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大洋两岸的绝食──有感于任不寐和杨建利家人的绝食

羊年春节,大洋两岸的几位中国人进行着同样方式的抗议和呼吁。

在中国,一位被中国政府阻隔的父亲,宣布48小时绝食——为那些冤死于极权制度的生命和那些身陷囹圄的良心犯,也为远在加拿大的妻女。这位孤独的抗议者和忏悔者名叫任不寐。

在美国,一位妻子、两位老人和两个孩子等九位亲人,宣布在中国驻美使馆前进行24小时绝食,为抗议中国政府无理拘押他们的亲人杨建利,并呼吁中国政府从人道主义出发尽快释放杨建利,也呼吁美国朋友给布什总统写信打电话,请求布什政府尽全力帮助杨建利获得自由。

春节,这一中国人最重视的传统节日,本该是家庭团圆的日子,也是一向重视家庭价值的华夏文化的最具象征性的节日。而在当今中国,却有无数家庭被专横而冷酷的权力所拆散。任不寐和杨建利的亲人们,正是无数破碎家庭中的一员。

任不寐的“除夕绝食宣言”在大陆的网站出现后,获得了许多人的支持,但仍然有流氓腔调的挖苦和嘲笑,比如:“这位任先生或许只是平时吃的太过油腻,借着过节消停消停而已,说不定他过几天写出的绝食后感还可做为养生保健的文章来读读”;“我明白了,原来任不寐是因为长期不能和老婆同房,一股邪火没地方出,所以才像疯狗一样见到共产党就咬,哈哈哈哈,憋的难过不会去找个妓女来消消火?就是自己躲到被窝里面打手枪也行啊。”(见《不寐思想论坛》)

这样的网络流氓,已经成为当下中国最丑陋的景观之一,无论发生怎样的悲剧,管他是哈尔滨火灾还是航天飞机陨落,他们都幸灾乐祸得失态,出言之恶毒阴损凶狠,决不次于毛泽东时代的咬牙切齿。而这,正是中国专制文化的新老传统毒化的结果:受迫害者以逆来顺受的奴性跪姿来显示迫害者的高高在上的主子威严,被视为古老东方的传统美德;丧失记忆、嘲弄良知和把玩冷血,也被阴谋政治和犬儒人格视为豁达潇洒;为了国家或民族的利益而杀人如麻,更会被御用化妆师包装成救世主般的英雄。

然而,那些执着地抗议政治迫害、关注受难者并以绝食来参与受难和忏悔的人,即那些既肯于扣问自己的良心、又敢于单独面对权力恐龙的个人,虽然,他们手无寸铁,只能以自己的身体受难为代价,但在他们舍弃了喂养身体的食物之时,人性的善良、正义、坚韧和温暖却充满了他们的心灵。正如任不寐的绝食宣言所说:“这不是什么壮举,而仅仅是一个父亲和丈夫、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在底线上无法再后退的一种选择。”

坚守住这条人性的底线,就能打开这房门,让亲人回家——无论亲人身处何方。

2003年2月7日于北京家中

【大纪元】2003.02.08
【议报】2003.0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