先于《人权宣言》,但法国人仍然自我激励:“啊!法兰西,你不要去学习榜样,而要去树立榜样!”尽管,美国的建国之父中,杰弗逊也宣称人类解放的豪言壮语,但是,赴费城参与起草《宪法》的55人中的压倒性主流意见,则是北美新大陆的制度创建,而绝非解放人类的豪情壮志。但是,在法国大革命的诸英豪中,几乎看不到低调的革命者,从启蒙运动的诸位抒情大师到大革命的主要操盘手,无一不具有高歌入云端的救世情怀。

人类历史反复证明:道德高调的现实效果往往是:要么虚伪地愚民,要么真诚地制造人间地狱,最终让人类付出精神犬儒化和人权荒芜化的惊人代价。道德低调的现实效果是:使人正视人性的幽暗,并以相对较小的当下代价换取更大的长远利益。

2003年2月24日于北京家中

【刘晓波文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