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党票保障不了财产安全

中共十六大闭幕后,议论最多的主题有二,一是江泽民连任军委主席,二是私营老板入党和私有财产的安全。就我的阅读范围而言,媒体并不真的关注前一个问题,只是奉命行事而已。因为,那是黑箱内的权力分配,百姓和媒体就是想关心想参与,也根本找不到门儿。

私有财产的安全

人们更关心后一个问题,因为这与每个人的切身利益息息相关,特别是发了财的富人们尤其关注,媒体也自然格外重视。看看这些天的各类媒体,关于私有财产安全的讨论随处可见,我就看到起码不下几十篇这类文章,有的是中共官员的宣讲,有的是采访私营业主,有的批判现行产权制度的弊端,有的是分析产权改革的前景,有的回顾私营经济发展的历史……等等。主流媒体和中央派往各地的十六大宣讲团,自然是为三个代表大唱赞歌,重点凸出富人入党的意义。歌词是:民营经济终于从“夹缝”走入“阳光地带”。感谢党中央!感谢江主席!

我认为,官方主流媒体强调富人入党是进入“阳光地带”,对于私有财产的安全而言,实在是文不对题。这些年的经历已经证明:自上而下恩赐的政治地位的提高,只有荣誉上的表面风光,而在财产保护上并没有实质作用。那些瞬间消失的大富翁们,大都曾经在政治上有过耀眼的光环,但是,无论是人大代表还是政协委员,无论是劳模还是慈善家,无论是老党员还是新党员,这些政治光环并没有保证他们的财产和人身的安全。只要是政权作秀和内部权争的需要,连政治局委员陈希同都可以下大狱,就别说区区资本家了。中共政权想让你发财你就随便发,可以全无顾忌;不想让你发财你就歇了吧,即便你自以为神通广大或清白无辜,因为权力和把柄都攥在党魁手中。

邱继宝是十六大浙江省代表团中唯一的私营企业家代表

黑箱作业与腐败

私营经济的地位是否真正提高,私有财产能否真正安全,与其争着入党,不如全力谋求对私有产权的宪法保障。所以,那些具有民间倾向的媒体(如《南方周末》、《21世纪经济报道》、《经济观察报》等),那些自由主义的经济专家和法律专家,全国工商联的负责人,在十六大后对三个代表的解读,重点是论证产权改革的必要性和迫切性,呼吁加快产权改革的步伐,主张通过修宪、起码是通过单独立法来明晰产权。最近传出,人大正在讨论《物权法》,实际上就是如何用法治来保护私有财产。

法治保障的产权,不仅是在法律上明确私有产权和公有产权的界限,给予私产和公产以平等的地位,而且在中国特定的国情下,更要紧的是在法律上明确剩余的国有资产如何处置,这才是真正的大问题。因为,在近些年事实上的国企改革和私有化同时进行的过程中,权贵们通过黑箱作业疯狂瓜分国有资产的贪婪,已经到了不择手段的地步,掌勺者私分大锅饭已经成为国有资产重组的惯例,其中的腐败之严重比行贿、贪污、走私或偷漏税更可怕。金融黑洞、股市黑幕、大量失业和社会保障严重不足等社会问题,皆与极少数掌勺者私分大锅饭和国有资产严重流失有关。那些特权者及其家族们的发家致富,根本不用像白手起家的私营老板那么辛苦,中共的所谓“国有资产”,对于权贵们来说无异于现成的金山,几个公哥儿经过讨价还价,商量好了瓜分方案,各人往自家里搬就是了。

当下中国,市场化和私有化,带来的是强盗式和裙带式相混合的资本主义,财富的再分配没有起码的社会公正可言,平民百姓是不公正分配的最大受害者。所以,在十六大明确了国有资产的分级管理和必然减持的情况下,如何在法律上清晰界定国有资产的产权归属,不使产权在实际上变成“代理人所有制”,而与名义上拥有产权的国民们毫无关系;如何通过立法来规范和监督国有资产的管理;如何保证在剩余国有资产的重组、减持和私有化的过程中,做到公正和透明,做到惠及国民(特别是弱势群体);如何遏制强盗式裙带式资本主义的迅猛发展的势头,才是进一步产权改革的难点。

到了这一步,就不再是单纯的产权改革了,而是直接涉及到国民的政治权利问题了。因为,没有任何政治权利的国民,如何能够制约和监督大权在握的权贵们在黑箱内分赃?没有有效的制约和监督,根本无法保证国有资产再分配的透明和公正。所以,保证产权改革的公正性,必须以相应的政治民主化为前提,还产于民的公正取决于还政于民的改革。

在此意义上,一再被中国精英们贬低的苏东式“休克疗法”,尽管在经济效益上有所损失,但在社会公正上却成绩斐然。俄罗斯人宁愿承受暂时的效率损失,而决不愿意回到没有人权的奴役时代——哪怕是衣食无忧!正如俄罗斯当红作家柴卡蒂斯维利所说:过去十五年来,“俄国这场进化的最宝贵产品是人的尊严。”

【BBC】
2002年12月18日 格林尼治标准时间14:52北京时间22:52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