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面对“超限恐怖”

美国911祭日刚刚结束,人们仍然沉浸在悲痛和恐惧之中,人类又迎来了一个恐怖的十月。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一连串恶性恐怖事件接连发生,美国的连环枪杀案,印度尼西亚巴利岛大爆炸,菲律宾的多起爆炸案,以色列的人肉炸弹再次引爆……坐在电视机前惊魂未定的人们,又看到了发生在俄罗斯首都莫斯科的恐怖绑架案,50个车臣恐怖分子劫持了近千个平民人质,并以这些平民的生命为筹码向普京政府提出政治要求──车臣独立。

美国被恐怖分子偷袭时,在中东、亚太、欧洲、美洲,甚至在美国本土,几乎世界的每个地区都有人幸灾乐祸,也有许多人在哀悼死伤的平民的同时,也为恐怖分子进行辩护。他们会列出种种理由,什么反对美国霸权和中东政策呀,弱者的绝望反抗呀,争取民族独立呀,不公正的国际秩序造成的贫困和仇恨呀……但是,印度尼西亚和菲律宾不是美国,恐怖灾难的受害者主体也不是美国人,车臣恐怖分子针对的更不是美国。这说明,恐怖主义的威胁,没有国界,无分种族,它可以在任何地点任何时间针对任何平民,也就是针对人类文明和人的生命本身。

同时,声称为信仰而战的恐怖主义,实际上也没有信仰的界限,伊斯兰原教旨恐怖主义的信仰,与其说是伊斯兰教,不如说是对暴力的非理性崇拜,即以纯洁“信仰”为理由,而不择手段地实施强制,而以殉信仰的自杀来杀人,并由小范围的暗杀扩张到大规模的屠杀。无论以何种理由,也无论其理由多么值得同情,只要是针对无辜平民的恐怖活动,就再也没有任何理由可以为之辩护,信仰不是理由,贫困不是理由,民族独立也不是理由。因为,这类恐怖活动与纳粹暴行一样,是不分青红皂白对无辜平民的纯粹屠杀,已经践踏了人类的伦理和理智的底线,是不受任何道义和技术的约束的“超限”恐怖。

在古代的野蛮时代,人类还奉行丛林法则,每个民族都曾有过无规则约束地为所欲为地使用暴力的历史。但是,由于野蛮时代的技术水平极低,暴力的使用即便没有伦理或法律的约束,也有技术上的界限,因而其破坏性和毁灭性也相对有限,无法达到现、当代的“超限暴力”。当代恐怖主义的可怕,乃在于它的彻底“超限”,恐怖分子在实施屠杀前,大都要进入一种疯狂的嗜血状态,即超越任何法律的道德的理智的约束,也超越每个人对自己生命的珍惜,可以利用任何高科技手段发动令人难以想象的大规模屠杀。

如果人类不主动出击,不先发制人地对恐怖主义实行有效的打击,在劫持民航客机制造了911灾难之后,下一次,很可能就是更可怕的核武器和生物武器的恐怖灾难!

2002年10月26日于北京家中

【大纪元】2002.10.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