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捣毁用神意装璜的断头台

4月12日,在耶路撒冷市本耶胡达市场,又一名20岁的巴勒斯坦女青年自愿充当肉弹,在血肉横飞中升入了真主的天国,而6位无辜的平民却下了地狱,还有85名受伤的路人被她的升天推到了地狱的入口处。四名中国人也成为恐怖肉弹的殉葬品,二人死亡,二人截肢。死者的85岁的老母悲痛得要以头撞墙,年幼的儿子对如此巨大的打击还没有足够的意识。

作为中国人,我为同胞的惨死而悲痛而愤怒,但我决不会只因同胞死于肉弹才认为恐怖主义是恶魔。在命运的天平上,受害者不分男女老幼、更不分国界信仰,中国平民、以色列平民、巴勒斯坦平民……他们的生命同样珍贵,同样不该死于恐怖袭击。而恐怖主义的施暴恰恰也没有国界信念之分,没有军人和平民之分,911恐怖袭击如此,巴勒斯坦、阿富汗、黎巴嫩、菲律宾……的恐怖组织制造的一系列恐怖袭击亦如此。任何针对平民的恐怖暴行都是对人类本身及其文明攻击,施暴者都是刽子手——无论他们来自哪个国家和民族、信仰怎样的宗教,也无论他们为恐怖行为的辩护听上去多么冠冕堂皇。

自然,阿克萨旅通过电视台向全世界宣布对此次自杀爆炸负责,称赞这位肉弹姑娘是烈士。的确,从这位姑娘自愿赴死的果决看,她付出了肉体却得到精神上的圆满,她的家庭也将因她的行为而获得精神上和物质上的双重嘉奖。这种崇高而丰厚的嘉奖,据说是来自圣战,来自巴勒斯坦人信奉的万能真主。而那些为她的精神圆满、为她的家人得到的双重嘉奖而付出生命代价的无辜者呢,他们得到了什么?不,他们只有无辜付出而没有任何回报。他们付出的,不仅是受害者本人的生命,还有亲人们无限期的痛苦。父母失去了儿子,妻子失去了丈夫,孩子失去了父亲,肉弹在精神上毁灭了一个个世俗家庭的幸福。

难道仅仅因为真主的神圣和世俗幸福的平庸,或因为仇恨和弱小,就可以理由充足地以圣战的名义滥杀无辜吗?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自然认为:世俗生命就是真主的祭品,为真主而自愿献身者是圣徒是烈士,而陪葬者就活该倒霉。这样的信仰决不神圣,而是撒旦的仇恨逻辑,是蔑视生命的杀人魔鬼。当年,英国作家拉什迪就因为写了小说《魔鬼的诗篇》,而被伊朗宗教领袖霍梅尼下令追杀。今天,魔鬼们以肉弹兵工厂制造的源源不断的着魔者,向生命向人类向文明宣读着死亡判决。这种判决,与历史上以上帝之名义树起的绞刑架和断头台,一样血腥一样灭绝人性。

那么,视生命为无价之宝的人类,自我保护的唯一出路,就是无条件地反对恐怖主义,捣毁魔鬼们用神意装璜的断头台。

2002年4月15日于北京家中

【大纪元】2002.04.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