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法轮功与价值多元化

改革20多年,中国的社会结构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毛泽东时代的一元化整体国家日趋瓦解,而多元社会的雏形已经凸现。具体到政治、经济和文化这三大子系统,经济上的利益大分化催生出利益主体的多元化,文化上的趣味大分化导致价值多样化,二者共同推动着整个社会的多元化发展。然而,由于中共政权的自私、短视和保守,唯独政治上的一元化依然如故。于是,社会结构出现了日益加深的裂痕,即社会多元化的自发发展与政治结构及权力的人为一元化之间,形成了日益尖锐的冲突,各种深层危机的持续积累和人权灾难的频繁发生,皆是独裁政治的一元格局所致。

文化上的价值多样化与政治上的意识形态一元化之间的尖锐冲突,在世纪之交的最典型案例就是当局与法轮功之间的镇压和反镇压。这一由民间自发价值观与官方钦定意识形态之间的跨世纪之战,最终演变成信仰自由的公民权利和不准信仰的一党强权之间的最惊心动魄的斗争。最初的法轮功,只是强身健体和心灵安顿的准宗教信仰,但被中共强行定位邪教之后,就变成了为坚守自发民间信仰而反抗官方意识形态垄断权,进而转化为对信仰自由思想自由言论自由结社自由的政治诉求,而江泽民政权几乎动用了全部专政机器和舆论机器进行镇压及抹黑,造成了令世界瞠目结舌的人权灾难。

也就是说,法轮功运动的顽强反抗和中共政权的持续镇压之间的冲突,再次把政治一元化不适于价值多元化的醒目弊端凸现在世人面前。价值观多元化必然要求信仰、思想、言论和结社等自由权利,而要建立一个保障此类自由的制度,就必须要改变现行的一元化政治结构,改变政权对文化价值及道德标准进行垄断控制的霸道作风和教主心态。

江泽民在全力镇压法轮功的同时,又提出了“三个代表”并于十六大写进党章,但是,无论“三个代表”被吹捧得多么天花乱坠,也无论御用知识精英们如何学术化地论证其先进性,“三个代表”也只是维持陈旧的意识形态一元化的新包装,并没有改变中共独裁的霸道性质──未经被代表者同意的强制代表。而在现实中,这种一元化的强制代表与多样化的价值取向完全是背道而驰,沦为自说自话的自欺欺人。

打不死和压不垮的法轮功,向国人昭示着大势所趋的未来:在价值多元化的日益发展的民间压力下,中国政治的一元化结构已经到了非改不可的程度。

2002年12月18日于北京家中

【大纪元】2002.1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