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新经济时代的犯罪秀(之一)——与其说是司法仪式,不如说是政治仪式

在几年前的美国,辛普森案的庭审直播造成了万人空巷的效果,被告作为明星、黑人、杀人嫌疑犯的多重身份,具有丰富的可以作为媒体炒作和舆论热点的资源。最近的大陆,一个没有任何其他资本供媒体炒作的纯粹罪犯,却赢得了明星般的舆论效果,他叫张君。在大陆的三大网站,敲进“张君”这个名字,马上就有数百条相关内容出现,比如新浪就396条,中央电视台现场直播张君案开庭审讯将犯罪秀推向高潮。这个全国闻名的杀人犯,已经享受了与法轮功这样总书记钦定的重大政治事件,与陈希同、胡长清、成克杰这些高官腐败案相同的媒体待遇,如此舆论优待,大概是连张君本人也从来不敢乞求的奢望。

张君自认为在中国的犯罪分子中,他的个人素质数一数二,声言“我要做中国的第一杀手”。虽然,在严打期间, 张君没有像其他重大罪犯那样,享受到体育场、广场的开公审大会的幸运(比如,辽宁在20天内就召开过14次公捕公判大会,湖南长沙举行有四万人参加的公审大会,判处18人死刑并押赴刑场执行),没有身临其境过万众瞩目的场面,但是他搭上现代传媒的超速警车,被无数媒体警察簇拥着,游遍全国的每个角落。关于张君其人其事,张君牵连的人的其人其事,与这些被牵连人有关的人的其人其事……每个细节都被媒体放大后再交给读者,张君案被完全戏剧化甚至虚拟化了,变成了一种被媒体操控的犯罪表演,变成中国最大的“犯罪秀”。

法国哲人福科在《规训和惩罚》中,对18世纪的断头台处决犯人有过生动的描述和精辟的社会学分析。每当有绞刑或断头的处决时,工作停顿,酒馆爆满,人们骂骂咧咧兴高采烈地奔向处决现场,断头台上是罪恶、耻辱、血腥、恐怖的展示,台下是人头攒动的喝采、叫喊、亢奋、甚至狂欢的沸腾场面。他认为,这种处罚与其说是司法仪式,不如说是政治仪式更准确。一方面,是君权借此种司法程式来展示其威严和恫吓;另一方面,是万众欢呼、群情激愤的壮观场面,礼赞着社会对死亡和尸体的暴虐。然而,权力者恰恰没有预料到的是,君权所制造的这种贬损罪犯的示众场面,同时又是一个把罪犯转化为英雄的过程,罪犯受刑时表现的越潇洒越坦然,其绿林好汉的荣耀就越灿烂越辉煌。在罪犯做出的临危不惧姿态的刺激下,人们开始谩骂司法机构,讥讽官员、警察和刽子手,甚至向他们投掷石块。最后的结果是荣辱的完全颠倒:公开示众的处决仪式,原本仅仅是为了显示君主的威慑力量,却变成了狂欢的民众对法律的颠覆,对权威的嘲弄,罪犯在围观者心中变成了英雄,台下看客的呼喊与台上罪犯的凛然融在一起,鼓励着对权力及其法律的冒犯。

发表于2001-07-12

【大纪元】2001.07.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