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最大的安慰和最大的恐惧——有感于卡斯特罗的电视讲话

美国“9·11”悲剧发生后,我没有想到自己在跟踪事件的过程中,除了悲愤之外,还会逐渐感到安慰;除了对大洋彼岸的人道灾难承担一份遥远的道义之外,还在自己的国家产生一种道义上的无力感;除了对恐怖主义的恐惧之外,更强烈地感到对本民族的恐惧,尽管这恐惧不是由恐怖分子的人肉炸弹制造的,但是网络上的蒙面们的恐怖言词,那种冷血的野蛮的幸灾乐祸所制造的精神恐惧,对于置身于其中的我来说,甚至超过专制政权及恐怖主义制造的现实恐惧。

使我感到安慰的,首先是大灾难中的美国人民和政府基于对生命的神圣之爱,所表现出的无私、团结、理性、冷静、秩序、决心。纽约市长发布命令,禁止一切报复性和任何性质的暴力,一旦有人首先使用暴力,统统绳之以法。布什总统表示,这次恐怖主义事件并不能证明大多数阿拉伯人和伊斯兰教国家以美国为敌,并呼吁纽约市民不要针对美籍阿拉伯人进行任何报复行动。布什13日说:“不应该认为某个人是穆斯林,就让他为此次恐怖袭击负责。”之后的14日,在全美国的悼念无辜亡灵和与劫机犯搏斗的英雄仪式上,世界主要宗教和种族的包括伊斯兰教和阿拉伯人都共同为受难者祈祷。15日,美国国会通过了众议员戴维·博尼奥尔提出的“谴责偏见和暴力”的议案,强烈谴责美国人与阿拉伯裔、穆斯林及南亚人之间的暴力冲突。

这种高度的文明水准更是普通美国人的公民风范,它已经在被劫持的飞机上得到淋漓尽致的表现。坠毁于皮茨堡的被劫持飞机上的男性乘客,在如此险恶的紧急情景之中,居然象大选时期的投票一样,通过举手表决的民主程序,一致同意与恐怖分子一决生死。这是怎样的勇敢!而在勇敢之外,是更伟大文明的普及化!还没有完全从大灾难中恢复过来的美国人,却很理性很清醒很高尚,许多受难者的亲人参加救援和献血,高达81%的美国人认为:政府在没有确凿证据前,决不能轻举妄动;许多美国人积极地自发地组织起来,防止一切对伊斯兰社区的恶意攻击;满大街呼吁和平、抗议战争的标语,高呼“阿拉伯人不是敌人”、“战争决不是解决争端的手段。”人们举行的悼念仪式上,只有哀悼、祈祷、相互安慰、表达着爱,而没有发泄仇恨、血泪控诉;只有烛火和安魂曲,而没有声嘶力竭和挥舞拳头。虽然免不了有极少数人因此仇视阿拉伯人,但是大多数人所表现出的理性和冷静,不能不令人肃然起敬。想想吧,他们刚刚经历了大流血、大恐惧、大悲伤,他们有太多的理由愤怒、宣泄、要求“以眼还眼、以牙还牙”!所以,我非常赞同前总统克林顿的表示:那些恐怖分子做了7周密精心的准备,但是他们低估了美国人民,他们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他们对美国人民的判断失误,他们将会知道自己犯了一个多么大的错误。

而当布什总统和夫人劳拉手拉手走出一家医院时,布什强忍泪水告诉记者“所有的伤员没有被恐怖袭击吓倒,这令我很感动。”

其次的安慰是全世界各国,不分种族、信仰、制度、意识形态,不计较历史恩怨——哪怕是再深的仇恨和分歧,此刻都被放置一旁——作为人类的一员就必须坚守的珍视生命这一最低道义底线。在面对这场恐怖分子向人类文明发起的挑战之时,整个世界站在无辜受难者一边,发出的是同一个声音:震惊和悲愤,谴责恐怖主义灭绝人性的暴行,向灾难中的美国人民及政府表示同情、声援、支持。全球各国联合起来打击恐怖主义的决心,从来没有达到过象“9·11”之后的高度共识。因为这次震惊世界的大灾难,发生在和平的时期与和平的地点,针对的是最没有反抗能力甚至连逃生的机会都没有的平民,而且恐怖分子是用不明示、不宣战的手段屠杀平民生命,此乃有史以来最阴险、最卑鄙、也是最怯弱的恐怖暴行。

对于仍然生活在独裁恐怖之下的我来说,自然对其他专制国家的反应更为注意,除了无赖的伊拉克政府(因为伊拉克人民未必都幸灾乐祸)之外,其他我们熟知的著名独裁者的反应都是谴责恐怖主义,其中,北朝鲜的反应最慢也最官样文章,只是外交部出面表示同情和遗憾并谴责恐怖主义,而美国的宿敌利比亚的卡扎非和古巴的卡斯特罗的反应之强烈和立场之鲜明,远远超过我所能想象的最高期待。

卡扎非发表电视讲话,除了谴责可怕的恐怖事件、表示随时愿意为美国人民提供帮助之外,还说利比亚和美国之间的一切冲突和分歧,都不能成为对美国人民提供人道主义的支持和援助的理由。最后,他甚至表现出只有美国的传统盟国才会有的鲜明态度:“这是我们的义务,我们将和美国人民并肩作战!”这样的表态,大量出现在英、法、德、日、欧盟并不令人吃惊,象法国总统希拉克说:全体法国人民和美国人民站在一起!但是,出自卡扎非的口中,就不能不让我刮目相看。

如果说,卡扎非的表态只见文字而没有影像,已经足以让我意外并欣慰的话,那么古巴的卡斯特罗发表电视讲话时的画面,则让我感到震惊和感动。大陆的中央电视台在报道世界政要对“9·11”大悲剧的反应时,选择性极强地给了为数不多的几位政要的画面,第一是俄罗斯总统、接着是英国首相、法国总统、德国总理、日本首相、北约秘书长,在这些有影响的政要之外,只有两位首脑在画面上出现:一位是巴解组织领导人阿拉法特,一位是古巴独裁者卡斯特罗。

在此之前曾在网上看到过古巴外长的表态,心中便有所触动,而当我从电视画面上看到大胡子卡斯特罗那激烈的手势和表情,听到他谴责恐怖主义、哀悼无辜死难者、向美国提供人道主义援助和开放机场的声音时,给我的震撼超过了其他任何政要的电视讲话。谴责、同情、哀悼、人道援助都可以想象,但是开放机场这确实是惊人之举,它的象征意义远远超过加拿大的开放机场。众所周知,在此之前,这位拉美仅存的终身独裁者逢美必反,我在中央电视台的国际新闻节目中见过的卡斯特罗,大都是在浩大的群众反美集会上发表强硬的近于歇斯底里的长时间演说,印象最深的是“古巴男孩埃连”事件的一系列演说,还有在今年7月7日的一次反美大型集会上演说时几乎晕倒的镜头。

古巴和美国之间存在着近半个世纪的历史恩怨,直到今天,美国仍然视古巴为少数几个无赖国家之一,还没有解除对古巴的制裁和封锁;而古巴仍然把美国作为邪恶的霸权,在国际事务中,采取“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拥护,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反对”的极端立场。让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在美国遭遇这场震惊世界的大灾难时,大胡子卡斯特罗非但没有幸灾乐祸,没有故作姿态的敷衍,没有在同情表态的同时,要求美国反省四处伸手的霸权外交,反而立场鲜明的站在无辜受难者一边,站在人类正义一边,强烈谴责恐怖主义,愿意为美国提供任何人道主义援助和开放古巴境内机场……我特意查找了新浪网,有关卡斯特罗的新闻共171条,对于美国,只有他就“9·11”事件的一条消息是善意的。但愿,美国政府能把这作为美古关系的新开端,在珍视生命的共同道义底线上开始化解历史恩怨与现实冲突。

与这种最大的安慰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我在自己的国家感到了最大的恐惧。尽管中共官方的表态在世界性反恐怖主义的高度共识的压力下,逐步向人类文明靠近,由最初的低调表态逐渐提高反恐怖主义和提供援助的声调,但是,充斥于民间的情绪则是离人类文明最远的幸灾乐祸。这种丧失了人所应该具有的最低道义底线的人性堕落,在年轻人特别是大学生中间,表现得尤为强烈。在北京、上海等地当大学老师的朋友来电话说:置身在“9·11”大悲剧后的大学校园中,如同置身于一个人性全无的深渊:饮酒高歌,相聚庆祝,高喊反美口号,围攻同情美国的人,甚至有人放鞭炮。

昨天,我突然接到一位很长时间没有见过面的朋友的电话,他是大学教授,经常作为电视专题节目的嘉宾,他在电话中的声音充满了难以抑止的悲哀、愤怒、耻辱甚至无奈:“晓波,你应该来校园体验一下,这里再也不是人文精神的净土,已经变成了法西斯和犬儒的温床。这几天来,我遭到过学生们的围攻,感到难以想象的孤立,那些年轻学子、还有许多教授,居然连起码的人性都没有了,面对如此生命惨剧,居然幸灾乐祸,这甚至比恐怖分子更恐怖。所以,我必须表达对此的愤怒,一定要在你们的公开信上签名。你一定要把我的名字签上。一定!”

再看充斥各大网站的充满趁火打劫兴致的叫好帖子,“向圣战英雄致敬”、“这下小布屎该尿裤子”、“王伟冤魂终于得到美国佬的血祭”、“纸老虎就是纸老虎,超限战可以打垮一切霸权”、“我们应该乘世界革命的东风,马上行动,炸掉靖国神社,一举攻下台湾,彻底消灭藏独疆独进而收复外蒙古……”中国人一向有充当滥杀无辜的看客的下流传统,但是即便鲁迅当年斥责过的麻木看客,也没有达到象今天这样丧心病狂、冷酷下流的程度。

强烈反美的网友们,你们对美国的仇恨能否超过古巴人吗?你可以基于民族主义,对撞机事件中沉入海底的王伟、中国驻南使馆被炸中殉难的三位记者表示持续的哀悼;你可以基于对冷战后国际秩序的个人观点,对唯一超强的美国政府的外交政策表示异议;你可以嘲笑自称最强大的美国其情报系统和安全保障是何等的无能和低效;你有权站在同情平民的立场上,就科索沃战争、长期制裁伊拉克对无辜平民的伤害,质问战争的性质;你有权在超级强国和弱小族群之间,在阿以冲突中,选择站在阿拉伯人一边;你也有权翻检历史,对朝鲜战争、越南战争以及美国在二战后参与的所有军事活动的正义性提出置疑;你也有权基于信仰的理由,把甘当人肉炸弹的恐怖分子视为殉难的圣徒或英雄;你甚至可以基于对智慧的迷恋,欣赏此次恐怖主义暴行的策划之严密和实施之成功……但是你决不可以践踏珍视生命的最低道义底线,决不可以用种族、国籍、信仰、历史、意识形态等借口,不能用“亲者痛仇者快”的思维方式,把某些人的无价生命之无辜毁灭视为理所当然甚至幸灾乐祸,把纯粹针对平民的恐怖主义暴行视为“圣战”和“殉难英雄”,把歇斯底里的偷袭式谋杀的懦夫行径视为战争的杰作,你不能无视对于当今世界来说,最大的恐怖莫过于:恐怖主义施暴的无疆界性和阴谋性,国际反恐怖主义遭遇的,正是证据难以收集、甚至找不到具体对象的窘境。

而我,就置身于这样一个70%的网虫肆意践踏最低道义底线的民族中,置身于毫无基本是非善恶标准的年轻一代特别是大学生之中,他们将是未来中国的精英!难道这不是作为一个中国人的最大恐惧吗?!世界上大多数专制政府、包括中共政权,在“9·11”上都表现出接近人类文明的努力,而大陆民间的主导情绪却离人类文明渐行渐远,远到让人对这个民族的未来感到恐怖和绝望的程度!这决不是使馆风波和撞机事件的后遗症所能辩护的。

幸灾乐祸的同胞们,环视整个世界,只有萨达姆在歇斯底里,难道你们只配和这种无赖、狠毒、好战、独裁的恶魔为伍吗?!

当全世界感到大陆各个网站中的占压倒性优势的幸灾乐祸的情绪之时,我们这个民族已经在道义上置身于全球之外,我们已经野蛮地无耻地冷血地幸灾乐祸地跨过了人类最低的道义底线,坠入万劫不复的不义深渊,成为魔鬼家族中的一员。

2001年9月14日于北京家中

【议报】2001.09.16总第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