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等:支持六四难属群体公开信──致中共十六届中央委员会的公开信

以丁子霖为代表的114名六四难属,于11月15日致信中国共产党第十六届中央委员会,重申自1995年就提出的解决六四问题的三项要求,以此作为难属群体和政府进行协商和对话的基础,希望新一届中共领导集体“着眼于国家、民族的未来,弃旧图新,改弦更张,对贵党历史上这一无法抹去的罪恶与耻辱作出认真的反思和忏悔,并以坦荡的胸怀、勇于承担后果的气度对此次事件尽快作出重新评价。”

我们认为:六四大屠杀已经过去十三年了,民间社会争取六四问题的重新评价和公正解决的诉求从未停止过,因为,无论在法律上还是在道义上,八九运动的正义性举世公认,而六四大屠杀的邪恶性也有目共睹。然而,中共政权至今还维持对八九运动的错误定性,还在拖延六四问题的公正解决,无疑是错上加错和罪上加罪。六四难属群体向新的中央委员会提出诉求,绝非下对上的乞求,更不是等待上对下的恩赐,而是受害者理应向加害者提出的正当要求,是公民的不可剥夺的权利,也是公民应尽的责任:为六四亡灵们及其所有受害者讨还公正,为伟大的八九运动正名,为争取国人的基本人权,为伸张普世正义。同时,难属群体这一善意、理性、温和的行动,意在推动中国政治制度的和平转型,也是对中共新一代领导人能够具有现代政治文明的素质,寄予希望。

在敦促中共纠正错误、追究罪责和还公道于民的民间运动中,毫无疑问,六四难属群体做得最为出色。这个由伤残者和失去亲人的父母、妻儿所组成的群体,在极为艰难和充满人身风险的情况下,为六四受难者及其家属争取国内外的人道捐款,收集六四死难者的证据证词,始终如一地坚持着见证历史和寻求正义的诉求。尽管这一群体在六四血案中付出了最为惨重的代价,但是他们向中共政权提出的正义诉求始终本着如下精神:以爱心融化恩怨,以理性约束愤怒,以善意化解恶意,以和解缩小鸿沟,以勇气呼唤良知。他们从未采取过激进的行动,从未提出过激的要求,也从未使用过咬牙切齿的言词。相反,他们所做的一切和始终坚持的三项要求,皆合法合理合情。这种高贵之爱、这种清明之理性,这种持之以恒的韧性和勇气,实为践行社会良知的楷模,是中国民间社会中最可宝贵的道义资源,是中国转型得以和平有序进行的健康力量之一。

正因为如此,以“天安门母亲”命名的六四难属群体才赢得了世界性的尊重、支持和同情,从1994年到2000年,以丁子霖老师为代表的难属群体荣获了一系列“人权奖”:1994年获美国民主教育基金会的杰出民主人士奖,1995年获格利莱兹曼公民成就奖和纽约科学院的科学家人权奖,1996获万人杰新闻文化奖,法兰西自由基金会的记忆奖,1998年获瑞士自由与人权基金会奖,1999年获意大利亚历山大兰格基金会奖,2000年获第二届世界民主大会颁发的“民主勇敢奖”而且,2002年,“天安门母亲运动”还获得了角逐诺贝尔和平奖的提名。

在中共执政的历史上,自发的八九运动所形成的广泛民间动员实乃前所未有,运动的理性与和平为中国的政治民主化提供了和平演变的绝佳时机。尽管八九运动被残酷镇压,但是这个巨大的历史创痛却始终存在,所积累的民意资源也决不会随时间的流失而消耗殆尽。鲜血未干,伤痛未愈,民心未死,八九精神永存,乃不争的事实。遗憾的是,直到目前的中共领导层都没有顺应大势所趋和民心所向,与开创历史新纪元的大好时机擦肩而过。

在此次中共的权力交替完成之后,与“六四”血案有直接牵连的中共领导人已经相继去世和离开决策层,减少了解决六四问题的高层阻力。既然中共第三代也承认“民主、人权是人类的共同追求”,十六大报告又提出建设“政治文明”的任务,没有历史包袱的中共第四代理应珍惜“六四”所积累的丰厚民意,克服政治上的保守和短视,让这笔厚重而珍贵的政治遗产变成开启中国政治改革的动力。中共政权应该在敬重生命和尊重民意的基础上,与民间展开合作,着手解决六四问题,哪怕是极为慎重而策略地分阶段进行,比如,采取只做不说的策略,从不露声色的低调解决开始,暗中补偿难属群体,在小范围内开始与难属群体的对话,逐步让六四后被边缘化的各界人士回归主流,允许流亡人士低调回国,停止对民间异见者的压制……等等,即便只进行其中的一、二项低调改革,也能够在政治上和道义上凝聚起民间资源,充分动员从下到上要求政治改革的民意,并能获得国际社会的广泛支持。

其实,中共高层也清楚:六四血案,是绕不过去的大问题,是中共政权的沉重包袱。否则的话,干嘛每逢六四都草木皆兵,干嘛对难属群体和六四人士进行防范打压,干嘛要长期软禁前总书记赵紫阳。解决六四问题,将是从体制上消除恐怖政治的开始,是使全体国人包括执政者们免于恐惧生活的开始,毫无疑问,也是中共政权摆脱合法性危机的开始。只有免于恐惧,每个中国人才能够获得自由、权利和尊严,才能重塑民族精神和政权合法性,中国才能转型为受到真正尊重的文明国家。

与其在每年的六四祭日里陷于严加防范的恐惧之中,延续老罪恶并制造新罪恶,不如通过尽快解决六四问题的明智决策,打破政治改革长期停滞的僵局,解脱恐惧并开创历史;与其回避和掩盖历史事实,不如在查清事实的基础上解决问题;与其仍然囿于敌人意识,不如借此良机发起民族宽容的运动,彻底结束阶级斗争的残余影响,开启社会和解的局面,进而让世界看到一个没有政治恐怖的中国。

可以说,解决六四问题,将使中国的社会转型超越20多年的跛足改革而进入新时代。

基于此,我们支持六四难属群体的正义诉求,并呼吁海内外的良知者伸出你们的声援之手。

签名者:刘晓波、包遵信、茅于轼、贺信彤、赵达功、东海一枭、赵诚、余世存、廖亦武、余杰、张祖桦、浦志强

【北京之春】2003年1月号(第116期)-中国政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