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中共十六大综合症(版本2)

独裁体制的权力痉挛

中共政权的独裁性质,决定了它的每一次高层权力交替,都将引发权力痉挛并造成全社会的病态综合症。在毛泽东和邓小平的强人时代,权力痉挛主要表现为政治强人本身的恐惧,担心接班人是野心家,企图夺权篡位,最终把莫须有的罪名强加于接班人身上,出尔反尔地把储君废掉。

现在,中共的强人时代已经结束,权力痉挛也呈现出新的特点,高层核心的权威不足必然引发更激烈的权争,尽管残酷性有所降低,但其痉挛的性质与强人时代没有根本区别。随着中共十六大会期的确定和日益临近,权力之痉挛和由此引发的社会综合症正处在大发作时期。

无尽的猜谜游戏

症状之一:让外界陷于无尽的猜谜游戏之中。北戴河会议结束之后,未来高层人选和权力分配,仍然是个谁也猜不透的大谜。党控媒体把迎接十六大的新闻炒得沸沸扬扬,拉出各界人士表达效忠,但对于十六大的人事安排却只字不提,民众也只能再闷声等待两个多月。而境外媒体除了大胆猜谜之外,对真相的探究也无能为力,只是把猜谜的重心转向了江泽民的去留。

处于谜底核心的江泽民,一会儿说要“乘风归去”,一会儿又说“总书记任期党章上没有年限规定”,玩得媒体左顾右盼,莫衷一是。造成这种扑朔迷离的局面的总根源,是独裁政治的信息封锁和统治黑幕。中共政权得以维持的惯用手段之一,就是高层决策的黑箱运作。

超常的歌功颂德

症状之二:逼迫全国进行超常的歌功颂德。尽管江泽民在一九九九年中共执政五十大庆上,已经不惜劳民伤财,竭尽全力地树立个人权威,但是中共党内以及社会各界对此多有批评,对“三个代表”的质疑也不断出现,说明江泽民还不具有一言九鼎的权威。所以,除了依靠专政机器和党内纪律对异见进行打压之外,剩下的就只有发动主流媒体的歌功颂德了。十六大召开的日期一经公布,媒体上便是无穷无尽的效忠表态和伪造的民意支持,令人恍如回到致敬电满天飞的毛泽东时代。

其实,这样的媒体献媚轰炸早在十六大会期公布之前就开始了。由江泽民的“5.31”讲话发动,接着是各界各级的劝进表态、军方的不断拥戴和主流媒体的紧跟追捧,形成了全力为江核心执政十三年评功摆好的大合唱。高级智囊们也恰逢其时地为江核心树碑立传,有人露骨地称江泽民是雄才大略的政治家,有人用貌似学术的语言力挺江核心:江泽民的权力之巩固已经无人能够挑战,并且公开承认“三个代表”标志着政治精英、经济精英和知识精英的结盟的巩固。为江学说的造势远远超过当年的邓理论,“三个代表”天天讲时时讲,“与时俱进”人人讲处处讲。中央电视台在“新闻联播”的黄金时段,每天都把大量时间让给“三个代表在基层”的特别报道,恍如回到“活学活用”的毛时代。唯一的不同是,毛时代的人活学活用毛思想,是为了立竿见影地进行阶级斗争;而江时代的人活学活用江学说,是为了立竿见影地发财致富。电视新闻中的一位农家妇女献给十六大的礼物居然是:我今年挣的钱要比去年翻番。

权力恐惧导致镇压加强

症状之三:草木皆兵的权力恐惧导致了镇压力度的加大。独裁政权先天具有权力恐惧症,在合法性急遽流失的时期就更为惶恐不安。六四之后,“稳定压倒一切”成为中共执政的核心目标,而“政治敏感时期”也随着不断的镇压而日益频繁。六四敏感、与法轮功相关的日期也敏感,各类重大节庆活动更敏感。当下,最敏感的自然是“十六大”。中宣部发出多达三十二条禁令的严厉通知,公安部要求坚定不移地把维护国家安全和社会政治稳定置于当前各项工作的首位。对难以管制的互联网,中共先是借一场纯属刑事纵火犯罪案,把全国二十多万个网吧几近于赶尽杀绝,接着出台了《互联网出版管理暂行规定》,企图将最难控制的个人网站一网打尽,并要挟着名网络公司进行自我审查,就连境外的YAHOO也签署“网络自律协议”。以前通过代理服务器能够打开的境外网站,现在也无法打开,一些个人的hotmail信箱也无法进入。甚至连着名的搜索引擎google和美国某些大学的网站也在封锁之列。正如一位网民感叹道:“google在国内被封锁,令人发指!”

症状之四:全社会在无所事事的等待中休克。民众无法决定自己的命运和国运,而只能被执政党的寡头集团所决定。谁坐第一把交椅只是中共的私事,不要说十几亿百姓无权过问,就是六千万党员又有几人能有发言权!

民间希望第四代开创新局面

所以,在十六大的换代完成之前,国人除了在仰视中猜测中焦虑中等待之外,已经无事可做,各级官员谨言慎行,各级政府搁置所有新计划和项目审批,各媒体和出版社压下敏感稿子,民众和精英也大都自觉保持低调。但是私下里人们都在问:下一个皇帝究竟是谁?大家希望老人帮全部退下,特别是江泽民能为中共退休体制开创一个真正废除终身制的先例;希望胡锦涛和温家宝成为第四代核心,李瑞环也以年龄优势出任人大委员长并留任政治局常委;更希望换代后的新权威能够开创真正的后邓时代,纠正跛足改革和打破政治坚冰。尽管这种民间希望,仅仅是一厢情愿且很渺茫,但国人仍然把中国政改的希望寄托在第四代可能出现的不同于第三代的变化之上,寄托在第四代中出现戈尔巴乔夫式或蒋经国式的人物。

这敏感期权力痉挛所造成的社会综合症,是中共独裁统治的末世景观,也是后极权中国的典型特色。

【动向】杂志2002年9月号

另一版本:刘晓波:中共十六大综合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