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几乎是孤注一掷的毛派

我一直比较关注大陆毛派的言论,并订阅他们的主要刊物《真理的追求》,但是此次邓力群等人及胡鞍钢对“七一讲话”发难的力度,确实令我大吃一惊。毛派不仅直呼江泽民其名,而且拿出了所有的理论资源,以便阻止“三个代表”在十六大进入党章,取代毛派们赖以安身立命的中共正统。给人以不计后果、孤注一掷的决绝感。

首先,毛派从中共政权的思想道统和制度法统上,指责“三个代表”是对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甚至邓小平理论和共産主义理想的背叛,是想改变中共的无产阶级先锋队和人民民主专政政权的性质,是想变无产阶级政党为资产阶级政党,用少数人受益的权贵私有化来取代多数人受益的平民公有制。

其次,毛派抗起社会公正的道义旗帜,把私营经济视为腐败的温床和贫富悬殊的根源,指责“三个代表”是为腐败泛滥和两极分化提供合法性支撑,代表富人就是代表腐败分子,是想把为广大穷人谋利益的中共变成富人俱乐部。

第三,毛派也不会废弃民族主义这张王牌,摆出一副坚定维护国家利益、政权安全和民族尊严的凛然姿态,他们的上书,一上来就引用了一些西方媒体对七一讲话的肯定性评论,以证明“三个代表”完全迎合西方霸权的口味,是对国家利益和民族尊严的出卖,构成对政权安全的严重威胁,是在帮助亡我之心不死的西方反共反华势力实现梦寐以求的预言:“把和平演变的希望寄托在共产党的第三、第四代领导人身上”。

以上三点皆为陈腐之论,但是他们的第四张王牌则颇有新意。

第四,毛派在反对江核心的论战中,第一次运用党法──党章──的组织程式合法性和党内纪律约束的王牌,并以死人邓小平反对个人崇拜的言论来打压急欲树立个人威望的活人江泽民。这张党内合法性王牌是毛派上书中的华彩乐章,从中见出毛派的进步,开始在意识形态的论战中讲起党纪党法的程式合法性了,颇具法治形式主义的现代意识。如果按此追究起来,完全可以致江泽民的政治生命于死地,因为江的上台就是无视党法、违反党内组织程式的。

但是,中共执政后的历任党魁在打击异己时,何尝维护和尊重过党法党纪的尊严、遵守过党章所规定的组织程式的形式合法性?不用提毛泽东的无法无天,就是率先讲究法制的邓小平在废除胡耀邦和赵紫阳的权力时,也从来是随心所欲、无法无天。当时的邓力群非但不会向老邓提出这么尖锐的进言,反而为逼胡耀邦下台,全力推动老邓不经过合法的党内组织程式而滥用权力。由此可见,组织程式、合法性等现代法治的形式主义原则,在毛派的手中不过是权力斗争的实用工具而已。

即便如此,以此来直接置疑现任党魁,就等于间接置疑中共历史上所有无法无天的党魁,进而置疑中共八十年、特别是执政五十年的党内斗争史,是为那些非程式性的党内斗争的牺牲者正名。这对今后中共的自我改造具有积极的建设性。一个在组织内部奉行法治的执政党,一个在党内遵纪守法的党魁,在治理国家的时候,不大可能走向无法无天的人治。

2001年8月5日于北京家中

【大纪元】2001.08.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