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法轮功与人权意识的普及

在中国特定的国情下,凡是争取人权和自由的民间言行及其运动,皆要付出严酷的代价。但是,正如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一样,世间也不会有白付的代价。每一次,政权对民间的和平运动的暴力镇压,在使民间付出惨重代价的同时,也必然使政权付出同样沈重的代价,即政权合法性的急遽流失。更重要的是,民间被迫支付的巨大代价,决不会只是负值,也会得到相应的回报:用付出鲜血和失去自由的代价,唤起民间人权意识的更为普及的觉醒。

八九运动留下的多方面政治遗产之一,就是造成了中共政权合法性的动摇和国人人权意识的觉醒,也引起了国际主流社会对中国人权状态的持续关注。血腥屠杀的人权灾难也唤醒了国人的良知,钢铁坦克推倒了自由女神像,却把自由的纪念碑树在了人们心中。六四后,尽管政治改革全面停滞,但是民间人权运动却持续不断,几乎当局制造的每一人权灾难,都能引起民间反对运动的或大或小的反弹,以集体签名的方式抗议当局迫害人权,已经成为大陆持不同政见运动的常态。“天安门母亲运动”就是人权意识觉醒的最具象征性的代表。近几年,对人权问题的关注也开始向非异议人士之外的群体延伸。

六四后,一方面,反自由化反和平演变成为政权打压异见的着力点;另一方面,中共又企图以煽动民族主义来重建意识形态合法性,弘扬传统文化的大气候,给了民间的气功热及组织得以空前发展的合法性。如果当局采取柔性招安和适当引导的策略,对于稳定第一的政权利益来说,其社会功能将是利大于弊。然而,独裁制度的僵化暴虐和江泽民个人的权力恐惧,却把本来有利于社会稳定的法轮功硬是推向了敌对的位置,制造了又一起举世瞩目的人权大灾难,使法轮功运动上升为反暴政、争人权的反抗运动。

由于法轮功群体大都是普通百姓,中共的镇压,也使人权意识的觉醒由知识阶层迅速向更广泛的群体传播。在没有横遭劫难之前,这些普通百姓并不了解和关心人权问题,但当他们本身突然遭到迫害之时,亲身经历必然唤起其人权意识,促使他们为保护自己的人权而抗争。在严厉的镇压下,法轮功信徒坚持至今的反抗,不但使中国的宗教迫害引起了世界性的关注,就连中共官员和执行镇压任务的警察们,在私下里的议论中,也不能不对坚韧执着的法轮功信徒表示钦佩,对高层的镇压指令表示厌恶。

现在,当局对法轮功的大规模镇压,取得了事态平息的表面效果,但是以法轮功的国际化程度和信徒们捍卫信仰的坚韧顽强而言,官方的打压政策实际上已经失败。正如当局镇压八九运动的效应一样,暂时的表面胜利导致的是长远的实质失败──政权道义合法性的瓦解。

2002年12月19日于北京家中

【大纪元】2002.1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