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六四真相正被谎言淹没

十三年前的八九运动,中国人的正义感、责任感、同情心和献身精神得到了群体大迸发,甚至盗贼都公开喊出罢偷的口号。在面对大屠杀时,普通民众所表现出的人性之善甚至达致殉难的高度。那种道义和激情、理性和勇气,本应该成为中华民族关于高贵人性的永记忆和良知激励。但是,六四大屠杀十三年后的今天,有目共睹的却是对六四大屠杀的逐渐淡忘和对八九运动的歪曲,是中国社会的道德沦丧和人性腐烂的惊人程度。面对独裁恐怖、制度谎言、权力滥用、腐败横行、人权迫害、两级分化和弱势群体的悲惨处境,人们的懦弱、残忍和冷漠已经达到自私的极限——拔一毛与天下而不为也。

历史道义被利益取代

首先,对这种人性腐烂负责的是中共政权的暴力镇压和政治恐怖。十三年来,无孔不入的政治恐怖从未间断,以严酷打压、秘密警察和利益要挟对付任何民间异见,使专制暴力强加的外在恐怖逐步转化为人们的内在恐惧感。这恐惧伴随人们的日常生活,久而久之,恐惧便成为了人们的思维和行为的不可分割的组成部份,成为一种生存习惯。而社会,一旦屈从于蛮横的政治恐怖,也就等于与扼杀人性的刽子手共谋,全社会的道德堕落也就不可避免。

其次,官方利用垄断的言论权力进行强制性意识形态灌输,扭曲民族记忆和清洗个人灵魂。当一个垄断所有社会资源的政权带头说谎并鼓励谎言之时,谎言就变成了最佳的牟利工具。久而久之,直面历史和说真话的良知便在恐怖和利诱下麻木:既然我们无力反抗谎言,既然说谎又能带来利益,何必冒风险去追究真实呢?

第三,中共体制纵容媒体制造虚假繁荣和鼓励人们沉溺于拜金主义,数字游戏和政绩造假吧、贪污腐败和转移资产吧、股市泡沫和资本神话吧、私人轿车和高级别墅吧、包二奶和嫖娼吧、吃鲍鱼宴和喝婴儿汤吧、黄金假日和一掷万金的豪赌吧不择手段的发财、为所欲为的享受和不断创新的挥霍。

做一只驯顺而脑满肠肥的猪,多安全多享受。做一个自主而饥肠辘辘的人,太危险太辛苦。在当下中国,六四道义已经被小康世代的利益至上所取代,八九共识已经被利益大分化所消解,一方面是强势阶层的富裕肥胖症的深度泛滥,另一方面是弱势群体的普遍贫血。

自私懦弱令良知泯灭

第四,精英阶层的自私懦弱导致了民间良知的几近泯灭。一方面,大屠杀之后,自由精英的大面积逃亡造成了八九运动的民间道义资源的严重受损。

如果在极端恐怖的时刻,自由精英特别是那些象征性的道义人物能够挺直脊梁,勇敢承担起反抗恐怖暴政的社会责任,独裁者的镇压对社会良知的伤害至多是外在的有形的暂时的,但自由精英的懦弱和短视,造成了对社会良知的内在的无形的长远的伤害——失败感、失望感甚至绝望感。使亲历八九运动和大屠杀的普通民众产生被欺骗被出卖的寒心感受,接下来的肯定就是视道义如垃圾或牟利工具的看破红尘,是惟利是图的犬儒化生存。

而没有足够的民间压力,独裁者怎么可能主动放弃垄断权力呢!

就这样,六四大屠杀之后,恐怖威胁、谎言灌输、利益收买和民族劣根,共同造就了一个向恐怖低头、向良心说谎、向利益膜拜的民族,使专吃人血馒头的民族劣根性,在后共产时代,向人性糜烂的深渊狂奔。

【苹果日报】2002年5月3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