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迎接奥运,释放政治犯

几乎所有的外电都以“北京今夜陷入狂欢”为题,报道申奥成功的北京。的确,不仅北京,全国各个大城市都有热烈欢呼的场面,据中央电视台报道,港台也有类似的喜庆场面。狂欢是正常的,但我身在北京却并没有感到这是真正的狂欢,即使民众确实有自发的强烈的爱国主义情绪,也是早已被政府组织进“讲政治”的官方秩序之中。北京的两个主要的庆祝场地——中华世纪坛和天安门广场——从下午四点半就开始了交通管制,政府早已安排好了一切,中央诸位领导人的出场,节目的编排,烟花的释放、各界群众的旗帜标语,甚至接受采访的台词都是经过精心安排的,各界名流群星也早早地聚集在欢庆晚会的舞台上,新华社和《人民日报》也早已准备好了社论。一种高度组织化政治化运动化的庆典仪式,是中共几十年一贯制的方式。任何大的庆典都带有鲜明的运动化色彩,在爱国主义成为中共政权新的主流意识形态之后,北京申奥,无论怎样强调体育与政治无关,这种全球瞩目的关乎到政府威信和民族尊严的大事,怎么可能不是政治行为。

遵守承诺字眼模糊

同时,给北京主办权,国际社会的潜在期望,也具有鲜明的政治性,可以促进中国社会的全面转型,使之更开放、更早地融入世界主流文明。

西方支持北京申奥的主要媒体,也大都持这种观点:大陆媒体在报道国际的反应时,最突出的是西方媒体,特别是美国的反应,如“美国朝野密切关注中国申奥”,而且对《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等大报都给了单独的位置;大陆政府说服国际社会的主要理由之一,也是政治性的。在外国记者问人权以及新闻自由等尖锐的问题时,北京奥申委秘书长王伟,不但承诺将加快人权状况的改善,甚至大胆地对记者说:“我们将给予来华记者充分的新闻自由(大陆的记者呢),可以在比赛前及比赛期间,到北京及其他城市,报道任何他们希望采访的任何事。而且,还将容许示威。”这样的承诺,似乎使人看到了乐观的希望:七年后的北京甚至中国,将是一个拥有言论自由、示威游行自由的国家。

但是,如此明确的政治性承诺,在国内的媒体上并没有出现,而且李岚清副总理、北京市市长刘淇这两位最有分量的官员,在莫斯科的讲话中也只用了“一定遵守承诺”等比较模糊的字眼。再看国内对各省市表态的报道,总标题是“按照江泽民同志”云云。

实际行动证明诚意

拿到了主办权的大陆在政治改革上是否有所作为,善良的人们只能对此抱有乐观的期望,但是这毕竟还是期望,如果北京拿不到主办权,甚至连这点不确定的期望都没有了。

为甚么明明会使中国的未来受益无穷的政治改革,非要在国际社会的压力下开始,而不能从内部主动开始呢?这是关乎每个中国人是否能获得免于恐惧生活的千秋伟业,为甚么我们自己就不能!

加入WTO和申奥的双重成功,无疑为大陆社会更深刻的变革提供了巨大的动力。大陆应该向世界证明:二OO八年的北京奥运,不是一九三六年的柏林,也不是一九八O年的莫斯科,而是一九八八年的汉城奥运。

最好这种证明从现在就开始,第一步,就是逐步放开对媒体的控制和释放一切因思想、言论、信仰而被关押的政治犯。

【苹果日报】2001-07-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