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新世纪大陆爱国主义的转向

1999年中国驻南使馆被误炸,2000年陈水扁当选台湾总统,2001年中美撞机事件,9.11恐怖袭击,小布什政府提升对台军售的水平并明确承诺协防台湾……这一系列外交事件和大陆的国力军力的增强,以及申办奥运、入世、足球冲出亚洲等成功,使大陆人的民族主义由自卑、怨妇、控诉、谴责相混合的被动防御型爱国主义,转向由盲目自信、虚幻自傲、仇恨宣泄构成的主动攻击型的爱国主义。

中共政权基于实用主义的态度,对中美冲突一直保持现实低调,因为美国的强大是现在的中国无法挑战的。但是仍然把美国视为头号敌人,并连年大幅度增加军费开支。对血浓于水的台湾,北京决不放弃武力威慑的对台战略,屡屡进行武力威慑,并具有广泛的民意基础,即便在国内问题上对中共持批评态度的知识精英,在台湾、西藏等民族问题和中美关系问题上,却与中共政权完全一致,坚持一种大中国主义,在必要时武力攻台成了主流民意。

而且,民间的爱国主义情绪之狂热往往超出官方的外交定调。看看大陆的互联网,陈水扁当政后一直充斥着近于疯狂的喊杀声,爱国者称陈水扁是美国的傀儡,一定要打沉台湾这艘美国反华的“航空母舰”,网上出现众多武力攻台的战略方案,武力攻击和经济封锁的双管齐下。“打比不打好,早打比晚打好”的言论非常普遍。多项民意调查也不断地放出80%以上的受访者主张“武力统一”的结果。对美国,网民们也决不放过任何宣泄仇恨的机会:撞击事件引来一片打杀声,9.11后的一片幸灾乐祸和对超限战的鼓吹,两个美国人在深圳和北京耍流氓的行为曝光后,我随即下载了二百条网民的评论,只有两条是主张诉诸于法律手段,其余的198条全是粗野的谩骂,甚至小题大做,把个人违法行为上升到两个国家尖锐对立的可怕高度,如果不用拳头教训这两个耍流氓的美国人,中华民族在未来世界上的存亡还将遭遇大的危机。

这些好战的狂热爱国者所依据的理由是:对于仰仗霸权美国的台独分子来说,他们唯一能够听懂的语言只有“导弹的爆炸声”。

在人权至上与和平主义成为主流的当代世界上,中国人之所以突然迸发出好战的爱国主义,其主要的原因,绝非受过百年外辱的中国一旦强大起来,雪耻的冲动必然导向这种好战的爱国主义,而是传统的“仇恨理论”、“敌人意识”和“暴力革命情结”的复活。当邓小平的发展经济为主的战略代替了毛泽东的阶级斗争为纲之后,敌人意识和火药味随着小康生活的来临而逐渐淡化。但是,一党独裁在本质上是不会放弃“阶级斗争式的敌人意识”和“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暴力革命论。于是,敌人意识由国内转向国外,仇恨理论由阶级仇恨转向民族仇恨,暴力崇拜由“枪杆子里面出政权”转向“枪杆子里面出统一和出民族尊严”,这种由仇恨心理、敌人意识和枪杆子崇拜构成的野蛮传统在爱国主义借口下的复活,在对内统治上,构成共产主义信仰崩溃后的新的意识形态合法性;在对外关系上这种民族主义,让台湾的反感加深,让美国更加警惕,为在西方和亚洲流行的“中国威胁论”推波助澜。

【BBC】
2002年06月19日 格林尼治标准时间12:38北京时间20:38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