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双手被捆和用脚投票——我看女孩贾玉琨的逃跑

十二岁的大陆西安女孩贾玉琨,借参加赴美航天夏令营的机会在旧金山失踪,实际上是被早已等待她的在美亲属接走。现在,女孩已经被亲戚带到东海岸,其父母也肯定为此支付了不薄的费用。

显然,这是一起由成年人精心策划的非法移民案,以欺骗美国政府的方式拿到赴美签证,一到美国就突然人间蒸发,如果足够幸运,没有被媒体曝光,也没有人举报,自然也不会被警察找到,她就可以呆在美国,说不定会改名换姓,以全新的面孔办理移民。

此新闻最近被海内外华人热炒,许多国人对此表示愤怒和谴责。如果这些愤怒谴责,针对的是欺骗以及这欺骗浪费了美国纳税人的钱,我真会为这愤怒这谴责而庆幸。然而,大多数对贾玉琨及其父母表示愤怒谴责的人,皆是满腔热情的爱国者,他们的愤怒不是基于“欺骗可耻”这一普世皆准的道德戒律,即不是对女孩及其父母的欺骗行为的谴责,而是基于狭隘变态的爱国情绪,谴责女孩的行为给中国人丢脸,有辱国格和民族荣誉。人类的基本道义感和普世伦理标准,就这样被政治正确的爱国主义所吞噬。我反对以欺骗的手段进行非法移民,但我更反对泯灭普世人权和人类正义的独裁,以及它煽动的极端民族主义。

我想,策划此事的贾玉琨父母最想避免的,肯定是女儿被遣送回国,那可能致全家于万劫不复的厄运,不要说经济损失和法律追究,就是爱国者的道德口水也能淹没这家人。那么,贾玉琨父母会用怎样的理由为女儿申请移民呢?如果以逃避迫害为由,就让我不能不想起不久前互联网上曝光的另一则悲惨故事。

在大陆湖南省祁东县,今年高考前的全县摸底统一类比考试中,一位应届毕业生在回答政治考试有关法轮功试题时,诚实地写道“共产党镇压法轮功太残忍了”。此试卷在该县乃至全省引发轩然大波,该生的个人及其家庭顿时遭遇横祸,该生被校方开除并取消高考资格,他的家也被县政府查抄,因为怀疑这家人都参加了法轮功组织。我相信,该生的回答仅仅是出于孩子的天性──天真的诚实,如同安徒生童话中揭穿“皇帝新装”的那个孩子。如果他象其他孩子那样,早早地学会了成熟世故,他就会事前想到这样回答所面临的风险,就不会如此天真诚实,而是象其他考生一样泯灭天性地照本宣科。

这个悲惨的真实故事,极为醒目地再次凸现出大陆教育与独裁制度之间的非人化性质,党化教育的野蛮本性完全服务于独裁政权的意识形态需要,其强制灌输根本无视孩子的天性和权利,从人性根基上毁灭诚实、同情、正义和勇气等基本的做人原则,在摇篮里扼杀着人的创造性思维。当全国性的“校园拒绝邪教运动”如火如荼地展开,大陆的孩子们再一次经历着向良心说谎的洗练。在校园、在宿舍、在街头、在中央电视台以及各级电视台的反邪教节目中,那些大学生、中学生、小学生似乎出尽了风头。有人正在反邪教长卷上签名、有人正走在大街上、有人正在宣读拒绝邪教的倡议书、有人正在收看电视新闻……那一张张对法轮功充满愤怒的年轻面孔,那一套套咬牙切齿的暴力语言,几乎是不假思索地滔滔不绝,什么“狼子野心”、“灭绝人性”、“阴险毒辣”,什么“罄竹难书”、“祸国殃民”、“充当国际反华势力的走狗”……这套语言系统和表达方式,经过反复的灌输和训练,已经成为一种不假思索的本能,渗入到骨髓里,流淌在血液中。对比之下,那位揭穿“皇帝的新衣”的应届高中生,罕见的如同上天福音,有理由赢得所有良知尚存者的尊敬。

而且,近些年利益至上的泛滥、望子成龙心态的复活、人才市场的激烈竞争、急功近利的应试教育、日益攀升的受教育价格……使大陆的孩子及其家长为了高考而疲于奔命,形成了以高考为核心的畸形学习心态。更可悲的是,教育的人文学内容中(政治、历史和语文),还以党化灌输的大量精神垃圾甚至灵魂毒品为主,孩子们学习到的人文知识还处在伪造阶段,语文课本中的范文和写作课传授的方法及语言,还是古八股加党八股,每年高考的作文题等于一次意识形态绑架(请参看王怡《道德绑架与意识形态灌输》)。

难道如此野蛮的教育制度,如此急功近利的教育目的,如此毒汁四溢的教学内容,对孩子的稚嫩身心的如此摧残,还不足以压倒抽象的爱国主义,而作为明智的父母们送孩子去自由社会的理由吗!要说败坏了国家信誉和有辱民族荣誉,真的还轮不到普通的平民百姓,一党独裁政府犯下的种种践踏人权的罪恶,已经无数次地辱没了民族荣誉,早就把国格败坏殆尽,最该受到国内外舆论的谴责。

事实上,近些年,除了那些来自农村的偷渡客之外,大陆城里人再次掀起移民西方的热潮,其原因,已经主要不是八十年代出国热的物质贫困,而是寻求安全和自由。权贵们如此,小康了的家庭送孩子出国亦如此。

当一个野蛮制度捆绑住它的人民的双手、剥夺了他们用手投票的正当权利之时,大多数平民的反抗只能是用脚投票。东德人向往西德、朝鲜人向往南韩、大陆人向往香港台湾西方,所有独裁社会的人向往自由制度,无需高深的道理来做辩护,仅仅是人追求自由的本能,足矣!

2002年8月5日于北京家中

【大纪元】2002.08.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