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除夕之夜:记住那些破碎的家庭

从1983年央视的首届春节晚会开始,每年春节前后,大陆媒体的热点里,少不了关于央视的春节晚会的炒作,何况今年又赶上20届这个整数。虽然近几年春节晚会的收视率直线下降,加之靠导演春节晚会起家的央视大腕赵安的腐败丑闻,春节晚会在公众中的号召力深受打击,但,不可否认的是,春节晚会仍然是盛世化装舞会的重中之重,且在流行文化和现代高科技的包装下,越发花枝招展,也越发媚态万千。也许是受到十六大上高调喧哗的“三个代表”的启发,本届晚会的导演也要把自己和13亿这个吓人的数字绑在一起。据媒体报道,本届晚会的导演说:要对得起13亿中国观众。潜台词不就是自以为能够代表13亿国人吗?这是典型的独裁话语,如同三个代表一样,根本不会征得民众的同意,就擅自自称代表国家和人民。其实,在中国的体制下,无论有多么庞大的人口,“人民”都只是一个抽象的数字,具体的利益大都进了权贵们的腰包,而无权无势的人民,除了作为统治者的驯顺工具之外,就要为争取主人的地位而受尽苦难和羞辱。虽然自改革开放以来,民众的物质生活有所改善,但仍然生活在独裁恐怖的阴影之下。

就算故妄听之,假定盛世晚会有13亿观众,那么,我想,这13亿中无论如何不会包括如下国人:已经熬过了十三个令人心碎的除夕之夜的六四难属们,王有才等几十位民主党成员及其亲人,众多法轮功学员及其亲人,杨子立和他的妻子陆坤,刘荻和她的奶奶刘衡老人,何德普和他的妻子贾建英,姚福信和萧云良等,闯关回国的杨建利、王炳章及其亲人,还有许许多多我不太熟悉的良心犯……

和中共政权相比,这些人除了拥有自己的信仰和言论之外,几乎一无所有,却被一个几乎拥有所有有形的权力、财富和专政机器的政权视为敌人。在中共高官表演与民同乐的政治秀之时,在央视的盛大化装舞会开播之时,在其他人都可以阖家团圆之时,他们却深陷牢狱,他们的亲人也在心狱中承受着恐怖政治的威逼,忍受着家庭破碎的煎熬。

还有人数众多的弱势群体,被权力滥用和玩忽职守而遭遇频繁的人为灾祸的人们,陷于生活困境的城市失业者,为了讨要工资而自焚的民工们……这个春节也不会为他们及其亲人到来欢乐,而只有怨恨、委屈眼泪、孤独和绝望。

小康承诺掩盖着巨大裂痕,恐怖的政权一年年地压制着来自破碎家庭的抗议,冷漠的人们一代代地旁观着同胞的受难和制度的罪恶……这就是中国的太平盛世!眼下,它正在被张艺谋的暴君美学点缀得浓艳而神秘,也即将被春节晚会的莺歌燕舞包装成流行甜点。

无论是手握重权还是腰缠万贯,也无论是学富五车还是时尚明星,更无论是基于怎样的理由,谁自觉幸运地赶上了盛世,谁就是在出卖人性而参与了独裁制度的共谋。

相反,无权无势也罢,一贫如洗也好,谁惦记着那些破碎的家庭,哪怕只是默默地为受难者祈祷,谁就是在坚守人性的底线。

2003年1月20日于北京家中

【观察】
【议报】2003.01.20总第77期

编者注:与20060129-刘晓波:除夕之夜,记住那些破碎家庭基本同名,但不是同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