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毛派奋起反击江泽民

对于以江泽民和朱镕基为首的现行当政者,大陆毛派一直在进行不点名的激烈批判。江泽民的“七一讲话”发表后,以邓力群为首的毛派们终于忍无可忍,利用上书党中央的方式,公开点名批判江泽民了。

种种象表明,“七一讲话”对“三个代表”的定位,不同于以往的舆论造势,而是进入了组织动员的运作方式,显然是为了将其作为十六大的主题和写进党章,而做舆论上特别是组织上的准备。

中共政治局常委们,第一次在讲话过后接连公开表态,支持“三个代表”;其二,中共中央各部门、国务院各部委及工青妇、各省委、各民主党派、社会各界及团体,全部在组织动员的方式下,做了效忠性的公开表态;其三,“三个代表”已经被要求作为大专院校的教材,进入政治课本和德育讲堂。这一要求对于江泽民“三个代表”的未来地位所具有的象征意义,甚至要超过那些组织化的表态。更重要的是,进入大学思想政治教材的领袖理论,都具有充分的制度合法性,即皆被写进中共党章和国家宪法,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概莫能外。因而,“三个代表”被列为大学教材,就是为不远的将来进入党章和宪法做准备。

所以,毛派必须在十六大之前,拿出所有看家本领向江核心挑战。

首先,毛派从中共政权的思想道统和制度法统上,指摘“三个代表”允许资本家入党,是对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甚至邓小平理论和共产主义理想的背叛,是想改变中共的无产阶级先锋队和人民民主专政政权的性质,是想变无产阶级政党为资产阶级政党,用少数人受益的权贵私有化,取代多数人受益的平民公有制。

阻止“三个代表”入宪

其次,毛派扛起反腐败、防止两级分化的社会公正的道义旗帜,把私营经济视为腐败的温和贫富悬殊的根源,指摘“三个代表”是为腐败泛滥提供合法性支撑,代表富人就是代表腐败分子,是想把为广大穷人牟利的中共变成富人俱乐部。

第三,毛派自称是坚定地维护国家利益和政权安全的民族主义者,把西方国家统统看成亡我之心不死的反共反华势力,指摘“三个代表”充当了西方资本主义在中共内的代理人,正在帮助西方霸权在社会主义的中国推行和平演变,实现美帝国主义梦寐以求的预言:“把和平演变的希望寄托在共产党的第三代、第四代领导人身上”。

邓力群等人的上书,一开始就引用了一些西方媒体对七一讲话的肯定性评论,以证明“三个代表”完全迎合了西方资本主义的口味,是对国家利益和民族尊严的出卖,是对政权安全的严重威胁。

第四,毛派在反对江核心的论战中,第一次运用党章的组织程序合法性和党内纪律约束的王牌,并以死人邓小平反对个人崇拜的言论,压急欲树立个人威望的活人江泽民。这张党内合法性王牌,是毛派上书中的华彩乐章,从中见到毛派的进步,开始在意识形态的论战中讲起程序、纪律、合法性了,颇具法治形式主义的现代意识。如果按此追究起来,完全可以致江泽民的政治生命于死地,因为江的上台就是无视党法、违反党内组织程序的。

但是,中共执政后的历任党魁在打击异己时,何时维护和尊重过党法党纪的尊严、遵守过党章所规定的组织程序的形式合法性?不用提毛泽东的无法无天,就是率先讲究法制的邓小平在废除胡耀邦和赵紫阳的权力时,也从来是随心所欲、无法无天。当时的邓力群非但不会向老邓提出这么尖锐的进言,反而全力推动老邓不经过合法的党内组织程序而滥用权力。

弱势君主受到制约

由此可见,组织程序、合法性等现代法治的形式主义原则,在毛派的手中不过是权力斗争的实用工具而已。即便如此,以此来置疑直接现任党魁,就等于间接置疑中共历史上所有无法无天的党魁,进而置疑中共八十年、特别是执政五十年的党内斗争史,对今后中共的自我改造仍然具有积极的建设性。一个在组织内部奉行法治的执政党,一个在党内遵纪守法的党魁,在治理国家的时候,不可能走向无法无天的人治。

在专制国家中,对于治理社会来说,弱势君主还是比政治强人有好处,强人可以不受任何制约地随心所欲,而弱势之君起码要受到政权内部的游戏规则的某种制约。

【苹果日报】2001-08-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