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中国的政治正确:流氓爱国

近年来,国人那种近于第二本能的不讲原则、随机应变的劣根,在经济持续增长的背景下,在邓小平式实用主义的鼓励下,在传统“厚黑学”的滋养下,也在后现代的极端相对主义的辩护下,迅速泛滥。这种毫无原则的实用主义,自然也左右着中共的外交政策和大众化的民族主义。以恢复民族尊严和民族血性为号召,用流氓腔调毫无顾忌地倾泻语言暴力、民族仇恨和好战情绪,已经成为中国大陆网络的一大特色。在这些针对具体事件的仇恨大发泄的背后,是延续百年的畸形民族主义的大转向:由自卑、怨妇、控诉、谴责相混合的被动防御型爱国主义,转向了由盲目自信、虚幻自傲和仇恨宣泄构成的主动攻击型的爱国主义。

造成这种转变的首要条件是:在灌输民族仇恨的同时重建民族自信,恢复自我中心的“天下意识”。受过百年外辱的中国,自卑感是民族主义的内在核心,自傲感是自卑感的变态形式。进入新世纪,主要有四种刺激,直接推动中国人向好战的爱国主义狂奔。

首先,进入江泽民时代,香港的回归成为对外雪耻和对内重建民族自信的绝好资源,99年误炸使馆事件激起的改革以来最大的反美反西方热潮,为好战爱国主义注入了仇恨的动力。随着国力军力的迅速增强,“韬光养晦”的低调外交逐渐被高调的“大国外交”所取代,“天下心态”也以“大国外交”的形式重新复活。谁都看得出,江泽民非常渴望做大国领袖,跻身国际大政治家的行列。江政权全力提升军力,积极经营“上海合作组织”,厚待被美国指控的“邪恶国家”……,其目的不只是针对台湾,更是想取代俄罗斯而成为抗衡美国的领袖。即便江核心在现实上的低调亲美政策,也是服务于大国外交的韬晦之策,成为大国领袖的第一步,就是必须得到美国的认可。江核心,对内是“继往开来的领路人”,对外是能够驾驭复杂多变的国际风云的大国领袖。

第二,申奥、足球、入世的成功,这一诸喜齐临的新千年,把一个无限放大后的新世纪端到国人的面前,似乎真的应验了“二十一世纪是中国的世纪”的预言,放大着也催化着国人的自信和自傲。虽然申奥这类仪式性的成功并不能带来实质性的富强,反而为权贵腐败提供了绝好的机会,但筹办奥运,不但为官方的稳定第一、经济优先、挥霍浪费、劳民伤财和践踏人权提供了政治正确的借口,更可以做成一个无与伦比的民族振兴秀富强秀:中共第三代亲自参见庆典并临时决定登上天安门与民同庆,上百万人自发地走上北京街头,全国主要城市彻夜欢庆,向世界展示着一个日益强大和充满自信的中国。

第三,国内媒体不但关起门来自吹自擂,而且专门转发国际上关于中国正在崛起为世界性大国的舆论,甚至西方流行的“中国威胁论”,也成为自傲资本。英国人李约瑟的《中国科技史》,拿破仑关于“中国雄狮猛醒”的预言,国际权威机构发布的每一项中国利好的消息,统统成为国人加强民族自傲的精神资源。西方诸国政要、世界银行、国际货币组织和各类精英,不断地重复“中国经济一支独秀”、“一个强大的中国正在崛起”、中国经济总量可能在2015至2020年期间超过日本,等等,似乎印证昔日的“东亚病夫”正在变成“东方雄狮”。当这一切片面的摘发又被加上诸如“惊呼”、“不可思议”、“奇迹”等修饰后,媒体的误导就把国人引向一种极其危险的幻觉——以为中国真的已经崛起为唯一能够对抗美国的世界大国。

同时,国内精英也不断地制造大国幻象:连年经济高增长、迅速提高的外汇贮备、8万亿的储蓄、每一次中国企业的跨国战略的实施……,这些都会被夸张地大肆宣扬,做成标志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爱国秀(如海尔神话)。胡鞍钢在《中美日俄印有形战略资源比较》一文中计算出:如果按照人均购买力来评估,中国经济总量甚至能够在2020年超过美国,跃居世界第一。林毅夫认为:按GDP计算,中国经济总量将在2050年超过美国。北京上海广州以及东部沿海富裕地区的政府,不断发布本地区已经进入中等发达国家行列的统计数字,北京上海广州三大中心城市发布的人均产值,还颇有相互攀比的色彩。国家信息中心宣称:中国的中产阶级在几年内将达到2亿多人。还有许多人撰文指出:中国已经代替俄罗斯成为美国的主要竞争对手,理应担负起反抗美国霸权的国际重任。

第四,一系列与中国密切相关的国际大事,特别是中美冲突的加剧,通过中共媒体的歪曲报道,以加深民族仇恨的方式从反面刺激了好战情绪。1、中美冲突。冷战结束后,中共政权成为独裁制度的最大堡垒,而自由美国成为唯一的超级大国,制度之争的最后决战将在中美之间展开。基于此,小布什的右倾政府明确地把中国作为最大的潜在对手,制定了全面遏制中共政权的战略。在最敏感的台湾问题上,小布什成为自中美恢复交往三十年以来最亲台的总统,不仅批准了对台军售的升级,更在所有公开的场合强调美国对台湾的承诺,毫不隐讳地表示将协防受到武力攻击的台湾,甚至在清华大学的演讲也丝毫不给中共面子,一再提及对“台湾关系法”的信守。美国又不顾中共警告,加强与台湾军方的联系,破格接待三十年来第一位台湾国防部长汤曜明。在如此紧张的中美关系中,又发生过41撞机事件,再一次加深了国人对美国的仇恨。虽然911事件暂时缓和了中美之间官方的紧张关系,但是除了在反恐领域的有限合作之外,在整体战略上,在人权、宗教自由、武器扩散、台湾问题等主要问题上,美国绝没有任何放松遏制中共政权之迹象。而在民间,拉登式恐怖袭击的成功,既宣泄着大陆爱国者积压已久的仇恨,又提供了不择手段的成功示范,使国人看到了美国脆弱的一面,增强了国人打败世界头号强国的信心。2、台湾的挑战。2000年陈水扁及其民进党在台湾大选中上台执政,接着2001年的立法大选又是民进党获胜,阿扁执政后一系列为台湾正名的决策,使台湾与大陆渐行渐远,加深了国人对陈水扁及民进党的仇恨,提高了武力统一的民意支持。3、其他国际因素,如日本重整军备和对华日显敌意,俄罗斯全面转向西方,美印关系的改善,美国向中亚西亚的渗透,朝鲜难民引发的外交纠纷……,都可能诱发国人日益感到世界对中国的敌意。

当一个极度自卑的民族面对实力落后的事实之时,保持民族自尊的策略之一,就是紧抓住任何一点点可以自傲的历史资源,甚至不惜恶性夸大本民族的每一点成就,制造世界第一的幻觉。物质不如人的事实不易抹去,就要制造精神高人一等的幻觉;现在不如人,就要制造曾经最强大和将来必定再次最强大的神话。近几年,“我们曾经阔过”的阿Q式言说随处可见,历数源远流长的历史和四大发明,断定中国曾占据世界第一强国的位置1500多年,汉、唐、宋被认定为同期的世界第一,纵马驰骋横跨欧亚两大陆的成吉思汗,扩大了中国版图的康熙乾隆,虽然不是汉族而是外来入侵者,却由于武功赫赫而能满足今日中国的民族虚荣,激发起称霸心态,于是也与汉武帝并列,成为国人心中的民族英雄。1949年以来的经济、科技、体育等方面的成就和国力军力提升,皆作为终将称霸世界的征兆。韩战与美国打成平手的结局,被夸大为志愿军一边倒的胜利;越战中美国撤军的结局,也被片面地渲染为中国的胜利;中印、中苏、中越的边境战争中本来没有胜利者,中共却在掩盖解放军的惨烈代价的同时,对内宣称取得了伟大的胜利,似乎中共军队从未吃过败仗。还有在西方取得某些成就的华人,也被作为炫耀民族强大和人种优秀的例证。更有甚者,为了满足民族虚荣而屡屡制造假新闻,被国内多家媒体转载、流传最广的着名的假新闻有:美国西点军校挂出雷锋的大照片,掀起学雷锋运动;参加海湾战争的美国兵人手一本《孙子兵法》,海湾战争就是按照《孙子兵法》的战略战术进行的;中国女孩吴杨留学牛津大学,刚读大二就成了状元,破格获得攻读博士学位资格,并获得六万英镑奖金,这在着名的牛津大学八百年历史上是破天荒的第一次。

正如一群精英们的宣言所说:“中国一千多年来一直是世界第一超级大国,被人打败只不过150年以来的事”。(扬帆等)“工业革命之前的近两千年间,中国文化、文明确实是最发达的文化,不愧为全世界最高的成就。……全世界的人到中央帝国来朝拜。”(林毅夫)

好战也是流氓化

虚幻的自信自傲和盲目的仇恨好战,使大陆爱国者泯灭了一切普世价值,沉迷于一片咒骂喊杀之中。鼓吹武力攻台和向美国宣战的言论,成为从官方智囊、知识精英到爱国民众的一大时尚。

在知识精英的笔下,这种好战化的爱国主义,一方面表现为对西方霸权的“大拒绝”,另一反面表现为时刻准备着的“大出击”。前者以伪学术化和伪理性化的形式出现:政治上拒绝西方的“政治霸权”,反对和平演变;军事上准备与美国的“军事霸权”对峙,提倡国际秩序的多极化;经济上防止“资本霸权”对中国的控制,保护民族经济成为不证自明的绝对前提;文化上防止“文化殖民”和“拒绝西方话语霸权”,提倡学术的本土化。有人还提出了所谓当代国际秩序的“制度霸权”:即全球化规则的制定和仲裁都由强者垄断,弱者只能接受而无权置疑,资本全球流动的结果,是赢利主要流入发达国家;当今的主要国际组织和国际奖项,其游戏规则和评价标准皆是由西方价值操纵,政治上的联合国,经济上的WTO,军事上的北约,文化上的诺贝尔奖、欧洲三大电影奖、美国的奥斯卡、体育上的欧文斯奖、音乐上的格莱梅奖、绘画上的威尼斯双年展等等,而这一切,在中国知识精英们的眼中,皆属器物层面,而非精神价值层面,亦即西方文化及其制度并不优于其他文化,或具有普世性。

另一方面,国内的爱国学者中唯恐天下不乱者也大有人在,他们重提毛泽东时代的“国际冲突”论、“你死我活”论、“战争不可避免论”,甚至有人宣称:台湾问题迟早要引发中美的全面交恶,中国需要一场新的“太平洋战争”,因为“争取世界领导权的斗争必须通过打一仗才能解决”。同时,他们借助于国际关系和外交战略的研究,把中国的国际处境描绘成背水一战,中美冲突将成为二十一世纪的外交主轴,要求中共政权放弃韬光养晦,转而在政治、外交、军事等方面采取强硬态度。在外交上,不遗余力分化西方盟国,改善与印度等周边国家的关系,拉住俄罗斯、残余共产小国和阿拉伯世界,即联合世界上一切反美力量,明确执行与美国全面对抗的战略。

有人论证,中国在古代的1500年内一直是这个世界上仅有的超级大国,将来也一定能够再次成为第一流的超级大国。特别是中共执政的50年来,国力和军力齐飞,民族文化和民族自信同步复兴,现在已经取代俄罗斯而成为抗衡美国的主要大国,中国取代美国“已经指日可待!”还有人号召:中华民族的祖先建造了第一座抵御外敌的长城,经过百年屈辱之后,从1949年开始,中共又带领中国人民消灭了帝国主义奴役,摆脱贫困,重新崛起,重振民族之风,建造了第二座长城。为了保卫这座长城,中国人必须“象我们的祖先那样,必要时我们也敢于诉诸武力付出碧血。”

有人专门论述:只有激发尚武精神,中国才能强大。一篇名为《尚武中国》的文章获得普遍的好评。该文开篇就是:“要国家强大,必要抛弃奢谈仁义道德、重文轻武之风。”接着从春秋战国一路论列下来,直到当下的台海战略。作者把是否尚武作为解释朝代兴衰的钥匙,结论是尚武者兴而轻武者亡。他推崇秦国在与赵国的长平一战中活埋赵国俘虏40万的野蛮,因为这是秦盛赵衰的决定性因素;把汉朝为了一匹宝马而消灭一个国家作为千古美谈,因为这显示了“犯强汉者,虽远必诛”的霸气和自信,“那是何等的啸傲天下!”;而宋朝之所以饱受凌辱以至于亡国,就在于喜谈“理学”和“心学”,“酣嬉太平、尤厌言兵”。现在的中国,既受到美国霸权的围堵,又经常受到周边国家的挑衅,自身又承受着人口庞大资源匮乏的压力,作者反问道:“难道中国就应该死守一块陆地,无所作为?”结论是:当下中国的扩军尚武势在必行,不必小心翼翼偷偷摸摸,而应该大张旗鼓行尚武之道,被指责为“强横霸道”和“中国威胁”又如何?

对于台湾,中共政权屡屡进行武力威慑,御用学者辛旗甚至放言:如果陈水扁及民进党执迷不悟,我们不惜把台湾打烂重建。中共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所长许世诠也口出狂言:“美国最近一连串反中行动,严厉干涉中国内政,美国不要忘记,中国曾因为同样理由出兵去朝鲜半岛和美国打了一战。”再看看大陆的互联网,爱国网民们对陈水扁一届政府一直充斥着近于疯狂的喊杀声,称陈水扁是美国的傀儡,不惜一战,打沉台湾这艘美国反华的“航空母舰”。网上出现众多武力攻台的战略方案和两岸军力的对比,主张导弹奇袭和经济封锁的双管齐下:“解放军打击台湾具有绝对优势”,“打比不打好,早打比晚打好”的言论非常普遍;民意调查也不断地放出好战的结果:95%以上的受访者坚决反对台独,80%以上主张“武力统一”。更有心理阴暗者说:最上策是坐享其成,等到阿富汗把美国拖垮之时,中国就出其不意地一举解放台湾。

对美国,中共政权和民间爱国者都视其为头号敌人,虽然中共政权基于实力对比的实用主义立场,也基于权贵集团的经济利益(权贵们的大量亲属移居美国,惊人资产转移到美国),一直对中美冲突保持现实低调,但是明里暗里都在加大军事开支和抓紧军备,意在对抗美国和威慑台湾:连年大幅度增加军费开支,增加福建沿海地区的导弹部署、从俄罗斯大举购买先进武器、跟那些与美国为敌的国家保持密切关系。而民间情绪的主流则开始抨击“韬光养晦”,转而支持大国外交,支持一切针对美国的强硬政策,即便在国内问题上对中共持批评态度的知识精英,在台湾问题和中美关系问题上,也与中共政权完全一致,坚持一种与美国为敌的大中国主义,甚至直呼其名地批评江泽民和朱鎔基对美国太软弱。一篇署名周志宏的文章《合围》称:围堵中国是“小布什政府的狼子野心”,“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打起精神来吧!狮子!!!”《联合早报》6月12日报道,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举办《美国的战略调整、新战略秩序与21世纪中国的国际安全》研讨会,与会的中国专家学者一致认为“美国把中国视为头号对手”,甚至认为布什实际上已经把中国列入“邪恶轴心”或“邪恶国”。南方网发表题为《美国新战略笼罩亚洲欲建立包围中国的隐形长城》评论,分析布什政府“正在认真建立以美国为中心的世界新秩序”,而这一秩序得以顺利建立的主要战略前提就是围堵正在崛起的中国。在此新战略的格局下,美国与亚洲的传统盟友之间的关系日益走向军事化,俄罗斯和中亚西亚也正在融入西方,中国的传统势力范围和同盟国家正在美国的利诱下,一个个弃中国而去。甚至象缅甸这样的军政权,也通过释放昂山素季来寻求与美国改善关系。所以,中美正面冲突将不可避免。

虽然,邓小平的发展经济为主的战略代替了毛泽东的阶级斗争为纲,敌人意识和火药味随着小康生活的来临而逐渐淡化,但是,一党独裁在本质上的权力恐惧症,不可能放弃“敌人意识”和“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暴力革命论,只不过,敌人意识由普遍的阶级斗争转向针对“极少数反华势力的代理人”,由国内转向国外,仇恨理论由阶级仇恨转向民族仇恨,暴力崇拜由“枪杆子里面出政权”转向“枪杆子里面出统一和出民族尊严”。

由仇恨心理、敌人意识和枪杆子崇拜构成的野蛮传统在爱国主义借口下的复活,在对内统治上,构成共产信仰崩溃后的新的意识形态;在对外关系上,构成对台湾和美国的武力讹诈。这些好战的狂热爱国者所依据的理由是:对于美国霸权以及台独分子来说,他们唯一能够听懂的语言只有“导弹的爆炸声”。爱国者们现在的毫无顾忌的好战言论,很可能就是将来的为所欲为之暴力行动的准备。

两个个案——爱国主义的流氓腔调

在当下大陆,做一个爱国者是幸福的,那些满口的暴力语言和流氓腔调的网上爱国者尤其幸福。借助于网络的言论空间、发言的方便和匿名的安全,可以肆无忌惮的逞口淫之快,爱国在道德上迅速堕落为嗜血的、下流的、蒙面的、阴暗的流氓主义。

他们刚刚对女明星赵薇大耍完流氓爱国主义(请参阅我的《大陆爱国者的流氓相》一文),又有两个美国流氓为他们提供了绝好的口水对象,发动了一场用流氓腔调对美国流氓的语言诛杀。两件事的发生似乎还隐含着某种诡秘:它们发生在中国很有名的两个城市——改革开放的沿海橱窗深圳和中国的心脏北京,且凑巧的很,作案的时间都是下午,地点又都是在公共汽车上。

深圳,2002年3月9日下午,金发碧眼身材高大的美国人马克借酒壮胆,在一辆公共汽车上当众扯开一名中国女子的胸扣往里看,且口出狂言:“我是美国人,我把你杀了,你们能把我怎么样!”洋酒鬼兼流氓激怒了车上所有的国人,大家一拥而上,将他扭送派出所,警方处以500元人民币罚款,马克向受害人当面道歉并做了书面道歉。据警方介绍,马克是心理学硕士,曾任职深圳书城中的电子工业人才培训中心,一向下流疯狂,经常跑到酒吧喝得烂醉,到处惹是生非,无所顾忌地用手向女学生胸部指指点点,已被培训中心开除;警方还查实,马克入境后,没有按规定向公安机关申报住宿登记,违反了《外国人入境出境管理法》的有关规定。对此,警方对马克又处以罚款并缩短他在中国停留的期限。

北京,2002年4月19日下午,在359路公共汽车上,一个年近40岁的美国男子,身高1米8以上、黄色分头、穿短袖、牛仔裤,把脚放在汽车引擎盖上,女司机孟秋生好言劝说,此人竟大打出手,打得女司机鲜血直流,紧急停车,他还冲着上前劝阻的小伙子的额头狠击一拳,将其打得跌在座位上,头破血流,他还用下流的语言和动作辱骂围观和劝解的群众,威胁并追打采访拍照的记者,大骂“Fuck”。一位会英语的女士好心为他翻译并用英语示意他坐下,他非但不领情,还不停地骂脏话。后来他见围观群众越来越多,想跳车窗逃跑,最后被赶来的巡警带走,给予了行政处罚。

媒体报道美国人耍流氓、打人的事件时,还尽量注意分寸和中国特色的外事纪律,两个流氓也都受到了有关部门的相应处罚,只是两起普通的治安事件,与中国各地每天发生的无数治安事件没有根本的区别。但是,因为两人是外国人、又是美国人,这就变成了有关民族尊严甚至国家主权的大事。相关报道上网后,顿时成为热点中的热点,三大网站的帖子在很短的时间内就有了上百页,几乎全是谩骂声打杀声。

我随机下载了二百条网民的评论,只有两条是主张诉诸法律,其余的198条全是类似言论:什么“五马分尸”、“凌迟处死”、“腰斩”、“宫刑”、“操美国猪猡”、“先轮奸后示众再绞架”、“干死美国佬的女人”、“把美国佬鸡鸡割掉”、“把他阉了,再剁成肉酱祭王伟、朱颖、许杏虎、邵云环”、“我就恨美国人!!!用火箭筒导弹轰他!!!”、“美国的政府和杂种都是一个样,都是欠扁的!!!!!”,“组织中国光头党,专揍各种蛮夷”……

以极端民族主义成名的王小东先生,甚至小题大做,把个人违法行为上升到两个国家尖锐对立的可怕高度:如果中国人不用拳头而是只诉诸法律来教训这两个耍流氓的美国人,那就是民族精神的阳痿。在日益激烈的世界竞争中,在唯一霸权美国的欺负下,中华民族的未来存亡还将遭遇大的危机。他专门为此写了题为《中国人赵薇?美国人马克?歧视?爱国》的文章,“美国流氓”的称谓不仅取代了调戏女人的马克之名,且由此引申出“美国本身就是当今世界的最大流氓”的咒骂。这个学者王小东甚至说:“如果是我碰上这样的美国流氓,我一定出手,不管我打不打得过他,不管警察来了会怎么治我而不治他。”他之所以如此理直气壮,是因为这种暴力爱国主义被他提升到关乎民族精神的确立、民族的长远利益和伟大复兴的高度,他说:“揍美国流氓就是对于孩子们最有效的‘爱国主义教育’……先从揍美国流氓做起,如果这一点都做不到,这一点血性都没有,这一点精神都没有,谈什么中华民族的长远利益,谈什么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他不愧是学者,要比其他爱国网民渊博,引经据典地论证暴力爱国的正当性,说:“中国人的祖先曾经说过:‘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这句话放在现在是什么意思?就是说,不要说你一个小小的美国流氓,就是你美国总统,如果冒犯了中国人,你就是跑到天涯海角,我们也要把你追上诛杀。”虽然“我们现在确实还弱,确实还做不到我们祖先做得到的事。但我想,二十年吧,二十年,我们肯定可以做得到。这个美国流氓深知现在这个软弱的中国,但他还是知道得太少,他不知道,中华祖先最高贵的血仍旧流淌在我和像我这样的中国人的血管中,所以,历史必定还会回到那么一天: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

国人的道德杀手锏是:爱国不需要理由。最近,又有一则演艺界的汉奸新闻轰动全国。一向爱国的著名演员姜文,被天津一家小报制造成准汉奸,理由是:他在拍摄抗战影片《鬼子来了》期间,曾经去过日本的靖国神社。制造者根本不管中国人可不可以去靖国神社,姜文去干什么(收集素材或看樱花),只要有去过就是汉奸,因为现在的中国,爱国主义是绝对的政治正确和道德权威,汉奸的恶名对一个人的抹黑,远比桃色绯闻更有效。一个社会名流沾上汉奸之嫌,是可以全国共讨之的。

姜文受恶意诬陷的遭遇就是赵薇蒙辱的翻版。事件的制造者和愤怒声讨者,根本不管赵薇是否知情、穿这套服装干什么,更不会顾及赵薇的个人权利和名誉。只要穿了,就足以证明她是汉奸是卖国贼是小日本的艺妓,就应该被诅咒被打杀被强奸被挖祖坟……。

可怕的是,对赵薇的大批判大诅咒并非官方授意,完全是自发地来自民间,并有大批社会精英参与其中。民间多数所形成舆论暴政把完全无罪者送上了道德法庭,逼迫受害者赵薇不得不“低头认罪”,向广大爱国者道歉——包括那些用屠夫语言砍杀她、用污言秽语强奸她的爱国者。而以爱国之名发动的舆论暴政,离肢体暴行只有一步之遥,甚至已经有人开始向赵薇泼粪了。同样,以爱国之名煽动起的好战民意,离真正的战争也并不遥远。

【民主中国】2002年8月号

编者注:“大参考总第1645期(2002.08.02)”上用的标题是“刘晓波:中国政治正确──流氓爱国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