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中共对米洛舍维奇的吝惜

看了这个标题,读者也许会觉得奇怪,以中共对米洛舍维奇的一贯支援和同情而言,起码对米氏现在的处境表示“怜惜”而不是“吝惜”。因为“吝惜”是一种有点阴暗的惋惜心理,常用于这样一种旁观者,对处于灾难之中的熟人或友人,既有不忍之心,但出于自私的利益盘算,不愿公开站出来表示同情或声援,因为此人的受难与自己并没有真正的利益关系,而曾经有过的某种共谋立场,也完全是相互利用而已,决无切肤之痛。在此窘境中的旁观者,一般采取的态度是借他人之口,表达自己的立场。而这,正是中共在米氏被引渡到海牙国际法庭之后的表现。

米氏被引渡之后,中国政府对此不置可否,没有公开表态,而是通过媒体的新闻和评论间接地表现不满。中央电视台以及各大媒体在米氏被引渡后几天的国际新闻节目和评述之中,集中报道的主题是:1、国际社会对引渡的不满,在找不到多少反对之声的情况下,特别突出俄国的总统和外长公开反对,给予伊拉克反对立场以充足的新闻时间。2、南斯拉夫内部的政坛动荡,总理辞职,总统称引渡违反宪法,塞尔维亚社会党和其他米氏支持者的抗议活动。3、最为醒目的是对米氏在7月3日海牙国际法庭出庭十分钟的报道,完全突出了米氏的无辜受难和英雄气概。4、西方国家为了证明科索沃战争的合法性,使用卑鄙的威逼利诱之手段,而南联盟现政府对西方的软弱、献媚,毫无道义地用出卖本民族的英雄换取西方的金钱。

但是,大陆媒体对于世界上大多数国家肯定引渡的态度却不置一词,居然连刚刚连任成功的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对米氏被引渡的积极意义的高度评价,都给省略掉了。同时,中国的各大媒体在谈及米氏为何被引渡到海牙国际法庭受审的原因时,完全回避米氏被指控的反人类的种族清洗罪,传达给大陆人的资讯只是:米氏作为第一个被送上国际法庭的国家元首,只是因为他作为弱小国家的元首不屈服于大国强权的威胁,为了捍卫民族的利益和尊严,不惜与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开战,而且是一场充满正义性的反侵略反霸权的战争,因为弱小而失败了。那么,西方国家依靠大棒的威胁和金钱的要挟,逼迫南联盟把自己的民族英雄送上法庭,就是极不公正的甚至就是助纣为虐的帮凶。大陆的媒体一再强调,这次引渡在国际上开了一个恶劣的先例,即为西方军事霸权以人道主义为藉口,而干预他国内政侵犯他国主权的野蛮行径,提供了国际法的支援,在政治霸权、军事霸权、经济霸权、文化霸权之外,又增加了一项法律霸权。

中央电视台驻欧洲记者在米氏出庭当天发回的报道电文中,开篇的第一句话就是:“米洛舍维奇依然是一副桀骜不驯的表情,一副刚毅的神态,……”这种描写,是不是很象现在大陆传媒上普天盖地的红色颂词中,讴歌的在刑场上大义凛然的革命先辈?

2001年7月6日于北京家中

【大纪元】2001.07.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