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负债累累与政绩腐败

大陆乡镇一级基层政权负债累累,已经不是什么新闻,全国5万多个乡镇平均负债400万,共2000多亿。这只是官方公开的负债额,实际数位还要高。如果再加上村一级村委会的负债,那将是一个足以让人眩晕的数位。对于乡镇政权如此高的负债额,大陆通行的解释是机构臃肿,吃皇粮的太多。但这只是原因之一,另外的重要原因就是腐败,机构臃肿也是腐败之一。

我在安徽省定远县某乡了解到,该乡政府负债将近400万,而且全乡的村委会没有不负债的,少则几万,多则十几万、几十万,村和乡加在一起的负债起码有500多万。据乡干部私下介绍,负债最主要的原因是工程腐败或曰政绩腐败。近年来,乡镇的党委和政府的领导班子走马灯似地换来换取去,规定是三年一任,实际上是五年换了四任,平均一年多就换一任书记和乡长,每一任都要搞工程、出政绩,名曰造福一方,实际上是借搞工程捞钞票、捞能够继续高升的政治资本。因为想高升,表面上要有政绩,私下里要有钞票。找个工程上马就可以一举两得。前几年热衷于搞乡镇企业,但是没有一个不赔钱的,最后全部倒闭。这几年又刮起了环境现代化之风,许多乡镇都建了一些名曰既现代又弘扬传统的标志性建筑。

这个乡刚刚调走半年多的书记主政一年,就搞了两大乡镇改造工程,一个是花13万元在镇口竖起一杆标志现代化的高架灯,实际造价只有3万元。高架灯竖起来已经一年多了,只是剪彩那天亮了两个小时,之后就再没有亮过,因为电费太贵,乡里付不起。高架灯与这个镇的整体布局极不协调,在一排排低矮陈旧、色彩灰暗的房子中,孤零零地立在镇口,比其他的建筑高出三倍,上面还有类似飞碟形状的大圆盘,成了完全没有任何美化环境价值的摆设。另一项工程是乡镇的另一入口处的标志弘扬传统的大门,类似中国传统的标志性建筑──牌楼,顶子是飞檐造型,以金黄色琉璃瓦为原料,门垛是翠绿色的仿大理石贴面,还有两个没有完工的石狮子。工程还没有全部干完,书记就调走了,丢下半拉子工程再也没人管了。一些乡干部说,两项工程全部是举债上马,书记本人起码捞了几万回扣。其他的乡也有搞高架灯和牌楼的,还有搞花园的……

当我问:新换的班子如何?那位乡干部就面有难色,显然是不想评价现任的顶头上司。这也是有中国特色的官场怪胎:人在权也在,大家都说好,至少是保持沉默;而人一走,权也就没了,前任就成为千夫所指的罪人,一切责任都被推到前任身上。同样,在村里向老乡问农民负担的情况,遇到的大多都是警戒的目光、恐惧的表情和闪烁其辞的回答,除非询问者是值得信任的熟人,并保证在报道时不提具体的名字,他们才肯说出真相。

现在的大陆人,谁敢说自己活得免于恐惧!

2001年6月22日于北京家中

【大纪元】2001.0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