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盛宴换不来应有的尊严──简评大陆媒体对APEC会议的报道

从舆论造势到浦江烟花,在大陆喧嚣了近一个月的APEC会议终于安全落幕。象任何一次可以显示中共成就的国际大秀一样,中共政权借助于此次会议,对外极尽铺张奢侈的装扮,以显示大陆取得的成功;对内竭力宣传中共政权国际地位的提升,以强化民众的民族主义自傲感。从10月19日到22日的各大媒体头条,皆是APEC峰会的新闻,头版上都有江泽民那笑容满面的照片。媒体突出的主题无非是江泽民个人──在上海召开中共执政50多年来主持的最高规格的国际会议,是江核心善于驾驭国际风云的伟大成就;甚至在介绍历届APEC会议之时,总是突出江泽民提出了什么观点,仿佛每次APEC的主题皆是由江泽民确定的;似乎APEC会议在上海召开,不是轮流坐庄的规则而是大陆的特殊使然。

中共为什么对小布什蜻蜓点水式的上海之行如此重视,似乎布什在911惨案的非常时期还来上海出席APEC会议,既像是布什对中共政权的乞求,又像是对江核心的恩典,就在于江泽民一心想做大国领袖,想在国际事务中加重自己的份量,所以近年来热衷于由大陆主办劳民伤财的各类国际会议,仅今年就有博鳌亚洲论坛,香港财富论坛,上海五国和APEC会议等,但是,江泽民也知道,无论举行多少次国际会议、出访多少个国家,想取得大国领袖的地位就必须得到美国的认可。所以,中美关系虽然麻烦不断,却一直是江核心外交的中心,无论他怎样煽动国内的狂热反美情绪,但是在处理中美冲突时皆采取务实的态度,决不放过任何一次向美国作秀的机会,见不到美国主要的政要,就通过接受美国主要媒体的采访来支持自己在美国的知名度。小布什上台后的外交政策的改变,无疑为江泽民的亲美泼了一头冷水。

恰在江泽民左右为难之际,911恐怖惨案发生,美国的反恐怖之战需要国际社会的广泛支持,江核心有了突破中美关系僵局的天赐良机,特别是布什的上海之行尤为重要,可以借此建立两国元首之间的个人关系,并通过个人关系来拉近和稳定中美关系,提升他个人及中共政权的国际地位。所以,大陆媒体关注的焦点,仅次于江泽民的就是美国总统布什。中共不仅让反恐怖主义成为上海峰会的主题之一,送给小布什一个大礼;而且对布什参加此次峰会的舆论造势,一反自布什上台以来的抹黑,对布什的报道几乎是一边倒的肯定,恍如让人重回八十年代的中美蜜月期。不要说以前对布什的围堵中共的政策、撞机事件、对台军售的完全负面的报道和评论,甚至在911惨案刚刚发生时,中共官方的态度极为暧昧,大陆媒体对布什总统及美国政府也极尽冷嘲热讽之能事……而现在,媒体上出现的布江会,江的脸上,每一刻都充满笑容。

表面上看这是中共对美政策的大转变,实际上是小布什政府出于反恐怖的需要而不得不暂时改善中美关系。江泽民的一贯亲美世人皆知,这也是他对外政策的唯一明智之处。但这种亲美绝非因为他认同美国的价值及其制度,而是因为他想做大国领袖的野心使然。所以,布什是否出席这次峰会、出席了将与江泽民谈些什么,成了中共政权重视此次会议的关键原因。

911之后,大陆媒体在谈及中美关系时,突出的重点是布什不会因911事件而取消上海之行;随着APEC会议开幕的临近,又大肆渲染911后的布什首次出国就是到中国上海;布什启程之前,有大篇幅的《人民日报》记者对布什的采访;布什启程之后,重点转向对布什出访的安全保障的详细报道,危言耸听的大标题是“布什将把白宫搬到上海”。布什到了上海之后,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节目几乎全部给了APEC峰会,而且凡是涉及到布什的画面,布江会谈、两人答记者会、出席首脑峰会、穿中式服装、签字文件、晚宴、观看烟火……对十九位国家元首的画面处理上,给布什的画面时间都超过其他元首一倍,别人的画面只是一闪而过,布什的画面却总是既有中远镜头,又有特写。21日的新闻联播中,最长的一段的新闻就是江泽民及夫人站在大厅中,迎接出席峰会的各国首脑,那种转播的方式甚至让人想起万邦来朝的帝国仪式。电视画面还特意突出布什与江泽民耳语的细节。在转播穿上中式服装的各国元首在有关文件上签字时,其他国家的元首都是近景的半身签字画面,而布什又一次得到了特殊的优待,从远景镜头拉向近景最后是大特写,时间起码比别人多了几倍。在各国元首对上海的赞美中,反复突出的也是小布什对上海变化的“惊叹”,对中共领袖的夸奖;媒体上出现的各国领导人会议期间的花絮,第一个提到的肯定是布什;10月22日的几家媒体,详细报道了布什下榻的饭店,为了布什在这里的三天准备了整整一年,尽力营造出布什家乡的气氛,光是布什家乡的花就摆了6000盆之多,只为了让这位德州人一踏进饭店就有回家的感觉。从中共的官方发言人和主要媒体的基调看,在如此突出江泽民个人及中共政权的举足轻重的国际地位报道中,在挥霍纳税人的钱招待各国元首的排场中,在对小布什的特殊优惠中,透出的恰恰不是一个正在崛起的大国领袖的自信,而是一种虚荣而自卑的讨好心态。但是,只靠豪华的盛宴和乞求的姿态,而不靠决心加入人类主流文明的诚意和切实努力,即便有再多的美酒鲜花烟火,也得不到国际社会的尊重,更无法在国际事务中成为负责任的名副其实的大国。

2001年10月22日于北京家中

【信报】2001年10月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