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军国主义遗传的威胁

最近,中共在外交上处在四面楚歌的境地:布希新政府的强硬及美国国内高涨的反共情绪;日本新首相小泉纯一郎的重整军备的态度;台湾政府获得美国提供的性能和数量都极为可观的武器;澳大利亚军舰在撞机事件发生后,无视中共警告,通过台湾海峡敏感水域。似乎以美国为首的遏制中共政权的军事包围圈正在加快形成。

我认为,在这几个国家中,日本加入美国遏制中共政权的联盟,其内在动机的正当性最为可疑。新首相小泉纯一郎在就职后的第一次记者会上明确表示:1、修改战后的和平宪法,重整日本军备,使日本再次成为军事大国;2、参拜靖国神社,以表示二战时期日本在亚洲的野蛮军事征服,没有罪责,而只是日本为了摆脱当时的孤立地位;3、积极配合美国遏制中国,提醒日本国民不要忘记美日关系是日本外交的基石,借助于美国将战略中心向亚洲转移,扩大日本在军事上对亚洲特别对中国的威慑力。

尽管小泉说这一切都是为了永远不再战争和防止日本遭受侵略,但是一个曾经对亚洲乃至世界犯下了发动侵略战争罪和反人类罪的民族,一个至今对自己的罪恶甚至连言辞上的忏悔都不肯的政府,一个用教科书向下一代灌输歪曲的战争历史的知识界,一个至今仍然视东条英机等战犯为民族英雄的首相,一个把被强迫的慰安妇说成自愿卖淫的国家……借美国之势重整军备,怎么能够取信于受到过军国主义践踏的亚洲各国。

而另一方面,作为世界经济的第二大强国和亚洲的头号强国,也作为二战后亚洲资格最老的宪政民主国家,日本在涉及到国际正义和人权的问题时,从来没有表现出民主政体所应具有的道义立场。特别是对它的近邻中共政权的持续践踏人权的行为,一直极为宽容,六四之后的国际制裁时期,是日本第一个打破制裁,向中共政权提供低息贷款。因为它心虚──侵华战争的经济赔偿和道义忏悔都免了;因为它极端实用主义──经济利益永远摆在第一位;更因为它的民族主义仍然狂热──靠刺刀来建立大东亚共荣圈的失败之耻仍然折磨着大和民族。与同样在二战中犯下大罪的德国相比,日本的民族主义就更一目了然。从政府到民间,德国人沉痛地反省和忏悔着自己,并且在积极参与维护“人权高于主权”的新的国际秩序。

基于此,尽管日本与中国的冲突有美国的大背景存在,但是中美冲突主要是两种制度之间的角力,而中日冲突则是两个民族之间的对垒。日本政府绝不是基于自由主义价值观的道义立场向中共发难,而是基于民族主义情结挑战中国。所以,中共政权和中国人,对内,当务之急是进行政治改革;对外,应该警惕的与其说是大洋彼岸的美国,不如说是近邻日本;与其难为有着共同文化血脉的台湾,不如挺直腰身直面有着军国主义遗传的大和民族。

2001年5月2日于北京家中

【大纪元】2001.05.02