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无论如何,普京是正确的

当戈尔巴乔夫发动以新思维为标志的改革之时,中美为对抗前苏联而结成的准军事同盟也随之失去意义。当国民党政权在台湾开放党禁报禁、全面启动政治民主化改革之时,中共却为维持一党独裁制度对和平请愿的民众进行野蛮大屠杀,中美关系随之出现大逆转。之后,苏东巨变,冷战结束,共产独裁制度在世界范围内全面颓败,更凸现出中共政权有违于世界潮流和人类主流文明。

正是在此种背景下,中共为了对抗美国及西方的和平演变,社会主义的叛徒俄罗斯却成了中共借以抗衡美欧的王牌。中共希望利用俄美之间还存在的冷战遗迹,把俄罗斯拉进抗衡美国的东方联盟。然而,事实证明这只是中共的一厢情愿:尽管中俄宣称是战略伙伴,双方还建立了元首定期互访机制,共同发起了“上海合作组织”;尽管在海湾战争、北约东扩、科索沃战争、美国的导弹防御系统等问题上,中俄之间似乎具有共同的利益和相近的立场;但是,在实际上,对于每一次重大国际问题的立场和策略,中俄联盟都在关键的时刻失效,俄罗斯总是最终倒向美国和西方,海湾战争和科索沃战争已经如此,911恐怖袭击仍然如此,现在,在北约东扩和美国的导弹防御系统的问题上也正在如此。

因为,从现实的角度讲,前苏联的帝国泡沫于瞬间破灭后,俄罗斯内囊空虚的真相显露无遗,其实力根本不足以继续与美欧取得均势。对转型中的俄罗斯来说,与西方对抗是不现实的,既阻止不了北约的东扩,也有损于俄罗斯的国家利益,更对世界局势的稳定没有任何好处。

更重要的是,从制度或价值观念的角度讲,俄罗斯已经基本转型为民主国家,不仅与美欧之间的制度及意识形态之争失去意义,而且需要美欧的经济、技术和政治的支持。

从文化传统的角度讲,俄罗斯曾经历过彼得大帝的西化,更多接受的是欧洲文化的影响,俄罗斯人在骨子里把自己看作西方文化的传人,东正教不过是天主教的变种,在宏观上仍然属于基督教文化。正如俄罗斯政治基金会会长维亚切斯拉夫·尼科诺夫发表于11月24日的俄罗斯《劳动报》上的文章《我们为什么与西方接近》中自供的那样:“我们不属于东方,那里把俄罗斯人看作是西方人。在东方,联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那里不存在任何联盟。俄罗斯-中国-印度铁三角现在根本就是空想。”

所以,无论从现实上道义上文化传承上,俄罗斯已经没有任何理由自陷于冷战遗留的阴影中,继续与西方对抗,而彻底放弃冷战思维,走战略合作的道路不仅是最为现实和明智的选择,而且是时代发展的大势所趋民心所向。

同时,现任总统普京的个人因素也起到了巨大的作用。他具有成为世界性政治领袖的强烈欲望和良好素质,追求复兴俄罗斯的大国地位。虽然西方和俄罗斯的自由派都对普京的强势风格颇有微辞,担心他借国家主义之名而行专制主义之实。但是,他在911后一系列令人眼花缭乱的外交行动,改变了人们的看法,使他赢得了西方的政府和民间的双重青睐,特别是他对美国的访问,年轻有为而又不失庄重,精力充沛而又落落大方,心胸开放而又充分展示民族自尊,精明强干而又富于人性,既表现出大国元首的魅力,又不失普通人的平易亲切,促成了俄罗斯和美国及北约之间关系的全面改善。普京把这种改善称之为“实质性发展”,北约秘书长罗伯逊称之为“新质量关系”;布什把普京称为“患难中的朋友”,普京在美国用“负罪感”来表达对911悲剧的感想。

这一切,都在向世界宣示了一个极为明确的信息:俄罗斯本来就是欧洲文明的组成部分,共产主义使俄罗斯走了很长一段弯路,现在是俄罗斯回归主流文明的时候了。如果说,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因带领俄罗斯走出旧制度的阴影而名垂青史,那么,普京就抓住911的契机,主动出击,将促使俄国和西方彻底走出冷战遗留的阴影,在俄罗斯人的意识中彻底消除冷战遗迹,使俄罗斯成为主流文明社会中举足轻重的一员。

《我们为什么与西方接近》一文,对俄罗斯转向的理由说得再坦率不过了。文章指出:尽管俄共指责普京“出卖国家利益”,一些俄共成员号召反美并声援塔利班;尽管一些自由派担心普京亲西方不过是收紧国内政策的烟雾弹;尽管一些专家热衷于谈论普京的“戈尔巴乔夫化”——单方面放弃与美国及北约讨价还价的筹码:帮助美国反恐怖,从古巴、越南、阿布哈兹撤出军事基地……等等,尽管普京现在所持立场,比90%的俄罗斯选民和精英阶层都更亲西方,“但无论如何普京是正确的。”

文章指出:普京之所以正确,因为反西方对于国家来说毫无前途,俄罗斯发展所急需的巨额投资和最新技术,只能来源于西方;因为与西方对抗,俄罗斯在东方就站在不住脚跟;因为对俄罗斯国家安全的威胁,不是来自西方,而是来自南方,所以花钱确保在古巴和越南的基地是愚蠢的;普京不能再错过与世界主要国家接近的机会,在全世界组成的反恐怖同盟中,俄国与很多国家比起来,显得很文明很民主,普京重塑着俄罗斯的形象,提高了俄罗斯的声誉。

普京和俄罗斯如此选择,江泽民和中国怎么办?还想毛泽东时代那样不自量力地同时两面作战?显然不可能。那么,唯一的办法就是学习普京。事实上,中共已经开始悄悄地这样做了。最近,中共的主要喉舌中央电视台、人民网、新华社主办的《参考消息》所透露出的信息,说明中共主流媒体的导向正在悄然变化。

首先是变得不那么反美了,《参考消息》,这份专门以摘发境外媒体文章的报纸,911后持续了近两个月的对美国的妖魔化报导消失了,代之以正面的与平衡的报导,居然在5天内摘发了两篇颂扬大灾难中的美国精神的文章。一篇谈911后美国发生的十个方面的令人欣慰的变化,主题是“美国精神依然绽放光彩”。另一篇谈美国是如何战胜历史上多次经济灾难,最终成为头号强国的。文章相信,美国也能战胜911大灾难,并认为在全球经济普遍不景气的困境下,商人们应该向美国学习,学习美国的弹性和包容,创新和优化,平衡矛盾和利用矛盾。

其次,变得不那么反西方特别是反北约了。中央电视台和人民网以专题访谈和驻外记者报导等形式,肯定了俄罗斯与美国及北约关系的全面改善,肯定了北约东扩的趋势不可阻挡,特别是肯定了北约在维护欧洲和全球的和平稳定上的巨大正面作用。

最后,变得能够倾听西方舆论对中国的批评,并让百姓在一定限度内了解这种批评。中国入世后,从11月16日到12月3日的半个月内,《参考消息》第八版居然连续摘发境外媒体对中国的负面报导和批评多达10篇,批评所涉及的领域也有了惊人的扩展:司法弊端、虚假统计、重大事故频繁、劳动条件恶劣、市场条块分割、少年犯罪遽增、盗版泛滥、枪支黑市形成、环境污染严重等问题都有所触及。有的批评相当尖锐,直指制度弊端,如11月16日摘发了《南华早报》12日的文章“中国司法改革成当务之急”指出,中国司法仍然处在党政官员的严厉控制之下,贿赂和逼供司空见惯,经济案件的判决有三分之二得不到执行,缺少大量合格的法官和律师,不熟悉国际规则,外国公司的合法利益得不到有效的司法保障。

对美国及北约的正面报导和评论,在过去的大陆主流媒体上是很难见到的(此问题的详尽评述,我有另文《中共舆论导向悄然变化》处理),这种体验,对于我这个读了十几年《参考消息》的老读者来说,还是第一次。

如果普京全面接近西方无论如何是正确的,那么江泽民呢?我想明智的选择也是走普京之路。反美反西方对俄罗斯毫无益处,对中国来说就更是只有百害而无一利。现在中共主流媒体对美国和西方的报导导向的悄然变化,无论如何也是正确的。

2001年12月5日于北京家中

【议报】2001.12.15总第2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