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谴责美国的世界最需要美国——巴以之间的美国

随着以色列军事行动的升级,全世界几乎一边倒地支持巴勒斯坦,谴责以色列的军事行动,联合国也以15:0通过了要求以色列撤军的决定。对以色列的谴责在非穆斯林国家之外,欧盟表现得犹为积极,欧洲各国发生了要求以色列撤军、反对美国的中东政策的游行,甚至出现排犹主义的苗头,烧毁犹太教教堂。欧盟向以色列发出制裁警告,意欲取代美国成为巴以之间的主要调解人。唯恐天下不乱的恶魔萨达姆也想浑水摸鱼,再次扮演阿拉伯世界反犹反美的英雄,率先提出石油制裁,但应者寥寥,只好独自宣布为期一个月的石油禁运。在同情弱者的“政治正确”再一次主宰了世界舆论之时,唯一能在关键时刻对以色列施加实质性影响的美国,也是唯一公开声明对以色列的军事报复抱有理解的国家,可谓逆世界主流而动。布什总统关于巴以局势的演讲,严厉地谴责恐怖主义,对阿拉法特反恐不力表示空前的失望,也认真地要求以色列撤军,让中东特使津尼会见被困的阿拉法特。前两天还指责美国的阿拉法特,也亲自签署“无条件接受布什谈话”的声明。美国国务卿鲍威尔也开始了艰难的中东之行。

那么,美国的中东政策受到如此多的批评,是美国错了吗?巴勒斯坦激进组织哈马斯又一次帮助我们回答了这一问题。在美国的压力下,强硬的沙龙终于开始撤军,但是撤军行动刚刚开始,阿勒斯坦的激进组织连续两天向以色列发动袭击,4月9日以军在杰宁难民营被袭击,13人丧生;4月10日在海法的公共汽车上引爆人肉炸弹,死8人。这不能不让人想起导致此次巴以冲突骤然升级的恐怖袭击。半个月里,巴方主动攻击以方23次,其中针对平民的肉弹袭击8次,炸死以方平民41人。巴以冲突导致的以方死伤人员中,平民占有绝对的多数,死亡率高达92%.特别是两次平民伤亡严重的人肉炸弹,皆是在恢复谈判或宣布停火的关键时期。如此,人们不仅要问:阿拉法特作为巴勒斯坦的最高领袖和巴以和平进程的开创者之一,无力或不真心控制内部的恐怖组织,如何取信于人?

在拉宾被暗杀之后,由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居中斡旋的巴以和谈再一次初见曙光,当时的以色列总理巴拉克提出了让步空前的和解方案,却被得寸进尺的阿拉法特拒绝。致使以色列国内的右翼激进势力得势,强硬的沙龙取代巴拉克出任总理。所以,当阿拉法特的拒绝帮助他的死敌沙龙上台之后,他现在的困境有很大咎由自取的成份。

我同情巴勒斯坦的无辜平民,以色列也应该把侵占的土地归还给主人。但是,我决不同情阿拉法特,绝对谴责哈马斯等恐怖组织。问题是,在每个孩子都可能被制造成未来的人肉炸弹的土地上,在17岁的华季少女甘愿充当恐怖肉弹的现实面前,谁能分清哪些是平民,哪些是暗藏的恐怖分子。哈马斯曾声言:我们有的是肉弹,起码可以坚持二十年。巴勒斯坦驻北京大使在接受中国媒体采访时声称:在以色列的军事镇压面前,我们都是哈马斯。巴勒斯坦已经成了人肉炸弹的兵工厂。通过宗教灌输和利益嘉奖,专门鼓励人们为圣战而从事自杀性恐怖行为的巴勒斯坦,已经与本拉登的基地组织和塔利班政权,没有什么根本区别了。死于以色列枪口之下的巴勒斯坦平民和被培养成肉弹的平民自杀又杀人之死,究竟孰轻孰重?专门制造杀害无辜平民的自杀烈士的圣战,非但不神圣,反而是亵渎神灵。除非这样的圣战所信仰的是邪恶之神,而不是劝人为善之神。

以巴冲突最紧张的时刻,美国派国务卿去中东调停。图为4月4日布什和鲍威尔在白宫玫瑰花园举行记者招待会。(路透社)放下眼前的冲突,再从以巴冲突的历史出发,看美国逆世界舆论而动的中东政策的对错得失。我以为,在整个中东问题上,美国偏袒以色列的政策有着充分的辩护理由。现在,单就以色列与巴勒斯坦之间的力量对比而言,以色列无疑是强者,美国也有偏袒以色列之嫌。但是,如果把范围扩大到整个中东地区,犹太人相对于阿拉伯世界毕竟还是极少数、是弱者。再回顾以色列刚刚建国时的中东战争,以色列是在和整个阿拉伯世界作战,战火是由阿拉伯人挑起。如果没有美国的支持,以色列能够和整个阿拉伯世界对抗吗?中东地区会有现在的局面吗?所以,美国站在以色列一边,既有历史的渊源,也是对未来的防范。何况,现在欧洲的纳粹主义并未灭绝,反犹情结仍然有一定的市场。美国如果放弃了以色列,犹太人很可能经历第二次奥茨威辛的劫难。

实际上,美国在中东扮演着一种极为艰难的调停人角色,其主导原则扶弱促和。二战后,美国先后促成了英埃和谈、英法以埃和谈、埃以和谈,叙以和谈、巴以和谈,熄灭了多年的战火,缓和了中东局势,开创了和平进程。导致巴以局势紧张的主要因素,恰恰不是美国这个调停人,而是以、巴双方的激进主义,巴勒斯坦的激进组织和以色列右翼强硬派,前者屡屡在和平进程的关键时刻制造恐怖事件,以激怒以色列采取强硬反映,后者经常制造出种种借口延缓和谈,并对巴勒斯坦激进组织的恐怖袭击给予更激烈的报复,双方的激进使本来有希望的谈判流产。而且,在巴以冲突中,决不会出现一方激进而另一方克制的局面。所以,要想破坏和谈,只有一方率先做出激进攻击就足够了。而巴勒斯坦人就常常是率先挑衅的一方。

同时,在中东问题上,美国既支持过以色列也支持过阿拉伯。美国支持阿富汗对抗苏联的侵略只是人们熟悉的例证。而在第二次中东战争中,美国居然能够不顾二战盟国的友谊、抛开北约同盟利益,而全力支持埃及反抗英法殖民者,充分证明了美国作为世界警察的公正执法。

世界在巴以冲突中的主流倾向对美国的角色也很矛盾,一方面批评美国的中东政策,另一方面在每一次巴以冲突升级之时又都呼吁或坐等美国出面。由此,同情巴勒斯坦而谴责以色列、批评美国的中东政策的国家,要么光说不练的廉价同情者,要么是想真练而得不到信任的有前科者(如欧盟)。而既出钱出力又有国际公信力维持道义的国家,非美国莫属。

2002年4月11日于北京家中

【博讯】2002.04.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