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网友的关切让我感到温暖──波致茉莉的一封信

茉莉:

你转来的帖子我都看了。无论是肯定还是批评,这些都是对我的激励,让我感到温暖和振奋。让我更有理由乐观:中国人作为“每一个人”,过上免于恐惧和有尊严的日子不会太远。甚至每天生活在严密监控之下的生活,反而对中国的前途抱有乐观的信心,因为我从和那些警察们打交道的经验切实感到,这个非人的政权是心虚的,连它的专政工具说起话来都无法理直气壮。

80年代,我就激进,我清楚自己的职责和界限在哪儿,我只是诸多声音中一种。庆幸的是,我认为自己始终如一地坚持自由主义价值观并努力用行动去履行之。我是认为:凡是活在中国土地上的人,不敢对或不愿对最大的强权──一党独裁──说不,对发生在身边的人权灾难和各种不公正视而不见的知识份子,就没有资格去批评西方的弊端。再说,对西方弊端的反思性批评,西方人做的比我们不知好多少倍,这类着作国内的翻译至多,大有看不过来之忧。到目前为止,就我见过的此类批评而言,中国人的批评水准从未超过西方人的自我批判。

现在,对中国知识界的最大考验,不是专制的铁腕,而是独裁者的利益收买,是自上而下的恩赐,是罔顾人的自由的跛足发展。中国最大的人权问题有四:一是户籍下受了50年歧视的农民,至今仍然没有平等的国民待遇,对自己祖祖辈辈生活于其上土地没有所有权。为农民争取平等的权利和土地所有权,乃是最大的善政;二是“6.4”亡灵及其家属的冤屈至今未得到伸张,与之相关的持不同政见人士仍然受到迫害;三是法轮功学员们受到的迫害,必须为废除“邪教法”而奋斗;四是失业下岗者没有得到公正的补偿,必须为争取公正的财富再分配而发言。

至于我自己,既然决心选择了努力活的真实而有尊严,也就必须有承担一切后果的勇气和责任感。因为我相信,个人责任没有替代品。

在学术上和思想创造力上,在我读研究生时就已经有了足够的谦卑,在人文领域,那些大师对我来说是不可逾越的思想高峰。我对自己的期望,只是能把他们的思想发现化为自己的血肉,并致力于在这块苦难的土地上活的真实而有尊严。

我珍惜每一点善良,对网友的关切真的诚惶诚恐。无以回报,就把80年代我为自己的三本书写的后记给网友们看看。这些文字,即便是现在看来,也比较准确地反映了我对学术在当代中国的命运以及我自己的自我定位的想法。从中也能看到我之所以走到今天的个性因素。

再次谢谢诸位网友!

刘晓波

2002.11.17

【刘晓波文选】

编者注:与本文有关的是“刘晓波:《中国政治与中国当代知识份子》后记”,(1989年3月于纽约)〔茉莉提供〕
另外能够查到的仅有的两篇后记是:19870400-刘晓波:《与李泽厚对话》后记
19880707-刘晓波:《审美和人的自由》后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