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恐怖分子是圣战英雄吗?

911之后,大陆有许多人把本·拉登视为“圣战英雄”,认为恐怖分子攻击的只是西方文明,挑战的只是美国霸权。但是,只要我们看看恐怖分子在阿拉伯国家的一些作为,这类谬论便不攻自破。

事实上,恐怖分子不仅想毁灭西方文明,也同样是在毁灭伊斯兰文明;恐怖分子想建立的不仅是伊斯兰政权,更是灭绝所有异己力量的大一统的政教合一的暴力专制政权。塔利班为什么要炸毁有1500年历史的阿拉伯文化瑰宝阿米巴大佛,并通过传媒向全世界示威,就是要利用人类对文化遗产的珍视来获得刺痛文明双目的快感。

本·拉登的野心更大,他自述:建立恐怖组织阿尔·伊达的目标,先是“统一所有的穆斯林,建立按照伊斯兰教戒律统治的政府。”然后再向西方文明宣战,最后达到把世界置于伊斯兰教的统治之下。他认为实现上述目标的“唯一途径是暴力”。既要用暴力消灭基督教文明和犹太教文明,也要用暴力颠覆他眼中的所有腐败无能的穆斯林政权。

这种把伊斯兰教的主旨歪曲为通过暴力圣战来统一所有不同的文化,无异于先把所有阿拉伯国家置于他的神权加暴力的独裁之下,然后再把伊斯兰文明置于世界公敌的处境。如果阿拉伯国家都跟随他去圣战,那将是一场怎样的灾难?肯定是伊斯兰文化的自我毁灭。

为此目的,拉登在90年代里先后策划过颠覆约旦、埃及、利比亚等阿拉伯国家,炸毁埃及驻巴基斯坦大使馆(17人丧生),预谋暗杀约旦王储阿卜杜拉、埃及总统穆巴拉克、在菲律宾暗杀教皇保罗二世,均未遂。亏本·拉登没有象萨达姆那样掌握国家政权,要不然他会成为超级萨达姆。

三次中东战争以埃以和谈而告终,埃及前总统萨达特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巴以结束大规模武力冲突而开始了和平进程,以色列前总理拉宾也倒在暗杀的血泊中;当阿拉法特由暴力圣战的领袖,转变为诺贝尔和平奖的获得者之时;真正的伊斯兰文化主流已经由暴力走向和平,并将由政教合一走向政教分离。我想问那些把拉登作为圣战英雄来崇拜的国人:谁代表着伊斯兰文化的未来,是和平奖获得者阿拉法特,还是恐怖分子拉登?!

2001年9月25日

【人民报】2001.09.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