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孩子——慈善秀的最好资源

前几天,朋友讲到他孩子所在的幼稚园,为迎接一位大款慈善家的视察,他的女儿和另外六个孩子,在阿姨的导演下,一直排练到晚上九点多钟,只为了唱好一首慈善家的家乡小调。据说,这位好心肠的款爷,出生在竹林七贤的故乡,又最爱故乡的民歌,他自述能有今天的地位和心肠,就因为遗传有竹林七贤的魏晋风骨,且哼着家乡的小调出外闯荡的。故而,阿姨们就选了七个孩子为他唱家乡民歌。我的朋友因接女儿回家等的时间过长,对此委婉地表示不满,阿姨说:这是你女儿和你这个家长的荣幸!别的家长想让自己的孩子参加表演,还不够资格呢!

农村的穷、孩子的失学和当局主导的希望工程,为慈善秀提供了丰富的资源。大导演张艺谋善于作秀,自然不会浪费这些廉价的资源,一定要把它利用到极致。他曾经是政府不太喜欢的先锋导演,在人们毫无心理准备之时,突然就高奏起主旋律,随后就得到政府的大宗订单。他立刻投桃报李地蒙太奇和慈善秀齐飞,在拍农村失学儿童的影片《一个也不能少》的百忙之中,为该片外景地奉献了一座希望小学。既得了国际大奖又赢得了穷孩子的大救星的美誉,处处透出民族主义的爱国心和平民主义的慈悲情怀。这类慈善,也是近年来一些文艺界的大小“腕”们最爱作的秀种,义演和义卖、捐校舍和认养失学儿童,满世界的明星慈善家。然而,细一琢磨,发现这些明星的慈悲情怀,只作党中央提倡的慈善秀,也等于帮助那些希望工程的主持者们进行个人的原始积累。而对诸如芳林村小学的爆炸惨案,他们的慈悲心就暂时睡着了。无怪乎,国家、企业、社会各界、特别是名流们同心协力的希望工程,丝毫无助于农村教育困境的改善。

由此自然会联想到各类晚会上孩子们的表演,大致与这所幼稚园的训练差不多。银河合唱团的孩子们大概是所有孩子的典范:动作夸张、表情妩媚、声音心跳一律。最近中央电视台搞的“校园歌曲竞赛”晚会,两群孩子在舞台作秀,一群围着一个唱歌的女人上下起伏、摇头晃脑,另一群做成圆环围着一个老师模样的女人,身体前倾,双手伸向老师模样的女人,做群星拱月的造型;孩子们脸上的表情完全是训练有素的假面,甚至类似于中国传统戏曲的程式化脸谱。这类秀,要么为了政治上的荣誉,要么为了经济上的实惠,当然,荣誉和实惠的主要占有者是成人。

这类秀,对社会精神的柔性伤害,决不次于中共政权用孩子的身体做的政治秀所强加于社会的残忍。

2001年5月20日于北京家中

【大纪元】2001.06.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