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三进入与三个代表的未来定位

已经持续了一个多月的近于癫狂造势,明确地表现出“七一讲话”对“三个代表”的定位,决不同于以往的舆论宣传,而是进入了组织动员的运作方式,为“三个代表”在十六大上写进党章而做全面的准备。首先,现任当权者表现出高度的表面一致,中共政治局常委和委员,第一次全部公开表态,支援“三个代表”;中央、国务院、军委的各部委及各地诸侯,人大、政协、工青妇、各民主党派、社会各界及团体,也首次全部做了效忠性表态。让人自然联想到毛泽东时代的“致敬电”现象。

更为不同寻常的是,“三个代表”已经被列为大专院校的教材。这一要求对于江泽民“三个代表”的未来地位所具有的象征意义,甚至要超过声势浩大的组织化表态。也许是江总书记喜欢“三”这个数位,效忠者也用“三”来表示其忠诚。8月6日,官方对全国教育系统提出“三进”要求,即“三个代表”要“进入教材,进入课堂,最终进入学生的头脑”。

自从中共执政后,强制性意识形态灌输的最重要一环就是教育的政治化,政治思想教育是必修课,其内容都是中共党魁的理论。更重要的是,进入大学思想政治教材的领袖理论皆要被写进中共党章和国家宪法,具有充分的制度合法性,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概莫能外。因而,教育“三进入”实施,是为将来更根本的“三进入”做准备──进入党章,进入宪法,进入全国人的头脑。江学说与毛思想、邓理论在寻求制度合法性上的最大不同在于:毛、邓都是政治强人,其理论的制度化依靠充分的政绩支撑,二人皆开创了一个时代,历史地得到了全国各界自觉认同,成为党和国家的指导思想而进入党章国法,二者都曾在道义上具有广泛而深厚的党内拥戴和民众支援,是先征服了人心而后成为“道统”,也就是先进入人们的头脑,而后才进入党章、进入宪法。

而江泽民则是后强人时代的党魁,“三个代表”从一开始提出就引起极大的争论,除了现行秩序的最大受益集团的支援之外,党内毛派坚决反对,持不同政见者及自由知识界或反对或轻蔑,广大弱势群体是改革的最大受损者,也决不会拥护代表富人的理论。所以,江泽民在无法获得足够社会支援的情况下,只能利用当下的垄断权力的便利,强行进行舆论造势和组织动员,为自己在十六大的权力分配上和未来地位上的定位提前做准备。江泽民想确立自己未来的新道统地位,走的恰恰是与毛、邓相反的道路,也就是先确立“新道统”的核心地位,再逐渐寻求征服人心,先进入党章,进入宪法,再进入人脑。

然而,如果江泽民仅仅停留在“三个代表”上,而不是更进一步,真正启动民主化的政治改革,他想成为中共和国家的新道统的概率极低,因为江主导大陆的权力核心,不是靠毛打江山和邓的改革,而是靠元老集团的钦定,他既没有可以媲美于毛、邓的政绩,其理论也由于面貌模糊而难于服人。

2001年8月9日于北京家中

【大纪元】2001.08.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