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杨建利──中共交易的又一筹码(上)

中共逮捕杨建利,除了官方的简单证实之外,再无任何消息。不要说控罪的名义或起诉、审判的程序,就连具体的关押地点都讳莫如深;不要说杨建利的妻子想来北京探望丈夫被拒,就连代理律师也无法得知进一步的消息。换言之,不要说中共尊重杨建利的起码权利,就连自己制定的恶法也不遵守。

与李少民、高瞻等人的“间谍案”相比,杨建利的命运似乎更为不妙。因为,一,李、高二人的罪名完全是莫须有,而杨建利毕竟使用了假证件——尽管这是不得已的自我救济和对恶法的反抗——给了中共安全部门以口实。二、李、高等人被控间谍罪时,由于撞机事件的影响,中美关系正在低潮时期,双方都要进行缓和与修复的努力,“放人”乃为中共最惯用的交换筹码。而现在,911后的中美关系进入相对稳定的时期,美方的放人要求并不强烈,中共也就不必太着急。三,中共十六大召开在即,高层正忙于权力分配之争,就连陈水扁高调挑战中共,使出“一边一国”和“公投立法”的激将法,中共高层都无暇顾及,何况杨建利以及其他受到国际关注的人权个案。四、现在,国际舆论关注的热点也是中共高层的换代权争,人权问题暂时处于舆论关注的边缘。而没有足够的国际压力,中共内部并没有改善人权的动力。

然而,以中共近年来惯用的外交手法来推测,江核心也不会长期监禁杨建利,只是这个政治人质的抛出需要精打细算,使交易所获得的政治利益最大化,所以,中共要在自认为的关键时刻才能出手。直到现在,中共对杨建利案如此讳莫如深,绝非因为抓住了真正的“罪证”,而是另有所图。如果只用“假证件”来定罪,杨建利至多适用于中共的行政处罚条例,而不适用于吓人的刑法(颠覆罪等);如果给杨建利加上其他更严重的罪名并对外公布,无疑会引起美国及国际舆论的新关注,还不如这样无声无息地冷处理。江泽民10月份访美,小布什宣布将邀请江主席来德州农场吃烤肉,也说不定,美国已经得到了某种人权的承诺,中美的人权对话不是即将举行了吗。即便没有,等江泽民和小布什第三次见面,如果江谋求连任能够得到小布什的默许,或美国承诺在台湾问题上不支持“台独”,只要二者得其一,只要小布什在会谈中提到杨建利名字,杨建利就有可能作为回报之“礼物”送给小布什。

江、朱一贯的亲美态度,使一系列中美冲突得以低调解决,也许是江、朱体系最明智的决策了。但是,国内巨大的民族主义狂热的压力,也使江核心在表面上不能对美国过于软弱。于是,抓有美国背景的人当作外交人质,成为中共要挟美国新政府的又一张王牌。经过反反复复的讨价还价,大多数被中共逮捕的有美国背景的大陆人先后获释,而每一次放人,中美关系及其人权对话也有了新的开始。

这分明是无赖行为,无论捉放都是一种下流敲诈,却戏剧性地演变为中共向美国表达善意的外交惯例,成为缓和中美关系屡试不爽的杀手锏,如同劫匪为了缓和与强大远邻的关系,用绑架了人质的野蛮手段进行要挟和敲诈,而国际主流社会又在无奈中接受了这种下流做法,成为正规国际关系之下的潜规则,成为普世人权原则之外的另一套外交语言。实际上,这就等于独裁者在玩弄《联合国宪章》、《世界人权宣言》及其国际公约,玩弄以推进全球民主化和捍卫普世人权为己任的自由国家。换言之,当道义合法性无力支撑中共政权之时,政绩就成为中共政权合法性的主要来源,大陆上的所有事和所有人,都可以作为中共自我炫耀政绩的资源,都是中共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维持一党政权——的交易筹码,即便明明是践踏人权的行为,也可以成为政治交易的王牌。经济增长、扶贫工程、希望工程是中共的卓越政绩;村委会选举是中共进行民主建设的杰作,并请来美国前总统卡特为农村基层民主作秀;费改税是减轻农民负担的又一大善举,即便阻力重重无法推行仍然是为了农民;严刑峻法的反腐败显示了中共建立廉洁高效公务员制度的坚定决心;妥善化解撞机危机是第三代领导核心成熟地驾驭国际风云,加入WTO是中共对外开放姿态的充分显示,申奥成功证明了国际社会对中共政权的高度认可,释放美国点名的政治犯是中共改善人权、向国际社会表达善意的努力;与俄罗斯的结盟和重提对无赖政权朝鲜的战斗友谊,是为了加强与美国对抗和讨价还价的外交筹码:“七一讲话”之后对“三个代表”的疯狂造势,是为了重建中共的合法性和民意基础的伟大理论创新……

按照中共的逻辑,没有中共就没有新中国,一切成就都归功于中共,任何可能的威胁所导致的最可怕结果先是“亡党”,接着才是“亡国$”。这样,党不但被等同于国,而且高于国家,也自然高于民族和人民。党在国在,党亡国亡,国亡族亡、族亡民亡,中国就是中共一党的私产,民众就是中共的人质。当年,毛泽东为了争当社会主义阵营的领袖和阻吓美帝国主义,放出不惜牺牲三分之一中国人与美国打核战争的狠话;邓小平也用放纵中国人向西方偷渡移民来要挟西方国家;江核心更不断地用中国内乱、饿莩遍野的可怕图景,来威胁西方国家,争取国际社会对一党政权的默认。“亡党亡国”,多吓人的恐吓,中共全然不顾及在中共执政之前,中国作为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已经存在了几千年,“亡党”的前景历历在目,但是中共政权的崩溃怎么就会导致“亡国”?!

古代的皇帝说:朕即天下,绝对服从皇权就是服务于国家利益;现在的中共说:党即国家,为党的利益就是为国家利益、民族利益和人民利益,人权自然也要服务于一党利益,抓人和放人,不过是实现一党利益的谋略而已。如果说,在古代社会,人类还没有进化到把人视为最高目的文明程度,人被视为维持政权的工具还不会引起人类公愤的话,那么当人类社会已经进化到“人权高于主权”的文明程度的时代,国际上公认的正义准则就变成:人是最高目的,其他的一切皆是为实现这一目的的工具,包括政党和政府。而在大陆,野蛮的中古规则仍然主宰着中共的观念和行为:党是最高目的,其他一切皆是手段或工具,人质游戏也属于这种保权的整体策略的一部分。

刘晓波 8/29/2002

【多维】2002.08.16
【议报】2002.08.19

编者注:此处日期矛盾。暂算作2002年8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