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独裁者的末日狂欢

被美国总统小布什称为“邪恶轴心”的伊拉克和北朝鲜,在贫困凋敝的国土上,在其人民的饥寒交迫之中,也在不断有人冒着生命危险逃离邪恶魔掌之时,两个堪称邪恶之最的独裁者,最近都在倾全国之财力大搞生日庆典。

萨达姆的65岁生日,金日成的诞辰,其方式和场面完全雷同:一方面是显示全民对独裁者的效忠表演,另一方面是向世界和美国炫耀军事力量的示威。独裁者的巨幅画像遍布街头,丰功伟绩充斥境内所有媒体,全国各地方首脑纷纷赶到首都,带着令人肉麻的祝寿词和生日礼物,被组织起来的巨大人群像被操控的木偶,打扮得五色绚烂,被检阅的陆海空三军和各类武器,一起向独裁者高呼万岁。萨达姆被称为伊拉克永远的领袖,坟墓中的金日成被称为北朝鲜永远的主席。

两位独裁者同样发表坚决反美的讲话,自称如果遭到美帝国主义的军事打击,独裁者一定能够带领人民痛击侵略者。但是,这两个国家被布什定义为邪恶国家之后,两个独裁者都一边狂呼高调口号一边进行现实外交。萨达姆主动向科威特等阿拉伯国家示好,以便分化美国在中东地区的盟友;金正日突然恢复了长期中断的南北对话,最近又向美国发出缓和对峙的资讯。

两个独裁者的生日庆典的区别只在于:北朝鲜的阅兵式远比伊拉克的步履整齐,大概是这个世界上最整齐划一的群体步伐,活人的肉体动作被训练得甚至比电脑设计的程序还要精确,却没有一丝人的气息。但是,北朝鲜没有伊拉克为萨达姆准备的巨大生日蛋糕,没有三百对新婚夫妇为独裁者的生日锦上添花。从这点上看,伊拉克还少许有点儿人情味。

最让人不可思议的是,改革二十多年的中国,早已远离为毛泽东诞辰大搞全国性祝寿的时代,但是其主流媒体却热衷于炒作两个邪恶独裁者的生日庆典,在国际专题中给了邪恶国家足够长的版面和时间。这两个庆典的盛况,我是在中央电视台的国际新闻节目中看到的。其实,联系到中共高层最近的外交举动,就不难理解中国主流媒体的突出报道:中共在庆典前夕送给金正日600万美元,江泽民出访利比亚和伊朗。这种外交举动的主要动力来自独裁制度之间的惺惺相惜,矛头所向显然是自由世界的领袖美国。

当普京抓住历史良机带领俄罗斯全面融入主流社会之时,古巴又举行百万人反美的集会示威,透过外在场面的盛大辉煌、万众欢腾的效忠表演和独裁者不可一世的表情,我看到了末日狂欢式的最后挣扎和内在虚弱。

2002年6月12日于北京家中

【大纪元】2002.0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