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被两种红魔劫持的南北韩

当美国总统布什把全部精力集中于倒萨之战的时候,在核问题上一向处于被动防守地位的邪恶国家北韩,再次玩弄核讹诈的惯用手段,突然来了个“先发制人”,宣布北韩拥有核原料和恢复核开发计划,并赶走了国际原子能机构的人员,喊出“经济制裁就意味着战争”的黩武口号,以此向美国和国际社会要价,意欲为缓解内部危机而获得更多的国际援助。而金正日敢于无视国际社会的一致反对而嚣张地主动出击,他手中的王牌绝非反资反帝的共产主义理想,而是诉诸于南韩民众的反霸权反分裂的民族主义情绪。

半个世纪前,在世界上两个大的独裁者斯大林和毛泽东的支持下,朝鲜半岛被另一个独裁小兄弟金日成劫持,劫持的理由,在当时看来,很是冠冕堂皇和理想主义,那是民族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大合唱,但其主旋律却是臣服于斯大林建立全球红色帝国的指挥棒,分裂的南北朝鲜要统一在斯大林帝国的旗帜下。为此目的,由苏、朝、中联合发动了建立红色帝国的“圣战”,顷刻之间,南韩几乎就被并入斯大林的政治版图。而以美国为首的蓝色资本主义,则以联合国授权的武力干预中止红色帝国的武力吞并,从此使朝鲜半岛分裂为两大政权,高丽民族生活在两种截然不同的制度之下:北面的政治残暴和生活贫困一直持续积累到21世纪,仍然没有任何缓解的迹象;南面的政治体制改革和生活逐渐富足,在20世纪末就结出现代文明的硕果。可以说,没有自由美国的拯救,南韩人民将象现在的北韩人民一样,陷于共产极权的暴虐统治之下,成为被红色恶魔的巨爪劫持的又一个牺牲品。

然而,当金家父子在苏联、特别是中国的帮助下,最终取得了政权之后,便日益转向民族主义情绪的煽动,这种民族主义不仅是针对美国,更是针对其“生死之交”的中国。金家父子背靠苏联老大哥的撑腰,在政权稳定之后就开始了非中国化。金家父子一边把政权内部的亲中元老清洗干净,一边通过重翻中国曾作为朝鲜的宗主国历史旧帐,更通过窜改历史让民众忘记韩战的事实,把韩战重塑为金日成的一人之功,根本没有毛泽东和中国志愿军的份儿,为此目的而扒掉过志愿军纪念碑。正如毛泽东把中国现代史窜改成中共一党之历史一样。这真是报应,两个靠谎言生存的政权,一个在生命上经济上国际政治上付出了巨大代价的独裁大国,却被另一个被其拯救的独裁小国抹黑成一贯的邪恶帝国。

这样的历史已经足够戏剧性了,但在冷战结束之后,南北韩之间上演的推动民族统一的短暂历史就更具戏剧性:自由南韩和独裁北韩的统治者,为了各自的政治利益,居然闭口不谈两地之间的根本性制度差异,却不约而同地打出了民族主义的旗帜。南北韩之间在经济实力上的巨大落差,使金大中以强者的怀柔姿态提出“阳光政策”,并一厢情愿地率先访问了平壤,他的柔软身段在道义上征服了世界,赢得了诺贝尔和平奖。接着便是南韩政客们的一系列丑陋表演:先是郑梦准利用举办世界杯之机,煽动民族主义狂热为自己的来年竞选积累民意;接着是韩国举行总统大选,正巧在北韩核危机爆发和南韩反美大游行之时,候选人之一卢武铉利用民众的狂热反美情绪,在竞选时高举民族主义旗帜,发表了一系列反美言论,特别是反对美国对北韩的强硬态度,使华盛顿对平壤的强硬政策难以实施,也就等于是对金正日的强硬立场的最大支持。可以说,在如何对付无赖独裁者金正日的问题上,只要汉城和华盛顿之间的根本分歧继续存在,布什政府和国际社会就很难找到一个对付金正日的有效对策。而作为民主社会的南韩,只要国内的民族主义认同压倒了南北的制度之争,汉城与华盛顿之间在北韩政策上的根本分歧就难以弥合。

如此僵持局面的最大受益者,无疑是金正日个人,而最大的受害者,首先是已经苦不堪言的北韩百姓,其次是国际社会的防扩展的努力。事实上,从金大中提出“阳光政策”以来,金正日就一再违背诺言,甚至不惜在海上挑起军事争端。金大中主动前往平壤与金正日握手,而在金大中结束总统生涯之前,金正日决不会前往汉城握住金大中的阳光之手。因为在金正日腆着独裁大肚皮里,装得都是背信弃义的小阴谋小伎俩,从来就没有过信誉二字,对美国、中国也好,对南方的高丽同胞也罢,我们已经看惯了他的出尔反尔和翻云覆雨。在被布什总统指控为“邪恶国家”之后,金正日不断地以民族主义者的姿态向南韩喊话。现在,金正日一边发出令世界震惊的核讹诈,一边以前所未有的高调呼吁全体朝鲜人的民族认同。

被共产主义红魔劫持的北韩是丑陋的,被民族主义红魔劫持的南韩同样丑陋。去年,世界杯上的红海洋所掀起的狂热而狭隘的民族主义,已经制造了足球史上最丑陋的一届世界杯。现在,这种民族主义红魔发展到颠倒是非善恶的程度:在许多南韩人特别是青年一代的眼中,仅仅因为是异族,美国这个昔日的恩人和现在的南韩安全的保障者,正在变成邪恶霸权的代名词。而仅仅因为同族,北韩这个昔日的入侵者和现在的南韩安全的最大威胁者,却正在变成亲人。

金正日如此利用民族主义的目的,反美是真而推动和平统一是假,正如萨达姆不断号召整个阿拉伯世界联合反美一样,绝非为了阿拉伯世界的福祗,而仅仅是为了保住自己的独裁权力。在当今世界上,如果说,萨达姆是最好战的独裁者,那么金正日就是最厚黑的独裁者。难道独裁制度在世界范围内的失败已成定局的21世纪,国际社会还要以怀柔笑脸迎合独裁者的狰狞表情,向无耻的要挟妥协,使四面楚歌的独裁者继续为所欲为地翻云覆雨吗?难道在恐怖主义和独裁国家不断地利用极端民族主义来制造灾难之时,还要让独裁者躲进民族主义的避难所内,继续对内实施暴虐统治和对外威胁世界和平吗?

2003年1月9日于北京家中

【刘晓波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