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欧盟新立场对中共的警示

就在布什政府对台湾释放一系列善意而让中共极为不满之时,也在中共以超乎寻常的热情接待昔日的敌人、今天的欧盟外事专员彭定康之时,令江核心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中共对彭定康下的统战功夫似乎白费了,一向保持与美国的中国政策相区别的欧盟,其对华政策的立场突然与美国接近。欧洲议会,先是支持台湾加入世界卫生组织,接着是于4月11日通过了欧盟执委会的“欧盟对中国策略”报告决议案,第一次以书面文件的方式对中国的人权、宗教、少数民族自治权利提出批评,其中特别引人关注的是欧盟在两岸局势上的新立场:第一次明确表示,两岸问题必须和平解决,必须顾及和尊重台湾两千三百万人民的意愿,不能接受中共保留对台使用武力。

但是,欧盟如此破格的立场并没有立即引起中共的强烈反弹,直到一周后的4月18日,外交部新闻发言人和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负责人才分别表态,其口径完全一致:列举了中共与欧盟的众多成功合作、充分肯定中欧之间的合作伙伴关系的重要意义的同时,对欧盟在人权、宗教自由、少数民族自治权利、特别是两岸关系上的新立场表示遗憾和温和的抗议,指责欧盟因不了解中国的历史而误判现实,要求欧盟不要干涉中国的内政。而对美国在此类问题上的立场,中共即便在行动上采取低调应对,但是在言词上也一定要严厉。中共决不会象针对美国那样,就欧盟对中国人权状况的指责而发表关于欧洲人权姿态的白皮书。显然,中共对欧盟的反弹要比对美国温和得多。正如在科索沃战争时期,美国作为北约一员和欧洲的主要盟国,本来是在帮助欧洲恢复和平秩序,防止人道主义灾难的愈演愈烈,但是中共却把反对北约空袭南联盟的主要矛头对准了美国。这显然是基于联欧抗美国的利益需求。

众所周知,为了抗衡美国,中共在外交上进行着多方位的出击,一心拉拢欧盟,试图与俄罗斯及独联体结盟,与那些和美国不友好的国家称兄道弟,其中包括伊斯兰国家、残存的共产国家和拉美、非洲的一些小国。而欧洲,无疑是中共最下功夫的地域。因为从当今世界的国际关系格局的角度讲,欧盟的影响力仅次于美国。所以,借助于欧盟在一些国际问题上与美国的分歧,中共尽量使欧盟的对华政策明显区别于美国,使西方世界无法形成遏制中国的战略同盟。在重大国际问题上,特别是在关系到美国的全球战略利益的问题上,如导弹防御系统、反导条约、邪恶轴心、巴以冲突、京都议定书等问题上,中共的立场一直向欧盟靠拢。中共的高层领导人和外交智囊们,一谈起当今世界的发展趋向,必然要谈到多极化,一谈到多极化就必然把欧盟作为制衡美国的重要一极。中国还在经贸上利用大宗订单来进行收买,比如,中共一直在空中客车和波音公司之间玩着平衡游戏,有时为了给美国人脸色看,会毫不顾及经济利益地舍波音而取空中客车。

同时,尽管欧美有着共同的价值观和制度,但是与美国相比,欧洲的中国政策一直比较温和,特别是在最容易引起中共愤怒的人权和台湾问题上。在人权问题上,美国一直采取较强硬的谴责和对话并重的立场,欧盟则基本放弃公开谴责而转向以对话为主的策略。每年联合国人权大会关于中国人权的谴责议案问题上,欧洲大国的温和与美国的强硬就是最明显的例证。在两岸关系上,欧盟也较美国温和,虽然欧盟也主张和平解决两岸关系,但是从来没有象美国那样:既明确表示反对中共保留对台使用武力,又尊重台湾人民具有决定自己未来归属的权利。

在台湾完成第一次政党轮替的2000年大选之后,时任美国总统的克林顿在高度赞扬了台湾的民主成就的同时,提出两岸关系的未来解决必须征得二千三百万台湾人民的意愿。而欧盟,作为世界上最成熟、最具凝聚力、组织程度最高的洲际政治组织,在国际事务中发挥着仅次于美国的重要作用,而且,欧盟没有台美之间的传统战略关系,却如此正式宣示与美国极为接近的台海政策,对台湾和大陆都具有积极的意义。

对台湾来说,这无疑标志着国际主流社会对台湾建设民主社会的巨大成就的整体性公开支持,当台湾政府来自二千三百万人民的选票之时,台湾人民具有选择未来的国家归属的权利也就理所当然。自由台湾与独裁中共的较量,随着台湾的民主制度日渐巩固和成熟,也随着人权高于主权原则的日益普及,台湾必将在世界上赢得越来越广泛的支持,终将在时间的竞赛中赢得未来。可惜,台湾人似乎更看重来大陆投资赚钱,而不太愿意对中共政权讲人权和民主。但是,金钱外交只能得益于一时,自由民主之光才会闪烁于久远。

对大陆来说,这是国际社会对专制强权的又一次警告:一个独裁政权企图以武力威慑为后盾、以经济统战为策略来征服一个自由政权,这是无法为国际主流社会所接受的。虽然,欧洲和美国的对华政策会有策略上的不同,但是在反独裁促民主这条底线上,二者的道义立场和利益诉求则是相同的。在中共最看重的台湾问题上,欧盟不会像美国那样,在军事上支持台湾的防御,更不会明确表示一旦受到来自中共的武力攻击将协防台湾,但是,基于价值观及制度的相同和真正的盟友关系,欧盟起码在道义上决不会反对美国的武力协防台湾。如果大陆一意孤行,那么中共政权不仅要与台美拼实力,也将在道义上陷于孤家寡人的境地,几乎不可能真正赢得这场“失道寡助”的战争。所以,对台尊重民选政府和民意所向,对内进行民主化的政治改革,才会为两岸的华人带来真正的福祗。

4/20/2002于北京家中

【信报】2002年4月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