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世界将为此付出代价──评联合国的两次改选

继5月3日美国在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的改选中落选之后,8日美国又在联合国麻醉品管制局的改选中落选。这种结果,在令自由世界愕然的同时,也使诸多人权现状不佳的威权国家和毒品走私大国欢呼雀跃。这种结果,虽然与美国长期拖欠联合国会费、新政府近期在外交上和国际舞台上的年轻气盛、鲁莽行事有关,需要布希政府好好自省之外,但是,它也暴露了联合国的组织方式和运作程式的缺欠。

比如,在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的53个成员国中,人权的历史和现状皆不好甚至极糟的国家不在少数,此次选举居然是美国落选而苏丹当选,简直就是在开“联合国宪章”和“世界人权宣言”的玩笑。这是选举名额按主权国家分配所造成的必然恶果。改选三分之一会员国,人权保障制度最健全的西方自由世界只有三个名额,而人权状况糟糕的非洲和亚洲的名额加在一起却多于西。在选举中,自由国家同室操戈,而奴役或准奴役国家则坐收渔翁之利。这样的分配不能不让人想起绝对平均主义盛行的前社会主义制度。而国际足联的分配原则就比较符合基本正义,欧洲参加世界杯的名额是亚洲的几倍,既体现了自由竞争能者胜的公正原则,又对弱者给予了一定的优惠补偿。

再看麻醉品管制局的选举,虽然其影响并不像人权委员会这么大,但是从现实的角度讲,美国的落选将大大地削弱国际社会的反毒品斗争的实力。众所周知,自从在美国老罗斯福总统的强力推动下,首届国际鸦片委员会于1909年在中国上海召开以来,除了冷战时期为遏制共产主义的扩张,美国默许过一些反共小国的毒品贸易之外,一直是世界上反毒运动最积极和资源投入最大的国家,特别是二战后,美国为世界的几大贩毒国的打击国际毒品走私提供了大量的资金、高科技设备、人员培训、甚至先进的武器。美国为了换取一些走私毒品严重的国家实际禁毒,不惜用钱来弥补那些政府因禁毒而造成的财政损失。泰国、缅甸、巴基斯坦、黎巴嫩、保加利亚、尼日利亚、尼加拉瓜、哥伦比亚等国际贩毒的枢纽国家,美国都给予了大量的资金和其他援助,并制定了相互合作的反毒计划,比如仅1993年一年美国为一个哥伦比亚提供的反毒援助,就高达7300万美元和其他技术的提供。金三角地区的坤沙毒品集团和哥伦比亚的麦德林毒品集团的覆灭,都是在美国的直接帮助下完成的。为了避免所在国与被捕毒枭做幕后交易,美国不惜耗费大量资金把许多国际知名的大毒枭引渡到美国受审。

一个在维护人权上最富于理想主义也最坚决的国家,却在联合国人权委员会上落选,这是国际人权事业在道义上的严重受挫;一个在国际反毒运动中出力出钱最多的国家,却在联合国麻醉品管制局的选举中落选,这是国际反毒品斗争的现实失败。如果正义的国际力量阻止不了这种趋势,那么用不了多久,世界就会意识到为此付出的道义上和现实上的代价。

2001年5月8日于北京家中

【刘晓波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