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破船”驶向何方?

为江泽民时代树碑立传的十六大正在举行,十六大报告也颇有江泽民自我吹捧的味道。其实,这种个人崇拜的舆论造势,早在1999年的中共执政50年庆典之时已经全面展开,不仅是中共主旋律的硬性灌输,还有通俗的娱乐文化对民众的软性同化相配合。一系列收视率颇高的帝王戏,以奴才“该死”衬托出“圣上英明”。后现代的高科技传媒演绎着前现代的大辫子奇观;一系列《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式的市民戏,对知足常乐和为党为国分忧的宣扬,用“小康快乐”烘托出“太平盛世”。

“破船论”

最近,中央电视台在黄金时段刚刚热播完连续剧《省委书记》,提出了着名的“破船论”:现在的中国国有企业,象一艘濒临沉没的破船,“三个代表”就是执政党为了免于破船的沉没而做的努力。尽管中共要代表最广大人民的利益,但是严峻的现实是,为了拯救国企,只能让一部分民众做出下船的牺牲,也就是大量的失业现象实为不可避免,是为修好破船必须付出的代价。党和国家向民众保证,决不会忘记为修船付出代价的民众,下船只是暂时的且会得到补偿。一等到这条破船基本修好,党和国家就会把下船的人们重新接到船上来,一起开始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远航。

真要佩服为现行体制辩护的精英们这种形象化的宣传。通过荧屏上的省级官员之口来演绎“三个代表”,通过主题歌中不断反复的歌词暗示继往开来的领路人江泽民。把精英同盟为两极分化和大量失业进行辩护的“代价论”和“奉献论”形象化为“破船论”:与其大家都挤在破船上等待葬身大海,不如让少数精英们留在船上而让大多数底层民众下船,以保证大船的继续航行。这种宣传效应,远胜过主流媒体的主旋律高调灌输。

“末班车”心态

然而,最为可悲和最具破坏性的是政治机会主义,即便为“稳定第一”和“效率优先”做倾力辩护的精英们,对一党独裁之下的稳定秩序,也不是发自内心的信仰,而仅仅是基于既得利益的短期行为。他们在体制内部,也深知稳定秩序有好坏之分,既了解独裁秩序的野蛮及其稳定的脆弱短暂,也知道自由秩序的文明及其稳定的牢固长远。

他们之所以为坏的稳定秩序辩护,只是因为这一秩序给了他们特权和资源优势,可以把坏秩序的稳定作为个人发财致富的工具,然后再把受惠于坏秩序的财富转移到西方好秩序之中。他们普遍地怀有最下流的末班车心态,普遍地奉行机会主义的生存之道,即“我发了大财且安全上岸之后,管他洪水滔天。”

在秩序还稳定之时,他们毫无顾忌地掠夺财富,直到在耗尽所剩无几的能源,直到掠夺尽最后一块铜板;他们同时也肆无忌惮地败坏人性,直到瓦解掉最后一道道德防线。而在社会稳定即将崩溃之前,这些发了大财的极少数人将弃船而逃向大洋彼岸,远离了这个坏秩序,只留下此岸的巨大废墟和彻底绝望的民众。而他们,在大洋彼岸的好秩序之中,一边安全地享受着从坏秩序掠夺来的巨额财富,一边欣赏着那些无路可逃的绝大多数在危机的总爆发中覆灭。也许,他们还会发出幸灾乐祸的感叹:终于逃出了世界上最大的地狱,多么令人震惊!

事实上,这种极端自私、无耻和冷酷,并非未来的道德图景,而是当下的道德现实:大陆每年向西方转移的几百亿美圆的资产和权贵家族成员的大量移民,说明了他们早已为沉没之时的弃船而逃做好了准备!刚刚接班的中共第四代,将如何拯救江朱体制移交的这条破船,只能拭目以待。

【BBC】
2002年11月13日 格林尼治标准时间15:21北京时间23:21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