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丑陋的韩国世界杯

本次世界杯将成为足球史的持久话题,绝非因为出人意料的冷门叠爆,而是因为足球黑哨的丑陋。在这届丑陋得前所未有的世界杯的背后,是更为丑陋的足球政治和民族主义狂热。尽管小组赛上劣质裁判的多次致命误判,已经令人厌恶,但是,对韩国队打进十六强,我还是为之欢呼,因为韩国人在小组赛上踢得的确不错。而从八分之一决赛开始后,尽管韩国队创造了接连打进八强和四强的“奇迹”,但是随著义大利和西班牙被黑哨吹出世界杯,种种丑陋已经让人不忍目睹。

执法世界足坛最高赛事的裁判是丑陋的,那麽英俊的蓝衣军团居然在四场比赛中被吹掉四个好球,踢得韩国人几乎没有还手之力的斗牛士一场之内被吹掉两个好球,无辜受害者愤怒了,球迷们愤怒了,马拉多纳、贝利、贝肯鲍尔等昔日球星愤怒了。因为受害者的对手都是东道主韩国队!如此丧尽天良且明目张胆的黑哨绝非主场之利所能解释。

挑选这些丑陋裁判的国际足联是丑陋的,正是这些劣质裁判直接造成了足球盛会的丑陋。靠利诱来拉拢足球弱国而连任主席的布拉特更是面目狰狞,布拉特借助手中的足球权力,既教训了向其权力挑战的欧洲人,又还了主办国一个天大人情。国际足联已经由世界足坛的组织者仲裁者变成了以权谋私的腐败大本营。

红色海洋的韩国是丑陋的,狂热而狭隘的民族主义制造了足球史上最大的黑幕及冤案。当韩国的老板为所有员工买来红背心之时,当韩国光州的所有中小学为了韩西大战而全部放假之时,特别是当我在电视上看到韩国人的群体狂欢场面之时,看到金大中总统和韩国足协主席郑梦准相互拥抱庆贺“胜利”之时,这个大韩民族的面孔已经畸形得猥亵而狰狞。狂热、狭隘、功利的民族主义和内幕交易,在把球技平平的韩国队送进四强的同时,也葬送了这次世界杯──义大利和西班牙的陪葬还只是个案,关键是葬送了公平竞争的体育精神和诚实无欺的人性底线。身为国际足联副主席的韩国人郑梦准,在国际足联主席选举前的关键时刻,背叛盟友而倒向被丑闻缠身的布拉特,功利民族主义和权力交易就已经为本届世界杯准备好了黑哨,为爆发户般的足球小人准备好了投桃报李的肮脏答谢,也为郑梦准本人准备好了谋求更大权力的民族主义资本。

什麽叫韩国人的意志顽强?什麽叫韩国的光荣和亚洲的荣誉?当竞技体育的基本公正被出卖之后,当韩国人只为自己的丑陋胜利欢呼而全无内疚之时,意志顽强不过是恬不知耻。当某些亚洲人以韩国为荣之时,这样的荣誉不过是拿屁股当脸。

如此,韩国足球腾飞了,而韩国人堕落了;民族虚荣满足了膨胀了,世界杯空虚了腐烂了;赢得了一届四强的韩国,却输掉了长远的民族的信誉;从黑幕交易中受益的布拉特以及国际足联和郑梦准以及大韩民族,却亵渎了人类道义和民族良知──为了个人私利和本民族狭隘的既得利益而公然践踏普世公正。

2002年6月22日于北京家中

【大参考】总第1605期(2002.06.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