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华尔街黑幕为中国遮丑

美国经济乃世界第一,其市场以自由、公平、透明、充满活力而着称于世,华尔街作为公认的世界金融中心也举世瞩目。在全球经济格局中,如此举足轻重的国家、市场和金融中心,居然接二连三地爆出大公司财务巨额作假丑闻,不仅令全美国目瞪口呆,也牵动着整个世界的神经,无疑给所有国家敲响了警钟。特别是象中国这样的转型国家,市场经济刚刚起步且畸形化严重,金融系统漏洞百出且黑幕重重,更应该从中汲取经验教训,减少行政权力对金融体系的控制,加快政企分离和法治化的改革,制定公正透明的市场规则,加大市场监管和整顿秩序的力度。

自然地,美国的安然、环球电讯、世界通信等大公司的财务作假丑闻所导致的金融市场的信誉危机,在中国媒体上也成为热点之一。极具中国特色的是,虽然也有人以此来反思中国经济制度的弊端,但有关评论的主流倾向则是一致对外,更有甚者就是一种无赖式的下流态度。国人几乎是本能地抓住这一丑闻并将其上纲上线,一面借此全力抹黑美国及发源于西方的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一面把华尔街丑闻当作自我弊端的遮羞布,其说辞还充满爱国激情,真可谓理由充足且底气充沛。但,只要耐心浏览一下国人的说辞,透过表面的义正词严而深入到内里,那些先入为主的偏见、幸灾乐祸的下流、故步自封的傲慢、顽暝不化的蒙昧、自欺欺人的掩盖,便一目了然。

综合起来,大致有四种相互关联的反应。

一、延续9.11之后的幸灾乐祸。仿佛老天有眼,继9.11灾难之后又赐予国人一次得以幸灾乐祸的良机,理由之充足远远超过恐怖袭击,因为这是美国人自己造成的金融危机,所以我们的幸灾乐祸就可以理直气壮:呵呵!美国佬再不能把灾难全部推给恐怖主义了吧!原来美国佬也如此不讲诚信,号称世界金融中心的华尔街竟也如此流氓,美国经济也如此脆弱。世贸双子星座的瞬间坍塌还是外力的攻击,而财务作假大丑闻则是华尔街的内在腐烂。外在的恐怖攻击防不胜防,内在信誉腐烂更难以根除,真可谓内外交困。美国人所谓9.11后的经济复苏象其国家安全一样,不过也是泡沫。安全泡沫和经济泡沫一起破碎,证明了美国第一的强大只是外强中干,超强帝国在骨子里的衰落已经不可避免。还有人写出了颇得辩证法精髓的警句:“谁唱衰中国谁就必定先于中国而衰败!”

二、西方人总是指责中国商场无信誉无法治,这回让他们看看自己的欺诈丑闻!所谓成熟健全的资本主义不过尔尔,其商业信誉也大都是自我吹嘘,其法治经济也是漏洞百出,华尔街黑幕肯定不止这几家大公司,只不过还没有爆光而已。因为资本主义的第一原则是以最小的成本换取最大的赢利,资本家为了赢利最大化就会不择手段,在赢利和诚信之间的抉择中,全世界的资本家、政客都一样,皆是见利忘义之徒,所谓天下乌鸦一般黑是也。丑闻爆光后,小布什出来唱高调:没有良知就没有资本主义,没有信誉就没有市场经济,纯属政客的马后炮或扯淡,道德高调掩盖的实质恰恰经济以及政治利益优先。此次丑闻,又一次验证了马克思对肮脏的资本主义的道义批判:每个毛孔都浸满了血腥和罪恶。

三、我们可以理直气壮的反问:既然是天下乌鸦一般黑,中国的一系列市场弊端就不值得大惊小怪,美国人再也没有资格指责中国的腐败横行、商业无信誉、统计数字作假、金融黑幕(银行坏账、股市欺诈和贪污受贿)深不可测、隐形债务黑洞大得惊人……至多是“乌鸦落在猪身上”,半斤八两,彼此彼此。美国佬连自己的商业诚信问题都没有解决,所以首先应该放下动不动就对其他国家说三道四的霸主姿态,老老实实地检讨和解决自己的问题。所谓正人先正己,才是美国佬本份。

四、基于以上理由,中国下一步的经济改革决不能盲从所谓的西方国家的成熟经验(特别是美国经验),而是必须郑重呼吁入世后的中国及其执政者,应该极为慎重地对待所谓国际大公司的“先进经验”,重新考虑在与国际接轨的过程中,如何对待发达国家的“先进制度和管理经验”,重新确定中国在全球经济一体化中的位置。事实证明,西方式的市场化之于后发国家,并非振兴经济的灵丹妙药,惨痛的教训举不胜举:前有俄罗斯采取的西方式“休克疗法”的失败,后有南美和亚洲的金融危机,最近又接连出现阿根廷金融危机和美国大公司作假丑闻……这一系列教训,更应该坚定我们搞“中国式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信念,甚至应该重新考虑是不是非走市场化的改革之路。

在我看来,正在融入世界经济一体化和走向市场化的中国,从美国大公司财务作假丑闻中汲取教训是应该的,也是必须的。但是,这决不意味着用个别公司的作假来全盘否定成熟的市场经济,进而为阻碍或延缓中国走向健全市场经济的步伐而寻找借口。更不能在根本上怀疑商业信誉乃市场经济的主要品质之一,从而为不讲信誉的商业欺诈大开后门——特别在诚信近于全面崩溃的当下中国。平心而论,西方的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经过几百年的发展,已经成为信誉经济且对商业信誉的严格要求已经法治化,形成了一套有效的制度安排,对商业欺诈等违规行为既有事前防范也有事后严惩,信誉的丧失就意味着生意的受损甚至破产。同时,西方人从来没有否定过市场经济的不完善,正如从来没有否定过民主制度的缺陷一样。在西方,对市场弊端的揭露和批判,伴随着从资本主义诞生到现在的全过程,通过不断的制度的改革和创新来弥补市场失灵。市场经济和民主政治之所以日益成为世界文明的主流,绝非因为其完美无缺,乃是因为迄今的历史经验告诉人类:在试验过的各类制度的对比中——无论是从效益的角度还是从价值的角度——自由市场和宪政民主的结合是所有制度中最不坏的制度,可以把制度之恶减到最小,也能把人性弱点的发作限制在最小的范围内,尽最大的可能为人的善良和创造力的发挥提供制度性激励。它在防止弊端、监督机制、发现后及时纠正、弥补制度失灵和自我调节完善等方面,的确是人类到现在所能创制的最善待人性且最有效制度。

事实上,市场制度正是在不断地纠正弊端和自我完善中走到了二十一世纪。正如《纽约时报》在评论这次丑闻时所说:“问题是:这些短视近利的资本家能否摧毁资本主义?答案是:资本主义制度似有一套内建的自我导正系统,而这套系统在违规过度时会自行启动——投资人信心受损,市场也跟着受损,连带影响企业成长及获利所需的资金募集。最终,是资本家那股想唤回投资人信心的欲望让资本主义屹立不摇。”我们也有理由相信,此次美国大公司财务作假丑闻,又一次为人类积累了严肃教训,正好说明建立完善的监管制度和改造人性劣根的艰巨性长期性,资本主义将利用这一反面资源,进行更有效的制度改革和制度创新。反观国人对华尔街丑闻的反应,尽管荒谬且下流,但也同样不值得大惊小怪。因为,中共媒体的颠倒黑白、歪曲造谣、隐瞒真相等无赖行为,乃为中共政权的制度性毒瘤,不仅应用于国内的意识形态灌输,更应用于抹黑西方特别是美国的制度,应用于借资本主义阴暗面来凸现自己的所谓“制度优势”。平时的无中生有和指鹿为马已经是中共媒体的一贯做法,也是被不断洗脑的国人的习惯性思维方式,何况美国最近爆出的作假丑闻乃不可否认的事实!这种下流反应最典型的例证,在官方,有中共针对美国的《国别人权报告》发布的“人权白皮书”;在民间,有对4.1撞机事件的愤怒和对9.11事件的幸灾乐祸。

更为典型的表演,无疑是朱镕基那种自以为高明的反问逻辑。全世界的媒体都不会忘记,中共两会压轴戏是总理记者会,除了朱镕基就任的那届记者会给人以耳目一新的感觉外,接下来的三届记者会实在是一届不如一届。记忆尤深的不再是当年的豪言壮语,而是蛮横的反问。当外国记者提到中国的腐败、金融坏账、中国银行腐败案等问题时,一向被誉为实话实说的朱镕基,此刻的看家本领不是谦逊和自省,而是霸道地反问提问的老外:你们德国不是照样也有腐败吗?你们美国不是也有商业丑闻吗?言外之意就是:既然腐败全世界都有,既然你们西方也有总理黑金也有财务作假,我们的腐败丑闻也是不可避免的,何必大惊小怪!大家都是黑乌鸦,你们甚至比我们还要黑,所以你们没有资格向我提这样的问题,更没有资格对中国说三道四。类似的反问,也频频出现在江泽民、李鹏及中共新闻发言人的答记者问中。特别是涉及到敏感的人权问题时,李鹏等人都理直气壮地反问:你们美国的种族歧视难道不是践踏人权?!洛杉矶暴乱难道不是比我们更糟的人权灾难?!

中共决策者们反问,为国人的蛮横逻辑提供了来自执政者的示范,使偷换话题和胡搅蛮缠的辩论之风,泛滥于一切对西方批评的应对中。此次国人对美国华尔街丑闻的民间反应与朱镕基对外国记者的反问之间,其内在逻辑完全一致。这样的质问实际上是无赖式的自我狡辩,表征着目前国人对美国的仇视乃为官民共识,经济高增长和综合国力提高使国人产生的盲目自傲,以及文化遗传和制度癌症等因素的合力,是怎样毒化着国人的基本人性和思维方式,鲁迅笔下的“阿Q精神”这种国人劣根,非但没有任何改变,反而越发普遍化——上至中共巨头下至平民百姓。从道德上讲,这也是小人对付君子的一贯策略。

同时,国人既然已经认定俄罗斯经济改革的失败、亚洲和南美的金融危机,其罪魁祸首皆是西方式资本主义,那么国人当然就要摆出一副真理在握的傲慢,只谈中国式改革的成功和俄罗斯改革的失败,只谈中国如何成功地避免了席卷东亚和南美的金融危机,而根本不提70年独裁遗产对俄罗斯经济改革所起到的巨大负面作用,也无法客观评价“休克疗法”在俄罗斯以及东欧诸国的功与过;国人无视亚洲及南美的金融危机,恰恰来自这些国家本身的劣根性对健全市场规则的践踏,来自难以根除的权贵腐败以及家族裙带关系。而在中国,这些导致危机的制度缺陷及文化弊端的严重程度,远远超过东亚诸国和苏东等转型国家。对中国而言,即便抛开中国特色的权力市场化和权贵私有化所造成的普遍腐败和诚信匮乏,仅仅是由于起步晚、经验不足和产权模糊,中国的市场经济和金融改革也是极为肤浅的稚嫩的,甚至还没有走上正确的轨道,其制度建设的严重滞后和人文环境的急遽恶化,与有着几百年经验的发达国家根本不具有真正的可比性,二者的商业诚信之水平更不可同日而语。尽管国人被剥夺了知情权和监督权,无法了解经济及金融黑幕,也不可能真正行使民间监督的权利,但是每个中国人仅凭有限的日常经验就能确定:作假遍布全中国的所有领域,每一项工程招标都有内幕交易,政府羽翼下的上市公司几乎没有不做假帐的,中国的银行更是金融腐败重灾区,就连被视为净土的高校和学术机构也未能幸免,被权力和知识的私下交易所腐蚀……只不过由于中共政权的压制和权钱勾结所形成的关系网,使足以引起经济危机的丑闻无法爆光而已。

全面对照中美之间的市场制度之优劣和商业诚信之高低,实在非我力所能及,留待感兴趣的专业人士全面开掘。但是,仅从对待经济丑闻的不同态度上,中美两国制度的根本差异和优劣高下便昭然若揭:在美国,财务作假丑闻发生后,从政府到国会,从媒体到学界,从法律界到商界,从平民到社会名流再到总统……几乎是全国性的批评声浪和对制度改革的呼吁,司法已经介入丑闻的调查,布什总统发表公开讲话,强调商业的良知和诚信并提出改革措施,立法机构也已经通过了相关法案。美国三大电视网以及《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时代周刊》、《新闻周刊》等主流媒体皆指出:资本家的不守诚信和审计及监管制度的失职,直接导致经济复苏乏力和恶性循环,而长远的负面影响——如果得不到及时矫正——则是致命的,使美国金融市场信誉扫地,投资者对美国金融制度进而对整个美国式资本主义失去信心。

反观中国,银行和上市公司的作假比比皆是,却很难得到充分的揭露和爆光,集资欺诈的李鹏之子李小鹏在众怒之下仍然逍遥国外,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的自杀至今一片混沌,赖昌兴走私案涉及到的高官仍然安然无恙,揭露希望工程腐败案的《南方周末》被迫开天窗。最近,由行长王雪冰参与的中国银行的巨大腐败丑闻,还是由于在美国率先爆光之后,国内才不得不就此做简单的通报和表态,但是媒体只能按新华社通稿和有关部门的口径发布消息,至今也没有见到有效整改措施的出台,实际上就是为了敷衍民众。国家主席和政府总理,何时就中国银行的腐败丑闻向全国民众公开呼吁过良知和诚信,并拿出有效的改革措施!有关司法部门何时定期向社会公布案件调查进程!《人民日报》、《新华社》、《中央电视台》等主流媒体,何时公开揭露过客观报道过严厉谴责过这一涉及到几十亿的金融丑闻。

再如,海尔是中国企业走向世界的楷模,甚至被媒体制造成“海尔神话”。近年来,社会上对“海尔神话”、特别是对其年营业额连续以50%的速度增长的表示置疑,但是大都语焉不详。最近,终于有《南风窗》杂志发表长篇报道,用详尽的资料置疑“海尔神话”:置疑海尔公布的2001年全球营业额从2000年的300多亿增长到602亿,置疑代码为600690的青岛海尔股票的利润增长始终保持20%至30%的高速度。以海尔在中国企业中的地位和声誉,如果这种置疑属实,那无疑就是中国的“安然事件”。虽然此报道引起了民间的强烈关注,但是主流媒体和政府有关部门却一致沉默,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这些深层弊端在权贵们的层层封锁之下,无法得到及时的揭露,也就谈不上及时的遏制和改革,而只能造成弊端的持续积累,越积累越难以有效地消化,也就等于无限期地把防止经济灾难的责任推卸给未来。而这种推卸责任之所以能够通行无阻,主要在于执政党的自私和短视,其次在于没有独立的舆论空间,其三在于国人的普遍麻木,无法形成足以令政权动真格的民间压力。在某种意义上讲,中共政权是幸运的,因为中国百姓忍辱负重的能力和对权力的驯顺实在举世罕见,所以才使作恶无数的独裁制度得以长寿,甚至就是世界上最长寿的独裁制度。然而,即便中国人的忍耐力远远超出其他民族,可以一再延缓危机的爆发,社会承受弊端的能力也不可能是无限的。总有一天,国人的当下承受力达到极限,在忍无可忍之中的爆发必将引发中国经济的大地震。中国社会数千年的恶性治乱循环,早已无数次地提供了这样的教训。

换言之,只要承认人不是神,人性也并不完美无缺,那么就必须承认人肯定会犯错误,人所创造的制度也会有漏洞也会失灵。关键在于:是正视弱点及其错误并致力于改善,还是采取鸵鸟政策来掩盖弱点、迁就错误和逃避责任。人类的自我完善是一个无限的渐进过程,而不是一劳永逸的重铸新人式的乌托邦计划。所以,将伴随着人类发展始终的自我完善过程,一直致力于将人性劣根和制度弊端减至尽可能小的程度。

因而,不能得意于别人的丑陋可以凸现自己的俊美,也不能用别人的丑陋来为自己的丑陋开脱,并以此作为故步自封的理由,进而否认发达国家的制度及管理经验是先进的值得我们学习的,更不能借此为自己的一系列更为严重的制度弊端和人性堕落寻找免责的借口。

只有被堕落的制度所操控和被堕落的人性所腐蚀的社会,才会乐此不疲地玩弄这样下流的游戏:把别人的丑闻作为自己的遮羞布。特别是把天使的局部污点当作魔鬼的一团漆黑,进而昧于自身的魔鬼,就尤其下流。

一句话:借他人之丑遮掩自己之丑的人,尤其丑陋。

2002年7月13日于北京家中

【争鸣】2002年8月号

另一版本:刘晓波:华尔街黑幕为中国遮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