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呼吁中国政府平反六四和释放所有良心犯——给中国政府的公开信

在六四祭日前夕,天安门母亲向政府提出对话的要求,良心犯徐文立的妻子贺信彤绝食一天,呼吁政府为六四平反和释放身患肝炎徐文立。她们是失去亲人的母亲和良心犯的妻子,无论是给政府上书还是绝食抗议,无论是通过法律程序控告李鹏,还是收集六四证据和进行人道救助,她们并没有诉诸于仇恨,而是一直以爱的良知、以和平理性宽容的精神,反抗恐怖、拒绝遗忘、追求正义和见证历史。

我之所以发出这封公开信,一是受到她们的无畏精神的感召,一是寄希望于政府的良知发现。

她们作为中国公民、作为被害者的直系亲属,不仅具有提出自己诉求的合法权利,更可贵的是,在社会的道义感、责任感日益萎缩的当下中国,她们是罕见的公民勇气、社会责任和道义良知的见证。她们要求与政府进行对话,要求调查六四真相,要求公正评价八九运动,要求通过法律程序追究有关责任人,要求对死难者进行公正的补偿,要求取消对国际人道捐款的冻结,要求释放良心犯,要求免于恐惧的正常生活……这些要求,没有一项有违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律,更没有任何不近情理之处,反而洋溢高贵人性的光辉。

所以,她们的义举才会得到国际社会的普遍肯定和支持,天安门母亲今年还被提名角逐诺贝尔和平奖,徐文立是国际社会最为关注的中国良心犯。而且,我相信,在中国目前的情况下,虽然绝对多数人出于恐惧而被迫沉默,但主流民意肯定同情和支持这些受难者亲属们的正当要求。如果政府不相信这是民意所向,举行全民公决是最好的测试办法。

六四血案是中国人心中的剧痛,是一个绕不过去的政治结。这个结一天不解开,正义就一天得不到伸张,民意就得不到尊重,人权就得不到制度性保障,国人就无法免于政治恐惧,已经崩溃的伦理秩序就无法开始重建。同时,政府无以向人民和历史交代,执政党的合法性也将始终处在危机状态,中国社会的实质性政治进步就更不可能,也无法真正融入国际主流社会。与其心怀惊惧地面对每年一度的六四忌日,何如心胸坦荡直面历史真相,给受害者、给全国民众、也给国际社会一个负责的交代。能够解开六四之结的执政者,毫无疑问将成为中国历史上划时代的政治伟人,因为这是对内顺应民心、对外顺应全球走向民主化的历史趋势的大善政。

国家主席江泽民最近在中央党校的讲话中,对中共高级干部提出“三个创新”的要求。在目前的中国,民意所期望的最根本的创新应该是政治上的制度创新——积极、有序、渐进地推动走向自由民主社会的政治改革——开创新世纪的中国政治的新纪元。

鉴于此,我呼吁中国政府:在中共十六大召开之前,真正肩负起善待人民和民族振兴的责任,拿出正视历史真相的勇气和开创政治新纪元的魄力,认真对待六四难属群体和贺信彤等良心犯亲属的要求,学习怎样才能尊重民意和切实改善人权,为十六大的召开创造良好宽松的社会氛围,而不让草木皆兵的自我恐惧制造贻害无穷的政治紧张。公正评价六四和释放良心犯的善政开始之时,也就是中国政治的制度创新的开始。

2002年6月3日于北京家中

【大纪元】2002.06.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