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中国统计数字如何能真?

近年来,中国经济的持续高增长,既赢得“一支独秀”的美名,又不断受到国内外学者的质疑,他们指责中国经济数字有水份,也被作为“中国崩溃论”的有力证据,中共官员也不得不多次出面解释“为什么我们的高增长率是基本真实的?”2002年8月1日的《南方周末》还发表长文《中国统计数字是否可信》,专门采访了中共统计局国民经济核算司司长许宪春,无非是从专业技术的角度来谈中国统计数字的大体可信性,并用统计误差和管理松懈来解释局部的统计虚假现象。

但是,最近的“安邦经济信息”所披露的一个具体个案,证据确凿地说明了统计数字的水份之大,简直令人难以置信。湖南省郴州市宜章县个体私营业户的具体数字,该市的工商、国税、地税三个部门报出三种不同的数字,而且其差异很悬殊。宜章县8个工商所上报给县局的数字是全县个体私营业户实有9053户,县工商局个体处上报给郴州市局的年报数字是个体户11148户、私营企业26户;宜章县发展个体私营经济领导小组办公室的报表上全县个体私营业户却高达27457户。仅一个县的工商系统内部的三个统计口径尚且无法统一,何谈真是的数字。再看该县国税局的年报数字,全县个体税务登记户数只有2004户、私营企业13户;地税局的“税务登记户数年度报告表”的统计则是4845户,其中按国、地税划分的共同登记户为2363户,地税纯管户为2473户,私营企业9户。不用我来给读者做精确计算,如此悬殊的差异实乃一目了然。这样的差异,仅用统计误差和管理松懈来解释,恐怕无法令人信服。一些学者的实证研究表明,造成中国统计数字虚假的主要原因有二:一是政出多门,管理秩序混乱,每一部门都以自身利益为准,其统计数字自然也要向有利于本部门倾斜。二是政绩—乌纱帽效应。国家要保持经济高增长,指标层层加码到各级政府,上级要求的政绩就成了下级官员的紧箍咒,各级地方政府都被要求建立增长率上和财政上的一票否决制,达不到上级要求的增长率和财政收入,就要丢了乌纱帽,所谓“不交票子交帽子,交了票子保帽子。”“没有数字没职位,有了数字就高升。”所以,各级政府不得不在统计数字游戏上做文章。

政绩指标由上向下层层压来,统计数字由下向上层层虚假,最终的根源无疑要追到中共最高层。在有效监督基本真空的制度中,正是中共最高层对政绩的迫切需要——对政权稳定至关重要的政绩合法性——高层陶醉在自欺欺人的伟大政绩中,鼓励着纵容着各级政府的欺上瞒下。

现在,中共是主要靠经济上的政绩来维持合法性和稳定,而一党独裁又是专门依靠制造谎言来维持的政权,所以,政绩和谎言之间的孪生关系乃是制度性,绝非某个清官所能改变。

【观察】2002.08.09

编者注:博讯上转载时用的标题是:中国的统计数字能说明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